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加急文件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支付宝们之殇 !

核心提示:近来关于网联报道如火如荼,网联清算中心的落地速度比想象中快上许多。

8月18日,一些媒体发现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竟然多了一个栏目——非金融机构存款,而当这个项目被发现时,它已经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中静静地趴了两个月。6月这个数字是840亿,而7月这个数字变为了901.4亿。根据央行在资产负债表中做出的注释,新的非金融机构存款的含义为:非金融机构存款”为支付机构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

loading...

结合今年1月,央行下发的《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增设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很可能是央行为了贯彻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制度而采取的配套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近来关于网联报道如火如荼,网联清算中心的落地速度比想象中快上许多。众所周知的是,市场的长久失序倒逼了网联的生成,因此,早在网联平台规划方案出炉之际,网联平台就将“统一托管备付金”纳入到了方案之内。网联开始试运行的时间是3月31日,备付金6月就已入表,节奏上来看,监管紧迫感可见一斑。

一张大网已徐徐落下。这一次,或许没有谁能够心存侥幸。

备付金入表用意

客观而言,非金机构存款入表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是一个利好,只是有一个较长的产业链传导过程。

支付界种种乱象背后的一个重要推手就是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模式。而直连模式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支付机构之所以能够各立山头,一个重要的筹码就是备付金。

所谓“客户备付金”,指的是用户在线购物时,为解决买卖双方的信任为题、保证资金安全而端在存留于平台账户的资金。因此,支付机构预收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并非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但平台用户足够多的时候,这笔资金的规模也会十分可观。

运作好这笔不要利息的负债,成为支付机构一门最划算的生意。

首先,央视此前曾经报道,这部分资金在银行账户里面产生的利息收入,占到了支付机构总收入的11%。

其次,备付金的沉淀让其拥有与各家银行谈判通道价格的资本。浦发银行电子银行部一位人士向支付圈表示,支付宝谈判通道价格的方式通常都是从银行的分支机构层面入手,而并非“总对总”,其主要原因在于银行分支机构对存款规模更敏感,同时有在一定程度上掌握通道价格的定价权,对支付宝而言,更容易获得便宜的通道。

当然,这些都处于合法合理范畴。而一旦逾越法律边界或支付机构因自身投资风险导致不能把这笔钱如期兑现给商家,那么对商家、消费者甚至代理机构都将构成伤害。

近年来,一些支付机构甚至用消费者的备付金用于炒股、赌博甚至发放高利贷,类似的风险事件频频发生,导致资金损失,资不抵债,产生了较大的负面社会影响。尽管监管机构及时作出处理,将相关公司的支付牌照资质注销,涉案人士送入司法机关处理,但要杜绝类似风险,还需从制度源头上进行改造。

央行方面此前曾公开表态细数备付金存在四大问题:

一是客户备付金存在被支付机构挪用的风险。

二是一些支付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或其他高风险投资。

三是支付机构通过在各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范围经营,变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组织的跨行清算职能。甚至有支付机构借此便利为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通道,也增加了金融风险跨系统传导的隐患。

四是客户备付金的分散存放,不利于支付机构统筹资金管理,存在流动性风险。

因此,为了弥补这种监管的空白,央行开始动议对备付金进行集中托管。备负金的统一管理之后,这一格局将势必被打破。

支付宝们之殇

再重新看一下回头再来关注一下这份文件,画一下重点吧。

loading...

首先,假设备付金都存为活期存款来粗略估算一下,以1年期活期存款利率0.35%来计算,就这840亿元备付金而言,就可以为支付公司带来2.94亿的收益,1个季度则是7400万。  根据易观发布的2017年一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份额,支付宝占53.70%,财付通占39.41%。以这个比例来粗略估算,支付宝少挣的利息收入在4000万左右,财付通在2900万左右。一年损失的利息收入分别为1.6亿、1.2亿左右。而这仅仅是就6月入表的备付金数字840亿(取值入表2月以来较小值)而言。

而根据12%-24%的客户背负金比例来估算全行业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区间,弹性就更大。以7月已上缴的901.4亿客户备付金为技术,7月客户备付金规模总额应在3754亿至7500亿之间。无论是3754亿,还是7500亿,借出去十几天可以获得多少利息,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这是不是一门无本万利的好生意?

而这门好生意从趋势上看,已经在渐渐走向末路。

事实上,网联的存在本身也是整个体系的布局之一。网联存在的使命除了断开直连模式,亦有对备付金集中托管之责。一旦全部备付金集中托管,备付金的息差以及以备付金为筹码同各家银行进行渠道价格谈判的模式都将无以为继,非银行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的可能性也趋近于零。

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告诉支付圈,备付金尽数集中托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只是时间表如今尚未明确:“有说1年的,也有3年和5年的。全部集中托管,阻力比较大,得一步步来。”

备付金或纳入宏观审慎评估

2008年以前,央行资产负债表一直设有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但从2008年起,这个项目悄然消失。当时央行的解释是,2008年起央行资产负债表增设报表项目不再计入储备货币的金融性公司存款,因此删除原报表项目--非金融性公司存款及其子项活期存款。

如今,央行重设非金融机构存款栏目,预示第三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规模的迅猛增长,已被央行纳入基础货币投放考量范畴。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央行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首次提出,将探索将规模较大、具有系统重要性特征的互联网金融业务纳入宏观审慎评估。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年初出台的《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相关规定,假设第三方支付机构需按平均14%的缴付比例向央行交存客户备付金,7月已上缴的901.4亿元所对应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额,高达约7200亿元。

以往,这笔巨额客户备付金缺乏监管,导致金融风险隐患迭起。其中包括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了提高自身业绩,有的挪用或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或其他高风险投资;有的变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组织的跨行清算职能,给违规转移资金提供便利通道,并收取高额手续费。这些灰色操作举措一方面削弱了央行去杠杆与稳健货币政策的效果,另一方面也扩大金融风险传导辐射面。

在这位知情人士看来,此前央行已要求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陆续接入网联清算系统,其资产负债表里的非金融机构存款额度还将迅速增长。

“现在央行只是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按照比例交存客户备付金,但随着网联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将所有备付金都纳入交存结算范畴,此后央行资产负债表中非金融机构存款所反映的,将是客户备付金总额。”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分析,这对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意味着备付金利息收入将彻底丢失。

利息收入损失浮出水面

另一方面,随着备付金被纳入央行资产负债表的非金融机构存款项目,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利息收入损失也随之浮出水面。

上述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分析,若按1年期活期存款利率0.35%测算,901.4亿元客户备付金每年为第三方支付公司带来至少3.16亿的利息收入。

对部分中小支付机构而言,这笔利息收入足以支撑其日常经营的资金需求,如今失去了这笔利息收入,其整体营收可能变得捉襟见肘。

一家中小型支付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内部曾算过一笔账,按照当前整个行业向央行交存约10亿元备付金估算,若将这笔资金投向一年期大额存单,每年能创造约2600万元利息收入,相当于平台整体营收的13%。如今在失去这笔利息收入的压力下,他所在的平台只能借助开展互联网财富管理业务,减轻备付金的利息收入损失,另一方面寻找理财中间业务收入增长点替代原先的利息收入。

在他看来,当前受利息损失冲击更大的,主要是支付宝、财付通等市场份额占比较高的机构。数据显示,当前这两家支付机构的市场份额分别达50%与40%,假设他们向央行交存的备付金额度与市场份额占比相同,按照1年期活期存款利率0.35%估算,这两家机构每年利息收入损失至少分别达1.58亿和1.28亿元。

“原先大型支付机构备付金额度较大,足以开展不同期限的大额存单投资获得更高收益,如今他们面临的利息收入损失也远高于中小型支付机构。”上述中小型支付机构负责人直言,比如腾讯控股超过3个月的定期存款的实际利率为3.41%,随着大量备付金交存央行,其利息收入势必进一步缩水。

来源:支付圈、证券日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