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上班是什么体验?她每天花225元上班,只为与家人厮守!

核心提示:14+94.5+4=112.5,这是一道算术题,算的是姜京子从河北沧州到北京跨省上班所花的路费,加上返程,一天就是225元,一个月大概花费四五千元。

【21财经搜索综合自工人日报、红网(作者:黎禹君)、北京晚报】

在人们的印象中,坐火车肯定是去一个相对较远的地方,无法当日往返,必须大包小包。但现在,已经颇有一批人开始利用火车通勤了。

14+94.5+4=112.5,这是一道算术题,算的是姜京子从河北沧州到北京跨省上班所花的路费,加上返程,一天就是225元,一个月大概花费四五千元。

这样的跨省上班,姜京子已经坚持了1年。每天这样奔波,可以说是全家人权衡各种利弊后的决定。

从北京东六环边搬到河北沧州后,姜京子几乎每个工作日的作息表都是这样的:

6时10分

起床,洗漱、吃饭;

6时50分

下楼坐出租车前往沧州西高铁站,不堵车的情况下打车费是14元;

7时23分

从沧州始发的G9004高铁出发前几分钟上车,58分钟后到达北京南站,高铁费用为94.5元,

8时21分

到达北京南站后,跟着早高峰人流挤上地铁;

9时15分

到达位于北京西南二环附近的上班地点,花费4元。

下午下班

她会倒着重复早晨的路线,在晚上8时40分左右回到沧州的家。

姜京子2009年在北京上完大学后便留在了北京。像许多北漂一样,她从最基础的工作干起,合租房子,到了月底基本属于“月光族”。还好,家里不用她补贴,这样的生活倒也自在。

2011年底,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李金泽。婚后,两人搬到了北京东六环边的家,由于工作单位在市里,姜京子便开始了在北京长距离的上班生活。此后,在选择工作上,除了薪水之外,考虑最多的是上班地点,交通便利可以减少路上的奔波。

姜京子早晨到北京后正好赶上地铁早高峰人流

2015年初,李金泽所在的北京现代响应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国家战略,在河北沧州建设第四工厂。作为公司骨干的李金泽被派往沧州参与筹建,那时他们刚满一岁的孩子留在北京由爷爷奶奶照看。坚持了半年后,夫妻俩觉得有必要认真地讨论如何解决两地分居的问题。

“她付出这么多,做的事让我钦佩!”李金泽对妻子做出的牺牲很是感念。他本想把一家老小都接到沧州,以姜京子的资历,在沧州找份工作应该不成问题。但已在北京生活了10年的姜京子不想离开经营了多年的平台去沧州重新开始。

然而,为了一家人的团聚,她又不得不跟随丈夫前往沧州。正好那时,姜京子的一位师姐让她加入自己的公司,她一查地址,离火车站不远,每天有30多趟高铁列车经过沧州,习惯了长途上班的姜京子决定跨省上班。

回家路上的姜京子用微信和同事商讨工作

2月14日晚8时50,在车上吃了份凉皮的姜京子陪着还没吃饭的丈夫一起吃晚饭,公公在卧室看电视,婆婆在厨房收拾,这是他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

“我觉得这没什么啊。”每当别人对她这一举动表示惊讶时,一向乐观的姜京子都笑呵呵作答。她也给记者算了笔账,交通费每月四五千元,减去这个成本,她在北京上班的收入也要比在沧州工作收入多。

从时间上来说,跨省上班花在路上的时间大概是两个半小时,比她之前从东六环到单位的时间多了不到半小时。去年底,当她整理近一年的车票时,自己也感叹:“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都觉得自己挺厉害的。”

姜京子2016年的部分车票

对于每月高额路费,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花销的确不少,但为了一家人在一起都值得,感情比钱重要”,姜京子很认同丈夫李金泽的这句话。最终他们也得到了父母的理解,带孩子和做家务都被老人承担。公司老板也对她进行了交通补助,让她能安心工作。

2月15日晚上8时15分,姜京子睡眼惺忪地走出沧州西站,早春的夜晚已没有多少寒意,她整理了下大衣,快步向停车场走去,步履轻盈,已没有了刚才的疲惫,因为她知道,十几分钟后,她将到家,家人正在等她……

为了和家人相守,姜京子每天花5小时打车、坐高铁、挤地铁,花费225元从河北到北京上下班,争取“事业家庭两不误”。不少网友对此表示惊讶和钦佩,也有不少人提出质疑,认为她“有钱任性”。与其把关注点集中在车费和工资上,何不思考她这么做的意义呢?笔者认为,这背后有钱更有爱。

美国学习型组织之父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中讲述了工作与家庭的关系:通常个人为了成就事业,愿意为工作而牺牲家庭;或者由于工作的需求或者压力,无可避免地在工作与家庭的时间分配上出现了不平衡。我们所见到的事实也多是如此。“跨省上班”不免路程上的艰辛与汗水,未尝不是城市产业发展过程中的现象,也是姜京子陷入事业与家庭难两全的无奈之中的抉择。

与“跨省上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年后层出不穷的留守儿童与父母离别哭泣的报道。事实上,这些场景是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真实写照。与留守儿童一样承受离别悲楚的是空巢老人,由于年纪大,他们内心更多一份孤独和无奈。据国家卫计委发布的《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显示,目前我国核心家庭占六成以上,单人家庭、空巢家庭不断涌现。在儿童照料、教育方面,父亲的角色发挥不足。此外,据全国老龄办统计,目前我国约有近三分之二老人家庭出现“空巢”现象。

职业女性在工作及生活中也承受着担任好各自角色、体现自身价值的双重压力,孰轻孰重究竟该如何抉择?平衡是为了避免冲突,想达到平衡必须有所牺牲。姜京子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寻求平衡点上,牺牲了5小时上下班的时间和费用,谁都知道这不轻松。其迁徙的里程与耗时,无疑与生活质量成反比。

李开复曾表示:“工作与家庭的平衡确实是‘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问题,家庭和工作的协调需要夫妻双方有很好的默契,每个人都要有付出。”事实上,工作和家庭之间、妻子和丈夫的付出之间,都没有绝对的平衡。家庭是维系自身一辈子的东西,需要认真经营。很多时候,工作和家庭之间寻求平衡点的关键在于组织,把工作与家庭看作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要兼顾个人的工作与家庭,主动给与平衡。

异地人在北上广打拼不容易,更别说一名女子,是什么力量让她坚持下去?我想就是对家的渴望。“跨省上班”是夫妻俩商量好的决定,他们的工作地点经历了变化,在动态的变化中,找准一个倾斜的点,家人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为家庭做一个合理的规划时间表,保住了各自的事业,也享受了天伦之乐。

【21财经搜索综合自工人日报、红网(作者:黎禹君)、北京晚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