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记者:那些年贾跃亭教会我的事

核心提示:去年上半年,在乐视资金危机暴露之前,我2次近距离接触过贾跃亭,但这令我陷入了“分裂”的状态。

\

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CEO贾跃亭

痛不痒地问一句:“乐视到底现在怎么样了”,知其一二者,立马扔下筷子一个接一个抖料,好奇八卦者立马放下手机支起耳朵听着。不时有人附和表示:贾总太独断专行了。也有英雄主义情怀的人反对大家奚落调侃贾跃亭:中国就缺贾总这样的枭雄。不免有你一句我一句的辩论,一时间,局上气氛热烈。

以前我也会跟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认为贾总太“独裁”,一意孤行地蒙眼狂奔,业务战线拉太长导致钱不够用。

这几天我却反复地在思考另一种可能:谁把贾跃亭推到今天这个地步?

其实,如果不是发生了朴阿姨那件事,我也不会做一个这样大胆的猜测:

人人都说,贾跃亭孤注一掷、一意孤行、防空炮、PPT造车,听不进旁人。却没有想到贾跃亭背后可能有一个神秘的男人。2015年1月,这个男人进入乐视管理层的核心:总裁办主任。这是最接近贾跃亭的位置。

人格分裂的回忆

去年上半年,在乐视资金危机暴露之前,我2次近距离接触过贾跃亭,但这令我陷入了“分裂”的状态。

2016年2月份的时候,贾跃亭还风风光光地被邀请到深圳去参加2016IT领袖峰会,与李彦宏等大佬们谈论破界、生态。那天中午,我们广深两地的几家媒体在一个小屋子里跟老贾聊了一个小时。

\

2016年2月,我距离贾跃亭最近的一次

在那之前,老贾和乐视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爱吹牛逼的公司。所以,我实在没有办法想象,坐在我面前的那个笑容有点腼腆甚至带有一点质朴气质的男人,是有那么多“癫狂”想法的人。他甚至很诚实地说,乐视融资能力很不行。

后面还有一件事令我对他印象很深刻。有媒体同行发微信给老贾抱怨乐视送给媒体的演唱会门票是“山顶位”,只能看到华晨宇的后脑勺。贾跃亭还很快回了这条“不客气”的信息,并表示下次会改进。

但是,时隔一个月,在另一个场合,老贾的排场和作派又令我十分尴尬。

那天是2016年4月22日。乐视开了一场“无破界不生态”的战略发布会上,那时候老贾还在蒙眼狂奔,排场十分盛大华丽:一共邀请有2600名媒体记者,还有很多明星,唐嫣、汪峰、沙宝亮、秦岚、孙红雷等。LeSEE首款概念样车开出来的时候,贾跃亭的眼角似乎还飚出了泪花。我差点也被他感动了。

老贾哭完之后,开了一场“远距离”的媒体沟通会。500家来自全国各个省市的各种地方媒体和全国媒体进入采访棚。

我心里很忐忑,因为可能抢不到机会提问题,完不成采访任务。

所以我自作聪明地掏出口红抹成了烈焰红唇。我记得是雅诗兰黛的唇釉,320色号。

排队入棚之后我就傻眼了。老贾和乐视的一众高管坐在一个一米多高的T台上面,媒体记者的折叠椅排放在下面。台下黑乎乎的。就算我整个人都涂满了口红,老贾也看不到我好嘛……

现场一片混乱,媒体疯狂举手,大喊:请给山西媒体一个机会、请给杭州媒体一个机会……这种感觉给我的冲击太强烈了。

我不知道老贾在台面上尴不尴尬,我反正当时尴尬死了。我是很面儿的人,很受不了尴尬,但是那次是带着采访任务去参加沟通会,又不能潇洒地一走了之。最后豁了出去,在iPad上下载了一张老贾的照片,高高举起来加入“粉丝群”喊“选我选我选我”。

\

选我选我……

老贾的粉丝太多了,没有注意到我。但是当时的主持人周虎诚先生注意到我了,我很感谢他当时善意的关照。

在乐视某些公关工作人员看来,我的问题是比较“尖锐的”,所以提问之前小心翼翼地先请求贾总不要因为我问这个问题而拉黑我。

不过,乐视的某些公关还是拉黑我了。那一次“无破界不生态”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乐视的发布会,我可能被列入“不可控的媒体”名单了,哈哈哈哈。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乐视真的“没钱了”。开个玩笑。

我更想知道的是:是谁炮制了这样的媒体沟通会?

贾跃亭是享受这个过程还是被迫的?

这是乐视控股的传播策略吗?

在乐迷的一个贴吧里,我看到一则信息说,乐视控股传播策划与协同决策委员会组长是阿木。

贾跃亭心尖上的男人

乐视体系内的空降高管很多,但是最神秘的可能是阿木。全名阿木力克木·阿木力米提。新疆人,但是普通话口音非常准。

“受宠”、“有魄力”、“老贾挺信任也挺听他的”……这是乐视前员工对阿木的评价。

何以见得受宠?

阿木在2015年1月正式加入乐视,任总裁办主任,全面负责乐视集团全球战略规划及战略运营管理等工作,直接向乐视CEO贾跃亭汇报。

总裁办主任——这应该是最接近贾跃亭的位置。阿木负责乐视总裁会的考勤,大部分的总裁会和总监会都是阿木主持,而且其办公室就在贾跃亭的旁边。

最近,贾跃亭还钦点阿木接手乐视手机。这次应该是冯幸主动提出让位的,而且冯还给老贾提供了几位备选人。乐视致新总裁梁军,酷派CEO刘江峰,乐视控股战略管理副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等等。但最终老贾选择了阿木。

不得不说,冯幸确实是个聪明人,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

阿木很神秘。没有微博。百度百科词条只有两段话。其中第一段是: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2015年1月,原罗兰贝格企业管理执行总监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已加盟乐视,任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

阿木,也是一个狠角色。2000年以686分摘得了当年新疆民考汉理科状元的桂冠,考入了清华大学。但是,阿木在高考前两三个月时,《喀什日报》曾做过一个类似“你想上哪所大学”的调查。他当时不懂事,告诉记者他要上清华。没想到记者就以这个为标题发了。阿不力克木说:话都说出去了,压力很大,只有好好努力了。倔强如他,说到就要做到,不给自己留后路——填报志愿时把“清华大学”作为了唯一志愿。2004年,阿不力克木以优秀毕业生身份获得理学学士,被保送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研究生毕业之后,在罗兰贝格工作的8年多时间里,他致力于为各种类型、不同规模的企业客户提供包括战略规划、战略落地、运营提升、组织变革、新业务创新与投资等方面的咨询服务和执行支持。

为什么老贾对阿木掏心掏肺的?

这要从著名的“令XX”事件说起。

在阿木正式宣布加入乐视之前,乐视卷入了全国闻名的“令XX”事件。

2014年下半年,贾跃亭一走了之后,乐视还遭遇了一些困难:2014年7月中旬,乐视因为广电总局对盒子的严厉监管股价跌停,继而停盘。

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贾跃亭离开的这段时间,是谁帮贾跃亭守住乐视护住盘的?

贾跃亭离开的时候,乐视对外宣称,决策委员会机制在贾跃亭出国之前已经开始部署,并运转了一段时间。目前这一套机制已经比较成熟,在贾跃亭不能正常管理公司的情况下,重要事项都由高层的决策委员会决定。

决策委员会机制是谁推动成立的?

高层决策委员会是谁?

是阿木吗?

我不是瞎猜测的。

在阿木的百度百科中的第二段话是这么介绍的:在阿不力克木加入乐视前,就已经和乐视有了较为深度的接触。他曾亲自带领团队实施了乐视生态组织变革设计及执行项目,其用系统、深刻、全局的战略思维,有效地推进了乐视项目还曾通过亲自参与乐视集团的战略管理进程,为乐视带来规范化战略及运营管理的新气象。

实际上,这段话描述的情况应该是:2015年以前乐视雇佣了一个咨询公司,阿木是资讯公司的人。

不过,“以前”这个时间描述有点暧昧,“前”到什么时候?

会不会是2012年以前?

这个时间涉及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贾跃亭像背书一样滚瓜烂熟的“颠覆”、“生态闭环”、“硬件免费”等概念语系的产生,是不是受到为乐视提供战略咨询的阿木的影响?

期间,阿木又推进了乐视什么项目?是电视、手机还是汽车?

很遗憾,这些问题,我没有答案。

但是还是给大家提供一些蛛丝马迹:

贾跃亭的微博和朋友圈就像是乐视公司的宣传手册。任何一个新品、新信息都要在那里发布。

在老贾的微博搜索“颠覆”一词,有186条,最早一条是在2012年9月17日。   

搜索“生态”一词,有1000条微博,最早一条是2012年11月7日。

搜“硬件免费”一词,有46条结果,最早一条是出现在2015年5月5日。

2013年,乐视网就有了新的品牌定位“颠覆·全屏实力”。

2013年年底,针对是否造汽车乐视高管有一个投票,投票的结果是大部分高管表示坚决反对。但是老贾不顾大家的反对说:“即使乐视造汽车会万劫不复,如果能点燃更多人的梦想,我也义无反顾。”

老贾是现实版达康书记吗?

“令XX”事件过去了。

2015年1月,市场疯传贾跃亭要回来了。巧合的是,阿木就是在2015年1月正式加入乐视的。

你若一心一意对我,我便陪你共赏这万里江山。

后来,阿木似乎成为了“贾跃亭的化身”。媒体还称阿木是:不仅能够深刻理解和执行乐视战略第二阶段的目标和导向,并且有着很强的创新和突破精神。他做过的事,都被外界粗暴地扣到了贾跃亭的头上。

2016年会上,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下称阿木)公开演讲时问乐视员工是否都使用了乐视手机,结果举手的人寥寥无几,他当即表示是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中心高级副总裁谭殊的工作没做到位,然后就强制要求员工购买乐视手机。

当时,大多数吃瓜群众把这件事扣到了贾跃亭的头上,骂贾跃亭丧心病狂了。

丁义珍这个“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化身”,把李达康推到了危险的境地。

贾跃亭是不是现实版的李达康吗?

我突然想到2016年12月20日中午,我跟乐视网前任二股东曾强的见面时说的话:

生态2.0里面,贾跃亭应该对股东、投行足够地感恩和感谢。我觉得他比较自我。这种自我成就了他,这种自我的人很执着,容易成功,但自我的人让帮他的人很伤心。

贾跃亭是一个很自负的人。我觉得,当面交流这种公司管理的事就会……我们是经常见面,一个月见七八次,但每次谈的都是融资的事、“救火”的事。

现在似乎更能体会曾强的无奈。曾强要对贾说的话,会不会被人一吹“案头风”就烟消云散?

不过,也有可能是贾跃亭本来就是这种“激进”的性格,不管他身后的男人是谁,他可能都会把自己推到这样一种境地。

还在山西老家的时候,与贾一起经营过砖窑厂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贾跃亭所做的业务或许不是最赚钱的,但想法一定是最超前的。他总是在经营老业务的同时就开展了新业务,在新业务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又开始了另一项新业务,他并不追求业务能否盈利,只是想着生意可以做多大。有人认为,贾跃亭喜欢铺摊子、讲故事、嗅觉强于执行力的行事风格在垣曲就已养成。

贾跃亭教会我的事

“不要看一个人说什么,要看一个人做什么。”

作为媒体从业者,这句话我一直在琢磨。到了老贾这里,温故而知新。

我还记得,2016年3月,老贾很乐观地跟我说,乐视生态中心要迁往深圳,未来要跟深圳深度合作。当时值班编辑问我,采访贾跃亭有什么收获,我很激动地跟编辑说,有啊,老贾要把生态中心迁到深圳,这是本地新闻啊,重点做吧。

到现在,乐视在深圳连个屁都没有放。乐视说是正在跟当地政府推进中。

推了一年,我觉得我太极拳都已经连到了十级了……

当时编辑也很有先见之明,没有把这个作为重点。

说过的话到地老天荒也兑现不了,这种情况在乐视并见怪不怪了。

这是由乐视的“野路子”打法决定的。进入硬件行业是重资产行业,乐视账面上的现金流不够,哪怕是集团内部各个子公司的资金互相腾挪也不够覆盖资金需求了,就只能向上伸手和向下伸手——先发布PPT预售跟消费者收一部分资金,再拖一拖供应商的款项。

但在这里,野路子并不是贬义词。野路子有野路子的好处,俗话说乱拳可以打死老师傅,成功了就是枭雄,失败了就是狗熊,历史向来都是成功者书写的。当年艰难时日,京东也拖欠过供应商货款。但是京东出了名地重视用户体验,用户的拥趸让其在渠道上占据了一个重要的地位,再加上前些年家电3C厂商的情况好都不太差钱,京东也就扛过来了。

所以,乐视如果有一天突然崩盘了,差的可能就是对用户的敬畏之心。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