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地产无关!刘晓光的“墓铭志”最想刻的是这件事!

核心提示:在地产圈,潘石屹、冯仑、王石等“大鳄”都尊刘晓光为“带头大哥”。

昨日晚间19时左右,首创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刘晓光因病去世,出生于1955年2月的他,未能等到自己的62岁生日。

在地产圈,潘石屹、冯仑、王石等“大鳄”都尊刘晓光为“带头大哥”,王石称他是“地产元帅、学习的榜样”。前几天豪掷150亿入股乐视、救贾跃亭于水火的孙宏斌,则称赞刘晓光“敢为天下先”。

噩耗传出后,多位商界大佬扼腕叹息。

1484648270920280.jpg

1484648270339455.jpg

1484648270588929.jpg
不止大佬们伤心,首创人也痛苦万分,一位曾在刘晓光身边工作过的员工说:“那个摇动旧船的船长,那个从天而降的天兵,那个跪问苍穹的苦行者,已经永远离我们远去了。一个时代结束了。”

王石、潘石屹、任志强、冯仑等大佬共同的老大哥

在房地产行业里,刘晓光可以说是一众地产大佬的老大哥。

平常王石意气风发、任志强、孙宏斌对别人总是言辞犀利。但是当见到刘晓光,一个个大佬们却都成了在边上“听哥哥话”的小弟弟。

曾经,在2004年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孙宏斌舌战群儒,任志强也准备抨击一个地产项目,惹得台上台下有些人不大开心。

这时的刘晓光就像个老大哥一样,用委婉的口气说,“咱们不是说好不批评别人么!”随后,任志强就像一个听话的小弟弟一样,语气变得缓和,还颇带委屈地辩解,“我又没有点他们的名字。”业内人士指出,能让任志强收声者,唯刘晓光一人。对刘晓光,任像是对待兄弟一样,态度极为诚恳。

万科的股权大战闹了1年多,牵涉甚广,最近才有了些结果。而一个熟悉刘晓光的地产大佬曾私下里感慨,倘若刘晓光掌管了万科,门口就不至于出现野蛮人了...这句话既显示出了刘晓光的在圈子里的领导力又显示了他的能力。

刘晓光身上综合了三重标签:企业家、共产党员和前官员。他曾任北京市计委副主任、总经济师,30多岁就当上了副局级干部,当时被认为是政坛的一颗新星。但在1995年,年届不惑的他“奉命于危难之间”,由政转商,出任首创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迎来人生的转折点。

当时,北京市将财政局、市计委和市政府办公厅的17家难以为继的国有企业组成了北京首都创业集团。集团资产总额虽然高达97亿元,但营业收入只有两个多亿,净利润才2000万元。最困难的时候,账上只有300多万周转资金,下面却有170个大小企业嗷嗷待哺,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从企业名字就能看出,正是因为没有家业,才要去“创”。

面对这样一个并不算好的局面,刘晓光说:“在那样一个历史背景里,我可以选择做或是不做,但我觉得最根本还是国家需要我。我也转变了思想,有了实业报国、商业报国、技术报国的志向。”

1484648236847396.jpg

刘晓光后来回忆,不光是没钱,没思路也是难题:“当时最大的困惑是企业定位。这一帮企业到底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你做汽车打不过上汽,你做电器打不过海尔,首创能干什么呢?”

后来经过讨论、思考,刘晓光提出了首创著名的“五三二”战略,集中50%的资源投向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用事业。1997年到1999年的两年时间里,他关停首创的八家下属企业,并将原来散乱的40多个产业整合为金融、地产、工业与高科技、贸易、基础设施、旅游酒店六大行业,开始发力。

创业的压力是巨大的,每天刘晓光只要一睁眼,就开始琢磨怎样还两千万的利息,养活两万五千员工。他说,压力大的时候真想跳楼,还跟团队开玩笑:“你们先跳,我也跳。”

每次提起首创,刘晓光比民营企业的老板说起自己的公司还要兴奋。有时候朋友们会调侃:“这是你们家的事吗?哪来这么大劲呢?”刘晓光总会沉吟一下,然后说:“不管是不是我们家的事,我在这儿,就是我的事。”

如今,首创旗下拥有5 家上市公司和1 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总资产超过2200 亿元。2015 年,首创集团完成销售收入309.95 亿元,利润总额47.8 亿元。当年5月21日,刘晓光卸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功成身退。

200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晓光来到内蒙古阿拉善沙漠,看到大片的荒山、沙漠、污染源,心里就像刀割一样难受。他思考许久后提出一个计划:成立一个治沙的公益基金,把中国企业家们的力量集中起来治理沙漠。



一般人这么想可能是天方夜谭,但是“带头大哥”刘晓光不是一般人。他给一百多个企业家朋友打电话,其中包括王石、潘石屹、冯仑等人,一个个“威逼利诱”,下命令让他们来治沙。

“我说你们要不做这事(治沙),以后甭找我,咱们也没有什么朋友可言。”刘晓光笑着回忆,“我当时五十出头,有点狂,如果是现在的环境不会那么说话。”

很多企业家接到电话,有些摸不着头脑。王石派他的秘书“侦察”治沙这个项目,看看刘晓光到底有多大胃口。王石觉得,如果每人投入300万以下,这个项目就可行。

刘晓光说,100万就行,如果每一个企业每年出10万,连续10年,100个企业总共能投入1亿。他用投资银行的技术吸引这些企业家加入,而且一年10万大家也都能承受。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就这样建立起来,很快发展壮大。冯仑跟刘晓光说:晓光,你牛了一辈子,你干十个首创不如干一个阿拉善。干阿拉善这件事应该写在你的墓志铭上,你现在就应该写“刘晓光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阿拉善”。

刘晓光深以为然,他在公开演讲中说:“冯仑说我干十个首创都不如干一个阿拉善,我很满意。”

刘晓光(左)与冯仑

刘晓光是一个情怀满满的人,他曾说,下辈子让我选择,我要选择当画家,从商太累了。当艺术家是一种创造性的劳动,那种感觉特好。他还热爱诗歌,经常把工作的内容化为诗句。

刘晓光生平

地产圈之外,很多人知道王石,却未必知道刘晓光。刘晓光于1955年2月生于河北定州,1970年12月参加工作,1974年2月入党。刘晓光不仅是京派开发商的代表人物,也是最具有时代标志的地产大佬之一。在风云变幻间,深耕楼市三十载。

在利益纷争的地产圈,刘晓光始终明哲保身。有一个场景令很多人记忆犹新。2004年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孙宏斌舌战群儒,惹得有些人不高兴了,还多亏了刘晓光这个“灭火器”。当时,任志强摆开架势欲“放炮”,刘晓光提醒他说,“咱们不是说好了不批评别人么。”这才让任志强随后的话语变得缓和,甚至颇感委屈地辩解,“我又没点他们的名字。”

在利益于人情并重的地产圈,眼明心亮的刘晓光很少公开批评某人或某事。或许正因为此,才能够被各种不服的任志强尊称为地产的大哥。但在他有感而发、不吐不快的诗句中,出现了多次毫不客气的批评和对体制的反思。

几十年来,刘晓光对地产的关注和忧思从未停止。退休以后,刘晓光也不愿停下来。在他的规划中,退休后要做的事情包括公益、文化、环保等等。

但这些规划还未来得及实现,年仅62岁的刘晓光就在病痛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人生苦旅踱步,终似一缕春风。”是他生前喜欢的一句诗。祝刘晓光一路走好。

“我会将阿拉善写在我的墓志铭上”

听,那来自阿拉善的宣言,

企业家们个个血气好儿男。

在沙漠中起誓,用热血将治沙的火焰点燃。

看,我们胸佩SEE的徽章,

激情穿越巍巍的贺兰山,

用汗水和责任治理黄沙,

在梭梭林下实现我们永恒的誓言:

让枝叶伸向蓝天,让孩童在绿洲言欢。

——刘晓光《阿拉善之歌》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来源: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创业邦杂志(ID:ichuangyebang)、凤凰房产(ID:houseifeng)、中国企业家杂志(iceo-com-cn)、阿拉善SEE、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