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层连夜祭出重拳:这个“赚钱神器”瞬间变成“烫手山芋”!

核心提示:现金贷可谓“赚钱神器”。前年还亏损了2.3亿的趣店,依靠现金贷业务,去年瞬间净赚5.7亿。今年仅过半,这个数字已狂飙到了9.7亿,是去年同期的7倍!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澎湃新闻、《财经》杂志】

现金贷可谓“赚钱神器”。前年还亏损了2.3亿的趣店,依靠现金贷业务,去年瞬间净赚5.7亿。今年仅过半,这个数字已狂飙到了9.7亿,是去年同期的7倍!

但现金贷以高利率、暴力催收、助贷模式无监管等问题触及监管红线,这项业务因为昨夜(21日)的一份特急文件,恐变成“烫手山芋”。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11月21日晚,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已下发特急文件,要求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

受上述消息影响,周二(21日)盘前,在美上市的现金贷行业龙头趣店股价一度大跌近30%!

监管紧急叫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

这份名为《关干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文件明确表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领导同志批示精神,经商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办公室,自即日起,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通知》还显示,近年来,有些地区陆续批设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或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所谓现金贷,是指小额、短期、不限用途的现金借贷,主要是为满足低收入人群的短期应急需求,借贷金额普遍为数千元。

此外,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底,全国共批准了15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今年前7个月的牌照发放数量已经接近去年全年。这些牌照主要分布在19个省市,有29家是早期成立的传统小贷将经营范围变更为网络小贷。

从各地的家数来看:广东省最多,有43家;其次是重庆市,有28家;江苏省和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有21家和13家;浙江省有9家,排名第五;其余省市分别有1~8家。

据中新经纬报道,有业内人士称,网络小贷批设被叫停后,相关牌照价格肯定会上升。据网贷之家报道,去年一张牌照是200万,今年4月份价格涨至2000万,现在已经涨至5000万。值得一提的是,或为规避这一现象,广西省在发下网络小贷监管指引时就明令要求,发起企业在5年内不得转让股权。

有法365首席经济学家李虹含表示:

对网络小贷公司的规范有利于互联网金融企业未来走向成长正轨,网络小贷公司作为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普惠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根据2017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与十九大报告中关于建设普惠金融体系,防控金融风险的要求。网络小贷在发展过程中的不规范需要规制,但其可取之处在于提供了弱势金融群体所需资金。此次《通知》响应防控金融风险的指示要求,同时对构建更加完备有效的普惠金融体系有重要作用。

趣店盘前暴跌近30%

受上述消息影响,周二(21日)盘前,在美上市的趣店股价一度大跌近30%。临近开盘,趣店紧急宣布,未来12个月内将回购不超过1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ADS。

现金贷相关中概股也集体大跌。当日开盘后,趣店跌19.4%,拍拍贷跌17%,信而富跌14%,和信贷跌10%,简朴科技(融360)跌8.7%,鲈乡小贷跌7.8%,诺亚财富跌5.5%。

记者了解到,2014年4月成立的趣店,以此前备受舆论争议的校园贷起家,在校园贷被监管封杀后进行了转型,如今主要业务是现金贷。

靠着现金贷业务,趣店盈利能力颇为惊人,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2.33亿元。而在2016年转做现金贷后,营收达到14.34亿元,比上年增长514%,净利润也达到5.77亿元。

此外,现金贷最为人诟病的是暴力催收。《财经》杂志就曾这样报道过催收现象:

《财经》记者曾亲见某催收员以完全超脱其年龄的老练口气,质问逾期借款人:“律师函寄到你家里,有签收吗?你一个月的工资3000元,除去吃饭,剩下的哪里去了?我们已经委托了律所,欠债还钱,你逃是逃不掉的!”

包括反复短信和电话通知,甚至爬虫通讯录、骚扰其亲朋同事,这套话术对于脸皮薄、心理承受能力一般的普通人是行之有效的。

但是,对于铁定不还的借款人来说,任何催收的话术技巧都是无用的。老赖们也有反催收的话术,和放款人斗智斗勇,这个群体里还有一句口号:“扛过三个月就是胜利。”

相关阅读:

网络小贷暂停批设背后:互联网金融公司被扯去挡箭牌、遮羞布

来源:澎湃新闻

针对现金贷的第一份全国范围内的文件出炉。

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整治办下发特急文件《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意在阻隔“现金贷”风险。

《通知》显示,近年来,有些地区陆续批设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或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为贯彻落实国务院领导同志批示精神,经商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班组办公室,即日起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对表示,这份文件仅仅是禁止网络小贷公司增量,但目前存量也面临整治,已经通知不日开会。

重庆曾暂停审批

专为地方经济发展服务的传统小贷公司不能跨区域经营,存在局限性,于是互联网小贷应运而生。2010年3月25日,全国第一家网络小贷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在浙江杭州正式成立,到2016年突然开始提速设立。根据网贷之家统计,截止到2017年全国累计已经发放网络小贷牌照153张。

这背后的推动力是2016年的网贷监管细则的出台,无金融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为寻求合规“安全感”,将目光投向了最容易获取金融牌照——互联网小贷牌照。也有大企业和上市公司为了拓宽之后转向金融的渠道,也纷纷去申请或购买互联网小贷牌照,比如京东、恒大、万达、TCL、美的等。

“我们也在重庆申请了牌照,赶上当地的最后一波,”今年3月,有互联网金融公司总裁曾对如此表示。后向接近监管人士证实,重庆当时采取了观望政策,暂停了新设互联网小贷的审批。

但重庆在此之前与广东、江西一样,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挤破头想要争取设立网络小贷之地。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全国共批准的15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中,主要分布在19个省市(有29家是早期成立的传统小贷将经营范围变更为网络小贷)。其中广东省最多,有43家;其次是重庆市,有28家;江苏省和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有21家和13家。

现金贷收紧第一步

之所以互联网小贷公司突然与现金贷挂上钩,是因为互联网金融公司中从事现金贷的平台,也会利用互联网小贷为其提供资金来源,并收取借款人高额利息,在趣店(NYSE:QD)上市之际,这种模式饱受诟病。

趣店一共有两张小贷牌照,都是在江西拿到的。一张是抚州高新区趣分期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一张是赣州快乐生活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分别设立于2016年5月和12月,注册资本金分别是10亿和9亿元人民币。

趣店通过其股东蚂蚁金服的流量入口,自2016年起“来分期”现金贷业务大爆发,在其上市之际,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9.74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22亿相比增698%,增近7倍,并且2017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已远超过去年全年水平。巨大的利润引起了市场对其“高利贷”堆砌利润的质疑。

捷越联合创始人王晓婷对表示,该文件对现金贷影响很大,因为现金贷基本上只有一端,即放款端,资金端都来自于机构,如果以后要求现金贷没有互联网小贷就不能做业务的话,现在的几百家现金贷公司至少得死掉99%,“现在市场都觉得现金贷风险比较大,其次之前就有风声传出来过说现金贷没有互联网小贷牌照,将来可能会暂停,所以现金贷公司现在办互联网小贷的风头比较劲,今年上半年,整体互联网小贷的批准规模已经超过去年全年,大家都在赶着政策下来之前尽量批复,国家应该也是在遏制地方政府在这方面的一些行为。”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本通知也是自2017年4月银监会以及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针对现金贷整顿通知之后,又一个全国性的监管要求。

按照监管方近期的要求,现金贷业务将实行牌照化管理,目前看相关牌照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以及备案后的P2P业务主体。网络小贷牌照由各地金融办审批,相对容易获取。而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立即停发网络小贷牌照,无疑是收紧现金贷政策的第一步。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也对表示,目前出台的文件仅仅是禁止网络小贷公司增量,针对存量也有整治办法要推出。

“戴着镣铐跳舞”的小贷有什么魔力?

小贷公司及互联网小贷公司的审批和监管权在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虽然各地要求不一,但是基本放贷杠杆倍数都要求在1-3倍,上海较为严格,是0.5倍,湖南较为宽松,是3倍。由于杠杆率低,小贷行业通常被认为是“带着镣铐跳舞”,那为何互联网金融对此如此热衷?

答案应该是四个字:规避监管。

2016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也就是说,大额借款不能接。但是互联网小贷比较宽松,只要同一借款人的借款金额不超过小贷公司注册资本的一个百分比,且不超过一个固定额度即可。比如上海的规定是不超过注册资本5%,不超过500万元。

因而网贷机构存在很大的动机把大额业务搬到小贷平台上。

除此之外,P2P被银监会定义为信息中介,不能直接放贷,但是小贷可以直接放贷,解决了资金来源的合规性问题。

再者,杠杆倍数限制也有办法突破,比如发行ABS。

从场内ABS来看,根据Wind资讯终端统计发现,小额贷款ABS去年全年发行总额为681亿元,而今年截至目前为2136亿元,这部分发行主体有蚂蚁金服、百度小额小贷、平安普惠、中腾信、海尔小贷、分期乐、小米小贷和京东金融等。

在场内ABS这方面蚂蚁金服一骑绝尘。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今,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行37个ABS项目,融资总额为1006.4亿元,这部分主要是给蚂蚁借呗“供血”;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今年至今发行38个ABS项目,发行总额为997亿元,这部分“输血”的对象是蚂蚁花呗。

“现有的小贷和互联网小贷牌照应该会涨价,”数位业内人士评论称。目前互联网小贷牌照收购的市场价在千万级。

但随着对小贷及互联网小贷存量的进一步监管政策落地,若互联网金融拿小贷牌照当“挡箭牌”、“遮羞布”的途径被堵死,恐怕又是另外一番情景。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澎湃新闻、《财经》杂志】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