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party结束,上海率先宣布!

核心提示:近日,上海黄浦区金融办召集辖内现金贷平台开会,传递了规范现金贷业务活动的信息,包括严禁暴力催收,并要求所有手续费、利息等综合借贷成本不得超过年息36%。

近日,上海黄浦区金融办召集辖内现金贷平台开会,传递了规范现金贷业务活动的信息,包括严禁暴力催收,并要求所有手续费、利息等综合借贷成本不得超过年息36%。

同时,财新记者了解到,银监会2017年立法工作范围内的《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已经在内部征求意见,但发文时间不详。该文件由银监会普惠金融部、法规部负责拟定。

银监会网络小贷管理办法主要内容有:不得暴力催收、包括手续费在内的总年化利率不得超过36%、不得以任何名义变相收费、非持牌机构严禁从事现金贷业务、银行业监管机构不得与非持牌现金贷公司合作放贷等,而对于利滚利的模式是否要设置监管红线,则看具体模式。

从报道来看,现金贷的监管涉及到以下几个核心点:

1、从事现金贷业务的机构是否持有银监会颁发的放贷牌照,其中涉及到银监会层面如何看到地方办法的类金融牌照——网络小贷牌照;

2、现金贷所有费用加起来折算称年化利率是否超过36%;

3、是否暴力催收;

4、是否变相收费,此举或剑指保险机构,即针对通过借款时售卖保险给借款人以变相提高借款利息;

5、银行业金融机构是否与非持有银监会颁发的放贷牌照合作放贷。

第一消费金融认为,如果银监会层面出台政策,严格按照上述5条来对现金贷业务进行监管,那绝大部分现金贷机构将面临灭顶之灾。

在银监会的牌照体系中,可以放贷的公司严格来说仅有银行、信托和消费金融公司。对于众安保险的这种以售卖保险的模式参与现金贷业务的情况,银监会或许需要会同保监会才能进行监管。

截至2017年6月30日,银行业金融机构4475家,但实际上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并不多,包括22家已经开业的消费金融公司、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6家信托(68家信托中主要是渤海信托、外经贸信托、中航信托、厦门信托、陕国投、云南信托对消费金融比较热情)、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部分民营银行(如天津金城银行,民营银行2017年上半年共计15家)、部分城商行(截至2017年6月末,城商行共计134家)、少数农商行(截至2017年6月末,城商行共计1172家)、极少数村镇银行(截至2017年6月末,村镇银行共计1502家)和极少数农信社(截至2017年6月末,农信社1054家)。以上银行业金融机构具有放贷资质,且参与到现金贷的公司,估计不会超过100家。

目前来看,现金贷平台自恃合规的牌照是类金融牌照网络小贷牌照。网络小贷牌照由地方颁发,在银监会层面尚无政策出台的情况下,已经颁发的牌照是否被认可,尚存疑问。

据第一消费金融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0月28日,市场上有网络小贷牌照242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有213张。另外,保守估计,至少有50张牌照正在申请过程中。

10月28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7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为防范化解现金贷相关风险,央行会同相关部门组织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目前整治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下一步,专项整治工作将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实施传统式监管,贯彻落实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的基本要求。

在纪志宏的表述中,只是提到所有金融业务都需要纳入监管,但没有提到具体如何监管。按照监管层一向的监管思路,监管办法应该是所有金融业务都应该实施牌照监管。

如此看来,除了不到10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外,市场上的其余上千家从事现金贷业务的机构均为非法。如果将类金融牌照网络小贷牌照算进来,则合法的机构仅有313家左右,仍然是绝大多数现金贷机构属于非法经营,或面临被取缔的风险。

以上还只是银监会立法中的五点关键之一,即无放贷资质不得从事现金贷业务。

年化利率问题、暴力催收问题、变相收费问题和联合放贷问题,同样将使市场上绝大多数现金贷机构面临致命打击,比如点融郭宇航运作的平台利率高达150%。

网上流传一张朋友圈截图,文字内容是“现金贷和我们高利贷有啥关系?请别抹黑我们高利贷,我们高利贷一般都是去支持实体经济的!啥时候去放款支持吃喝玩乐了!”当下甚嚣尘上的现金贷已经到了连传统高利贷都不愿意背锅的地步。唯有期待银监会有所作为,给那些因为现金贷而付出生命、家庭分裂、隐忍而活的大国子民一个交代!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