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互联网大会最受伤的男人,今天做出了致命反击!

核心提示:“我要组织个饭局,全世界顶级,但有什么意义呢?(这)不是我要表达的。”直言,“这些饭局他们没请我,请了我也没时间。”

这次乌镇峰会最惨的是谁?


——马云!


马云为什么惨?


——没人请他吃饭!

丁磊饭局、“东兴局”(刘强东和王兴),马云都未参加。



从2014年至今,丁磊饭局的参加者人数不断扩大。


2014年,丁磊与张朝阳、沈向洋等共计9位聚餐的大佬拼了两张桌;


2015饭局阵容扩大到11人;


2016年,参会人数进一步增加到17人,两张餐桌变成了三张餐桌。


而到了今年,丁磊饭局参加者达到20人,四张八仙桌拼在一起才坐得下。


当晚现身的互联网大佬包括:


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


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


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


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


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


中国联通集团总经理陆益民


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


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今日头条CEO张一鸣


百度总裁张亚勤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余承东


58集团CEO姚劲波


爱奇艺CEO龚宇


滴滴出行CEO程维


美团点评CEO王兴等人。


“东兴会”饭局规模也不小。


出席饭局大佬除了刘强东、王兴,还有马化腾、雷军、杨元庆、程维、姚劲波、张一鸣,以及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快手CEO宿华、知乎创始人周源、红杉资本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美团点评王慧文、京东金融陈生强,共计16人。

虽然马爸爸一个月能挣一二十亿,丁磊他们请了那么多人都没请他,真的没面子啊!


社交媒体上有声音称《马云挺住》:


亲爱的马云同志: 最近委屈你了!一个距离杭州不到100公里的小镇,召开江湖大会,居然让你有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赶脚,没错,我批评的是丁磊和小马哥。一个晚上,两顿饭局,先是吃猪肉,后是喝茅台,他俩居然都没请你过去,忘记了当年西湖撸串论剑的经历么?

还是没挺住!马云回应了饭局:


“我要组织个饭局,全世界顶级,但有什么意义呢?(这)不是我要表达的。”直言,“这些饭局他们没请我,请了我也没时间。”


12月5日上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由阿里巴巴主办的《企业家高峰对话——“互联网时代的新经济”》分论坛发表演讲。


在会后接受现场观众提问时,马云谈到了过去这两天刷屏的饭局——最著名的两场分别是丁磊的网易严选饭局,以及今年新出来的东兴饭局(刘强东和王兴组的饭局),他说:


“饭很重要,在饭桌上谈论什么更重要。我们要关注乌镇会议上面有哪些观点和想法,而不应该变成太多的偏八卦类的。我也请不了大家吃饭,你们就是自己享受。”


“我没有想过参加还是不参加,反正也没人邀请我,当然邀请我也不一定有时间,我觉得来了应该多做些其他的事情,要关心来了乌镇你表达了什么讯号,你学到了什么,分享什么东西可能更重要。”马云说道。#不愧是外星人,不食人间烟火,只吃方便面#


“还真没几个人请得起我的饭局。”谈到丁磊的饭局,他认为,丁磊要请吃顿饭挺好,但这两年可能被贴上标签,搞得像帮派一样。


马云说:“你信不信我今天真搞个饭局,可以把全世界的人都请来,请来一帮土豪,在全世界都是顶级的,还真没几个请得起我的饭局。但饭局没有意义,这不是阿里巴巴要搞的,也不是我要表达的。江湖是讲义气,讲情义的,不是讲争斗的,我反正是不组织饭局。”


有记者提到某篇让他挺住的文章,马云云淡风轻地表示:我喜欢唱戏的、吹牛的,平常很累,跑到饭局上,我在达沃斯请的饭局各行各业,我给他们变变魔术,不谈工作,这种饭局我乐意去。我挺住?多大点事,一顿饭局能打垮我,开玩笑。”


不愧是马云,一句话就把这两天的饭局说成了笑话,一句话就给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定了调子,纠了偏,高屋建瓴。


想来网友也都有差不多的感受,除了以马化腾同志为核心的那张汇集了腾讯系公司创始人、竞争对手朱啸虎、张一鸣以及路人甲杨元庆等人的饭局照片刷屏外,昨天,有网友在这张照片下面放了一张马云独自一人吃面的照片,显得颇具讽刺和戏剧性。


当然,毕竟都是平日里商场上摸爬滚打的队友或对手,难得乌镇提供了这么一处修心养性、握手言和的场所,大家坐在一起吃吃饭也无可厚非。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马云说:“这里太冷,哪里吃得消,我们搬到里面去。”根据《新京报》报道,马云出现在枕水酒店套房招呼大家在里屋坐下,一句话就笼络了人心。马云昨天也说了,他非常敬畏媒体、尊重媒体,“不能让媒体倒下去,不能让媒体失去自我,不能让媒体因为钱失去了客观、理性的传播。”


虎嗅在昨天的报道中提到马云穿的那家加拿大鹅阿冈昆绿羽绒服是女款,因为男款没这个深色原谅绿,想必有记者关注到了,因此问马云那件加拿大鹅羽绒服是不是女款时,马云回答道:“我还真不知道。”一旁的助手说,马云的衣服都不是自己买。


谈到刘强东在演讲中嘲笑王健林“先挣它一个亿”的小目标和马云“一个月挣二三十亿很难受”的言论,马云说:“刘强东是不是研究我的讲话?我刚讲完第二天他就起来说。做公益要高调,但做慈善要低调。公益和出钱没关系,要各尽所能。不能说做了公益,就到了道德至高点。”


在中午的演讲中,马云指出了这次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一些问题,比如一群科技媒体跑到乌镇,变成了八卦娱乐小报,把重点放在了大佬的饭局甚至菜谱上,而忘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的初衷,毕竟这次连库克、劈柴都来了,大家还是应该把重心放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本身,来促进互联网的发展,讨论人工智能的未来,推动世界和平。


马云今天变得格外务实起来,没有再像昨天评价网友的评论90%是精神排泄物,也没有吹嘘人工智能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不好,而是把焦点放在跟本论坛相关的话题上,即传统经济向互联网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转型上。他说:“未必每个企业一定要转型,但是每个企业必须都要升级,这是因为未来变了,市场变了,规模变了,人数变了,量变了,所以你不变是不可能的事情。”


谈到阿里巴巴的几次转型,他形容每次转型都“极其痛苦”,但这种痛苦是值得的,他分享了9年前的一次转型和五六年前的一次转型,当时都非常痛苦,但从现在往回看是值得的。


马云还分享了了一些有趣的观点,比如企业改革第一个要改革的就是一把手,“这个领导者一定必须升级,境界很高,你境界很高未必做的成大企业,但你是一个大企业的领导者你必须境界高。”


谈到去年自己提出的五个新,他说没有新旧之分,今天是新的明天就成了旧的,他说:“衣服今天新明天就旧了,企业也一样,我希望大家要记住,我的看法是人人都需要升级。”


提到马云,网友经常调侃的一句话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马云今天也借着将新经济重新定义了想象力,他说:“什么叫做新经济,其实是创造力经济、想象力经济,我们去创造,我们去想象,只有创造力和想象力。什么是‘新’?‘新’就是创造力、想象力,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知识欠缺,不能因为自己的境界欠缺阻碍了自己的想象力,我们更不能因为自己的境界比较低,我们自己的想象力比较低,我们的知识结构比较低去限制别人的想象力。想象力经济和创造力经济就所谓今天的‘新’字。”


“如果我们的技术为技术而技术,为先进而先进,让很多人茫然的时候我们的社会真的出问题了。”马云提出一种解决方法是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说到这儿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即什么是服务业,什么又是制造业,马云认为,这跟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一样,是硬币的两面,不能简单对立起来,“更何况未来没有纯制造业,没有纯服务业,未来的制造业一定是服务业。”


说到这儿,马云又提出了跟我们的认知不一样的两个概念,即“海底捞大家都认为它是服务业,我认为它是一个制造业”,以及“你说BAT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我们是制造业,我们是制造了大量的数据,处理信息制造过以后,跟别人去分享”。


马云说:“BAT之所以成为BAT背后的强大的动力,因为我们相信未来。”所以他认为,光知道变革的重要性不行,还必须愿意承受变革的代价。


演讲到最后,马云提到了平台的重要,他认为第三次技术革命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诞生一批平台型企业,平台性最主要的思考是让别人越来越强大,平台性最重要的思想和理念是共享,他说:“你的企业未必能成为平台,但你的企业必须要有平台的共享思想、分享思想,因为只有这样的思想让别人、让你的客户更强大。”


不得不说,即便已经漫天飞着马云讲得各种金句,甚至马云语录已经让很多人倒背如流的情况下,枪舌如簧的马云依然可以颠覆你的认知。


这可能是我近期看到马云最有价值的一次分享,当然,马云帮助穷苦的人脱贫很重要、帮助农村地区提高教育水平很重要、帮助中小企业卖货很重要……但一个放眼全球竞争格局的马云,看上去要比一味地口吐金句、眼冒金币更让人觉得可爱。


来源:虎嗅网、凤凰科技、i黑马、第一财经、新浪网

长按.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