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成倒闭重灾区,但共享单车第一股数钱数到手软!

核心提示:2017年,在创业圈最火的词应该就是“共享经济”。在历经一年多爆发式增长后,“共享们”今年猛然刹车,沦为倒闭重灾区。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法制日报、东方网、21早新闻、品途商业评论、i黑马、央视财经、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年,在创业圈最火的词应该就是“共享经济”。

在历经一年多爆发式增长后,“共享们”今年猛然刹车,沦为倒闭重灾区。

随着“共享+”业态越来越丰富,押金难退、关停跑路等负面新闻也越发频繁。据《法制晚报》根据各大媒体曝光的情况大致统计,2017年共有26家企业已倒闭,其中,9家共享企业成立不足1年。

26家共享企业倒闭9家成立不足1年

根据《法制晚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2017年共有26家共享企业倒闭(加上停业的企业将近50家),其中,2016年成立、运营不足一年就倒闭的企业达到9家,达到1/3。而这些快速“消亡”的企业主要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为主。

共享单车

随着2016年共享单车的爆发,开始吸引大量资本的注入。8月到10月摩拜和ofo相继进行了5轮融资,涉及到的投资机构达22家。但在经历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快速扩张之后,共享单车已经开始进入洗牌阶段。

悟空单车

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约100余万元。

町町单车

“猝死潮”接踵而至。8月,町町单车宣布倒闭。10月31日,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

酷骑单车

同是8月,酷骑单车“退押金难”问题蔓延,其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也让外界心生警惕。自9月中旬起,酷骑单车位于沈阳、合肥、郑州、西安等多地的分公司都陆续被曝出“人去楼空”。21世纪经济报道在11月21日的文章中指出,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小蓝单车、小鸣单车

11月,用户口碑都不错的小鸣和的小蓝相继离场。据小鸣单车员工,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他同时表示,小鸣单车现在仅剩微博一个退款通道。

而小蓝单车的形势更加扑朔迷离。10月20日,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而到了11月中旬,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却有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

3Vbik、卡拉单车

3Vbike和卡拉单车则是被“偷出局”的。2月,卡拉单车用19天时间投放了667辆车,结果只找回来157辆车,投资方撤资退出,随即宣布倒闭。

6月,3Vbike创始人巫盛华表示,他自掏腰包造了1000辆自行车,投放市场后仅找回几十辆,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到100%,实在撑不下去了。

自2014年问世以来,共享单车盈利模式尚不明朗,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摩拜、ofo小黄车“宠冠六宫”,其背后站着的是腾讯、阿里、滴滴这些巨头,AT瞄准的都是共享单车平台上的流量。

共享充电宝

2017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项目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网红”。

2017年4月,共享充电宝企业融资情况逼近顶峰,仅半个月就有多家公司获得融资近3亿元。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在共享充电宝领域,共发生19起投资事件,投资总额超10亿人民币。

然而,进入下半年,共享充电宝开启了倒闭的大门。

10月11日,来自杭州的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宣布停止运营,成为首家公开宣布“死亡”的共享充电宝企业(据知情人士,6月河马充电已经倒闭,但未公开宣布)。紧随其后,共享充电宝企业“PP充电”传出了退出市场的消息。

知情人士称,截至11月,乐电、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均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

从无限风光到惨淡收场,不过隔了半年时间。

共享汽车

“减少私家车,有效治堵”的共享汽车,“几块钱开豪车”的共享奔驰宝马,当初消息出来之后,皆刷屏数日,满屏鸡血。只是然后呢?很快,就没有然后了。

3月10日上午,“友友用车”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停止运营。

10月23日下午,共享汽车EZZY召开临时性的全员会议。会上,公司创始人、CEO付强突然宣布了公司即将解散、清算的消息。当晚有员工称,他们陆续被“踢出”微信工作群。

共享雨伞

据桂林晚报报道,共享e伞于6月16日正式登陆桂林,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不过仅仅半个月,做共享雨伞就陷入了无伞可借的尴尬。

7月,因大量雨伞被破坏、私占,盈利模式不清晰,e伞一夜间倒闭。

共享租衣

11月末,有8000万的融资在手的多啦衣梦共享租衣APP显示无法正常运营,页面呈空白状态。面对退钱要求,多啦衣梦抛出一句话:“要钱没有,用衣服来抵。”

共享睡眠仓

2017年7月,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出现了“共享睡眠舱”服务,半小时6元,里面有恒温空调、小风扇、Wi-Fi、插座等设备。然而,7月21日晚,北京警方表示,目前这家公司在全市设立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立即着手“共享睡眠舱”拆除和撤离工作。

从上面榜单中我们可以看出,与“共享经济”有关倒闭的公司所占大半。

“共享单车第一股”乌龙公告事件

在共享经济的倒闭洪流中,就算是共享单车的龙头——ofo和摩拜都有自己难言的苦衷:动辄融资数十亿,每天烧钱以数百万计,继续烧钱下去恐怕难以为继,不烧钱又害怕对手将自己超越。作为一个“幸运儿”,“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却没有这样的烦恼,它不但成功上市,上市后的业绩也非常亮眼。最近公布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显示,永安行的利润将实现数倍的增长。

不过这份业绩公告,也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12月17日晚,永安行挂出《2017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公告称,预计 2017 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430%~460%。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略有增长。

业绩暴增4倍以上,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18日开盘,永安行开盘即涨停并维持至收盘,收盘价63.17元,总市值60.6亿元,较15日总市值增加了5.51亿。

就在投资者开心准备坐着数钱的时候,18日晚间,永安行竟然发出了一则《2017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的更正及补充公告》,其中提到两点:

1、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到430%~460% ,增长幅度为330%~360%。

2、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略有增长,增长幅度为5%~15%。

“增加430%~460%”和“增加到430%~460%”,虽然仅有一字之差,含义却大不相同——比如,去年100元的业绩,增加430%意味着今年的业绩为530元,而增加到430%则是430元。这是一个小学应用题的级别,可惜永安行却出现了这样的低级错误。

业绩增幅少了100%,对投资者的情绪显然有很大影响。今天永安行股价开盘,截至上午收盘涨幅为2.74%,不复昨日的强劲走势。

减持共享单车实现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对永安行来说,这些账面上好看的数字,并不等于银行存款账户的增加额。

事实上,永安行的上一次一字涨停还是在9月份,它以失去永安行低碳科技公司(永安行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行低碳”)控制权作为代价,换来逾5亿元投资收益的进账。

资料显示,永安行低碳主要从事用户付费共享单车业务,注册资本1000万元。

此次交易完成后,永安行对永安行低碳的持股比例下降至38.17%。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0月24日,永安行低碳就收购了哈罗单车100%股权。而这样的行为,被认为是阿里系布局共享单车的重要举措,因为蚂蚁小微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上海云鑫100%股权。

不仅如此,永安行还宣布放弃永安行低碳新一轮的增资权,《关于放弃参股公司增资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即将在12月20日递交股东大会审议。

据证券时报消息,本次放弃增资优先认购权后,上市公司持有永安行低碳的股权比例将下降至11.9267%。届时,永安行低碳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将进一步减小。

一家做公共自行车的公司,不断减持共享单车公司的股份,这是否意味着永安行未来的重心将有所变化?

12月12日晚间,永安行发布公告称:

2017年我们共享单车业务出现亏损,但 2017年公司的整体业务仍然保持增长。

虽然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但永安行的核心业务并非共享单车,而是公共自行车。查阅其三季报可以发现,报告期末永安行实现营业收入约为7.51亿元,较上年度末增长了44.11%,当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927.22万元,较上年度末增长了9.38%。

永安行还表示,因用户付费共享单车市场现阶段参与者众多,部分区域投放量巨大甚至饱和,市场竞争激烈,需要持续巨额资金的长期投入,因此永安行低碳通过稀释股权融资累计获得31亿元的资金同时并购哈罗单车。对永安行来说,稀释股权一定程度上避开了共享单车亏损对上市公司的业绩影响。

公司目前正在开展的共享助力车、共享汽车这两个新业务将在2018年正式投放市场。共享助力车目前已经在江西吉安、云南玉溪两个城市进行试运行。永安行在公告中表示,其共享汽车也已进入测试阶段。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法制日报、东方网、21早新闻、品途商业评论、i黑马、央视财经、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