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高!抢个车牌够再买一辆车,隔着屏幕都听到心碎的声音……

核心提示:10月21日,上海当月车牌拍卖结果出炉,共有244868人参与竞拍,拍卖价格创历史新高。上海国拍网数据显示,当月车牌拍卖平均成交价为93540元人民币,最低成交价为93500元,均为历史最高价。

【21财经搜索综合自中国新闻网、深圳商报、钱江晚报、央视财经】

10月21日,上海当月车牌拍卖结果出炉,共有244868人参与竞拍,拍卖价格创历史新高。

上海国拍网数据显示,当月车牌拍卖平均成交价为93540元人民币,最低成交价为93500元,均为历史最高价。

自2013年以来,上海车牌拍卖价格一直居高不下。随后,上海官方实行“警示价”(首次出价阶段不得高于“警示价”)制度,对牌照拍卖价格实行最高限价。

根据官方第四季度给出的警示价91700元来看,至少在未来两个月中,上海车牌身价将继续维持在9万元左右。

随着上海汽车保有量的逐步增加,这座超大城市的交通管理成为一大课题。此前上海一度收紧对外地牌照车辆的限行政策,沪牌的需求持续呈现火爆状态。

本月投放车牌额度为11388张,整体投放量在全年处于较高水平,但依然无法满足超过24万人的“拍牌大军”,本月中标率仅为4.65%。

面对如此拍牌“盛景”,引来不少市民“吐槽”称,上海车牌拍卖实质已经成为了“抽签”。

在目前国内的车牌制度中,北京实行的是“摇号”,以此保证“人人平等”,而上海更倾向于通过市场“杠杆”,选择用车需求更强烈的人群。

无独有偶,深圳第9期车牌竞价也创下了历史新高!个人车牌成交均价近6万,摇号中签率则跌至0.38%,为限牌以来首次跌破千分之四,而单位车牌成交均价也首次破“5”!

据了解,9月25日深圳市举行了2017年第9期深圳市小汽车增量指标竞价。受深圳“限外令”扩大的影响,在最新一期竞价中,深圳竞价和摇号的人数都出现了骤然增长。

本期以竞价方式向个人和单位配置增量指标3338个,其中个人增量指标2935个,单位增量指标403个。通过资格审核的有效编码数个人为12016个,单位为1406个。与上期相比,个人有效编码增长了5000多个,增幅达到7成以上。最终实际参与了本期出价的有效的编码个人为9582个,单位为592个。

最终的竞价结果显示,本期深圳个人车牌最低成交价56800元、平均成交价58538元/个,与上期相比,都骤然增加了7000多元,并双双创下深圳限牌以来的最高纪录。同时,本期单位车牌最低成交价49500元、平均成交价53133元/个,也都较上期增长了4000多元。

本期个人最低成交价的报价人数为337人,成交70人;单位最低成交价的报价人数为3人,成交2人。竞价全过程由公证处予以公证。竞买人可在深圳市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信息系统首页竞价平台查询竞价成交结果。

而对于目前的“摇号”政策,有专家指出车牌的冷暖不均是最大痛点。

萧山一位姑娘幸运地摇到了浙A指标,不过她在网上发布的一篇求助帖,却引来众多网友的吐槽……文中的一些细节引起了市民的反感,比如,老公之前摇号摇中过,后来放弃过期了,七月份申请八月份就摇中;比如,家里现在已经有两辆浙A牌照车,婆婆名下的这辆车开得少基本处于闲置状态,可是他们仍然在参加摇号。

这些细节被视为赤裸裸的炫耀,是在屡摇不中的刚需伤口上撒盐,该怎样应对这样的情况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热点。

应该说,萧山这位姑娘的做法在现行制度下并不违规,因为婆婆在传统概念中是属于同一家庭,但在法律上应归结为另一家庭,所以不能将其家庭已拥有车辆定义为两部而不能再参加摇号了。现行制度也没有规定放弃资格的就不能再参加摇号了,只是对相隔期限有所限制。有些人三四年没能摇中号,有些人可能花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摇中,这也是机率使然,摇号本来就是讲运气的事,自然不能把责任都归结到制度的不合理身上。

但家里已经有辆车,又有放弃资格的经历却还能摇中新号牌,的确让人难以接受。在一些人比较宽裕的同时是另外一些人的屡摇不中;在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放弃已经摇到的资格的同时,是另外一些人不得不花很大的代价来拍买号牌。最新的数据显示,杭州车牌的身价已经到5万+的水平,重压之下,萧山那位姑娘的锦上添花经历自然会让很多人心生不满。

那么能不能根据现实情况作一些修订呢?比如,家里有车的先缓一缓,先满足那些还没有车的家庭;主动放弃资格的,浪费了宝贵的公共资源,挤占了别人的机会,造成了空转,是不是可以通过技术的手段降低其后续参加摇号摇中的概率?在限制新生号牌的同时,也要尽量盘活存量的号牌,一些家庭明明已有的车子利用率不高,还要去碰碰运气,这就不是理性消费,应该抵制。

在修改制度上也有成功的先例,比如,之前,四县市也参加统一摇号,后来发现,这对四县市造成了很大的困扰,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地域新差异,于是有关部门根据信息反馈,及时修改了相关办法,除常规配置以外,在临安、建德、桐庐、淳安行政区域范围内单独地配置指标,比较好地解决了问题。又比如,随着杭州牌照一牌难求,沪C等非浙A牌照越来越多,对于这部分牌照要不要提出更严格的限行措施也纳入政策视野。制度不可能预见到所有的问题,所以,在执行过程中,总是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小修小补是常有的事,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制度本身的生命力。

任何制度都是不完美的,没有一劳永逸的做法,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只要能做到相对的公平、大多数的公平,这样的制度就值得坚持。杭州自实行限号限牌以来,遏止了拥堵情况的升级,给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留出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可谓功不可没。市民应该理性地看待拍卖价格上扬、命中率偏低的问题。城市基础设施正在加快建设步伐,有数条地铁将在今后的若干年里陆续开通,出行的阵痛是短期的,需要大家一起克服。

【21财经搜索综合自中国新闻网、深圳商报、钱江晚报、央视财经】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