韩国三星掌门被批捕了!李在镕哭诉:我是被逼的!

核心提示:2月17日消息,在周四的听证会结束后,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周五早晨批准韩国特别检察组(以下简称“特检组”)的二次申请,以行贿罪、伪证罪和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签发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逮捕令。

2月17日消息,在周四的听证会结束后,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周五早晨批准韩国特别检察组(以下简称“特检组”)的二次申请,以行贿罪、伪证罪和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签发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逮捕令。

在结束周四长达8个多小时的听证之后,48岁的李在镕身着深色大衣前往拘留中心,等待法官的最终判决。在离开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时,李在镕并未回答记者的提问。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周五早晨以行贿罪、伪证罪和挪用公款罪等罪名,正式签发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逮捕令。

审判还需18个月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周五早晨批准韩国特别检察组(以下简称“特检组”)的二次申请,以行贿罪、伪证罪和挪用公款罪等罪名,签发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逮捕令。不过,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签发逮捕令之后,包括程序步骤和上诉,本案的审判和裁决可能需要最长18个月时间。

特检组在本周一对李在镕进行了15个多小时的调查。本周二,特检组再次向法庭提出逮捕三星集团实际领导人李在镕的申请,指控其犯有包括行贿、违反《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相关规定、向海外转移资产、隐藏非法收入、在国会听证会上做伪证等5项罪名。

特检组在1月16日曾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请逮捕李在镕,指控李在镕涉嫌行贿,违反《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关于在国会陈述和鉴定的法律》。该法院于1月19日驳回了特检组的批捕申请。韩国媒体报道称,特检组第一次传唤李在镕时,调查重点在于他是否以向崔顺实行贿,换取政府机构国民年金在三星集团子公司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案中提供支持。这桩并购案对李在镕稳固集团继承权和获取经营权至关重要。

调查人员此前发现,三星集团除了向韩国总统朴槿惠闺蜜崔顺实的两家基金会捐款外,还涉嫌向崔顺实及其亲属控制的公司或组织提供资金。其中,三星集团被指向崔顺实及其女儿郑某设在德国的一家“皮包公司”提供了28亿韩元(约合1600万元人民币)资金,还以向一家儿童体育中心捐款的名义,给崔顺实外甥女张时镐16亿韩元(约合930万元人民币)。特检组认为,李在镕向崔顺实合计提供了430亿韩元(约合3800万美元)的好处。

对此,三星17日下午回应称,他们将竭尽全力,在未来的庭审中确保真相“水落石出”。此前,李在镕公开强调,三星为“亲信干政”事件核心人物崔顺实提供巨额资金是在总统朴槿惠施压下的“不得已选择”,三星并未从中获利。

韩国政商间“不能言说的秘密”

韩国的政商勾结和利益交换,有其特殊的发展历史。从朴正熙威权主义政府开始,政府制定连续的五年发展计划和产业政策,集中有限资源实现其经济目标,政府挑选“代理人”,即大财阀,对执行政府计划的部门提供各种补贴和特惠。从财阀角度讲,听政府的话并保持良好关系当然是最佳选择,这样可以廉价地得到银行为其提供的贷款,以及各种补贴,从而迅速扩大企业规模。

据新华社报道,韩国CEO Score商业研究机构董事长朴洙根对记者说,经历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企业从国内市场转向国际市场,在外汇危机后,资本开放成为转折点,资本不再过度依赖政府。目前三星的80%的销售在海外,排名前十的大企业如LG也都主要依靠国际市场。鉴于大企业国内创出利益在减少,受国内市场影响减小,因此也没有必要和政府继续“密切”下去。

过去只要通商部或财政部长官召唤,大企业财阀就都来了,现在只有总统亲自召唤财阀掌门才会去。为什么?新世纪财阀力量超越政府力量,政府和企业间“权力转换”。

按朴槿惠的说法,为韩流文化和体育事业而成立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财团由韩国全国经济人联合会(全经联)主导筹资,由多家大企业共出资8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8亿元)成立的基金会。崔顺实涉嫌将该两大基金会私有化。

记得“三星之父”李秉哲当年被朴正熙抓住把柄吗?“若为国家做事,弱点既往不咎”,全经联应运而生。李秉哲任首任会长。从诞生之初便在官商勾结中身不由己。

全经联屡屡成为政经胶着的众矢之的,财阀也纷纷想摆脱政治权力左右的负累。李在镕在去年12月初的国会听证会上率先表态,将退出全经联。目前,LG已宣布退出,全经联进入解体倒计时。

时代变了,朴槿惠延续其父威权式的治理模式,终究不得民心,被时代所抛弃。

三星未来掌舵人或来自这三位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李在镕被批捕不会影响到包括三星电子在内的集团公司的日常运营,因为它们都由职业经理负责管理。但是长期缺席会给三星集团的较长期和战略决策构成影响。外界人士猜测,接任三星掌门或来自以下三名高管。

1、导师:三星电子副会长崔志成(ChoiGee-sung)

李在镕被批捕留下管理层空缺三星未来掌舵人或来自这三位

现年66岁的崔志成目前担任着三星集团的战略官,被称为“控制塔”。崔志成一直是李在镕的导师。三星集团内部人士普遍预计,如果李在镕被判入狱,崔志成将有望在前者入狱期间担任三星集团的掌舵人。

在三星集团任职30多年时间的崔志成,自三星会长李健熙因病入院之后,便一直深入参与扶持李在镕接管父亲角色和权力的计划。

在担任三星电子首席执行官期间,崔志成在2010年为该公司设置了首席运营官一职,并任命李在镕为首席运营官。

2、芯片先生:三星电子副会长兼首席执行官权五铉(Kwon Oh-hyun)

李在镕被批捕留下管理层空缺三星未来掌舵人或来自这三位

现年64岁的权五铉在2012年接替崔志成,出任三星电子首席执行官。他主要负责三星电子的“摇钱树”配件业务,其中就包括了公司营收和利润的主要推动力--全球规模最大的芯片制造业务。

权五铉被称为“芯片先生”。在去年发生Galaxy Note 7过热引发自燃的召回门事件后,一项行事低调的权五铉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三星电子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

3、妹妹:新罗酒店(Hotel Shilla)首席执行官李富真(Lee Boo-Jin)

李在镕被批捕留下管理层空缺三星未来掌舵人或来自这三位

现年46岁的李富真是李在镕的大妹妹,目前担任全球最大免税零售商之一的新罗酒店的首席执行官。受市场猜测如果李在镕被批捕,会让李富真在三星集团获得更多掌控权的影响,新罗酒店的股价已在本周出现上涨。

不过一些市场分析师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强调,李富真并没有在三星集团旗舰子公司三星电子任职的经历,也没有持有三星集团的重大股权。此外,让女性实际控制家族企业的做法在韩国极为罕见。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