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央行给支付宝微信下了死命令!马云蒙了,银联哭了……

核心提示: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个重磅的消息传来,跟大家使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密切相关。


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个重磅的消息传来,跟大家使用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密切相关。8月4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向有关金融机构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同时,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今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支付业人士透露:“央行对网联已经下了死命令,必须完成接入,技术达到要求。几个巨头实际上表态也都比较支持,不过这个时间点也比预期要早。”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是网联?央行为何对于网联如此重视?网联将如何影响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用户的支付是否受到影响呢?




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首先,大家可能不大清楚,什么是:网联。解释一下,“网联”的全称是“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指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银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受央行监管。那么,央行为什么要搞网联。我们拿支付宝当例子解释一下。2004年,支付宝成立。支付宝不是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但用户可以在支付宝开立账户,里面可以存钱。根据监管要求,这些钱受到高度监管,支付宝要把它存管到银行。于是,用户在支付公司开立虚拟账户。用于互联网小额支付,让大家快乐地网购,带来很大便利,起初并无大的问题。大致的结构如下:



后来,支付宝跟很多银行建立合作关系,在各行开有账户。于是,它就具备了跨行清算的功能。比如,我用支付宝做一次跨行转账,从中行向收款人(可以是自己)的农行汇款。那么,只要从我的中行卡转到支付宝开在中行的账户,然后支付宝再把它存在农行的钱,汇至收款人的农行账户上。以此,支付宝用两笔同行转账,“模拟”了一次跨行汇款(下图虚线部分),用不着央行的清算账户。



我们把这种“清算”模式称为“反接”,即支付公司在无数个银行开设有账户(伞形),就能够实现跨行清算。准确地讲,这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的清算,而是绕开了清算。央行主办和主管的多个清算体系,在这一模式下,都不再被需要。银联领导将其称为“过顶传球”(OTT,Over The Top),刘慈欣在《三体》里则称之为“降维攻击”,总之是指一种全新的方法,不用正面对撞,就完胜了…… 但是,反接模式下,会有些新的问题。比如,这本质上是一笔汇款人从中行卡向收款人的农行卡汇款的行为,但是,只要做些技术处理,就可以使银行、央行完全看不出来这一业务本质。银行和央行所看到的,只是两笔同行转账业务,类似于从支付宝账户提现,或向支付宝账户充值,银行和央行根本无从辨别,这是一笔跨行汇款。这大大提升了反洗钱等监管的难度,也加大了央行掌握资金流动性的难度。总之,“反接”模式绕开了央行的清算系统,使银行、央行无法掌握具体交易信息,无法掌握准确的资金流向,给反洗钱、金融监管、货币政策调节、金融数据分析等央行的各项金融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不仅如此,这一模式也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洗钱、套现获利、盗取资金的温床。近年来,备付金被挪用的案件风险事件频发,为消费者带来巨大损失。央行在检查中发现,有相当比例的支付机构资金被用于临时周转。很多支付机构占用备付金去买了理财产品,甚至是进行了高风险投资,这里面有很大隐患。而统一接入网联之后,支付机构就没有必要开设备付金账户来进行转接清算,备付金将全部存入统一的专用账户进行集中存管,备付金挪用问题也得到了很好的解决。



总之,央妈祭出了网联大杀器,杜绝反接模式的时刻,央妈的最终目标,是把清算系统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以便履行她的各项金融职责。网联公司:央行系成第一大股东其实早在今年3月31日,网联平台已启动试运行,并成功完成首笔资金交易验证,正式接入央行支付清算系统。但是此前,关于由谁主导网联一直没有结果。近日,网联的股东明细终于面世。8月2日,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财付通、支付宝、银联商务等在内的45家机构和公司签署的《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设立协议书》被曝光。网联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整,协议各方均以货币出资,出资额分3期缴纳,出资比例分别为50%、30%和20%。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在经济观察报报道中,一位接近央行人士称“意料之中”。央行的终极目的是将整个支付体系纳入监管下。某种程度而言,央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落实的进程,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尴尬的银联网联的功能和银联非常相像。2002年,为解决全国银行卡联网通用的问题,央行牵头成立了中国银联,全国银行卡信息交换总中心和上海、广州、深圳等18个城市有当地的“金卡”中心全部划归中国银联运营。据经济观察报报道,接近央行人士坦言,网联的筹建其实也有着重复投入的顾虑。“然而,且不论支付宝和银联的恩怨纠葛,从眼下的竞争态势而言,支付宝已经在实际意义上承担了最大的线上支付清算功能。从交易笔数来看支付宝已经超过了银联,让支付宝接入银联系统的想法不是没有动议过,但是支付宝基本不可能接受。”对比中国银联设立之初,银联筹建的时候是由央行牵头设立了银联筹委会等部门负责相关工作,最终88家银行共同发起设立,各家金融机构无论规模大小在最后形成的股权架构中股权比例都十分接近。网联的横空出世,对于曾经清算市场的唯一的参与者银联而言,是值得警惕的对手。对我们有啥影响?


当然,作为寻常百姓,我们关心的倒不是这些改变,而是我们到底是会多掏腰包还是少掏腰包?很多人觉得,作为相对独立商业的公司,网联也需要赚钱,那它盈利方式不外乎跟银联一样,收手续费。而这个费用,第三方机构当然不会去承担,最终只能是分摊到具体的用户头上,也就是说,因为网联收费,支付宝及微信支付,会提高提现的手续费。实际上,网联本身并不直接跟老百姓产生现金联系,而且它的出现会让支付业务的总体直接成本下降。因为,第三方支付机构付给网联平台的转接清算成本,可以部分地由其内部成本的下降所抵消,从而原本消费者负担的部分也会相应减轻。各方影响如何?


(1)用户:网联的设立,不会改变用户对第三方支付服务的使用方法。若系统设计得当,性能良好,则也不会影响用户体验。 (2)支付公司:后台清算体系变更,但不影响业务,也不影响沉淀资金(虚拟账户余额),而对银行的议价地位下降。央行能够更加高效地监测支付公司的业务,及时遏制违规行为,有望使整体行业更加规范有序。借助清理整顿互金的时机,某些业务不规范的害群之马可能会被加速清理,行业气象为之一新。 (3)银行:在原来的交易模式下,遗失了用户的交易信息,不利于数据的二次应用和开发。现在交易信息可由网联获取,但银行能不能与网联合作得到数据,尚不得而知。由于网联由央行主管,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若此,则支付公司带给银行的一大心病(交易信息遗失),得到解决。 (4)银联:意味着长久以来想把银行卡网上交易的清算也收归旗下的努力,宣告失败……当然,这也意味着,网联的网上交易与银联在银行卡线下交易的跨行转接,并无重叠,形成了划江而治格局。(5)央妈:则如前所述,力推正接模式,以便履行其各项金融工作。


本文综合自:经济观察报、华尔街见闻、央视财经、第一财经、南方都市报、中国基金报、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