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通话几分钟,月入数万元!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核心提示:今年6月,武汉警方侦破一起非法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案,截获公民个人信息2600万余条。10月7日,武汉市公安局表示,此案侦破有新进展,经过4个月深挖,警方近期又集中捣毁了涉案的5个电信诈骗犯罪团伙,58人被依法刑拘。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湖北日报、每日经济新闻】

今年6月,武汉警方侦破一起非法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案,截获公民个人信息2600万余条。10月7日,武汉市公安局表示,此案侦破有新进展,经过4个月深挖,警方近期又集中捣毁了涉案的5个电信诈骗犯罪团伙,58人被依法刑拘。

案件背后浮现出一条非法出售、非法购买个人信息的利益链……谁是躲在幕后的买家?买来的信息又去了哪?

个人信息非法交易+网络诈骗:通话几分钟,月入数万元

今年4月份,青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接到线索,有人利用QQ号在网上非法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民警通过网上排查及深度分析研判,确定黄陂男子刘某有重大嫌疑,并掌握了其位于黄陂区前川街的落脚点。6月8日,刘某在家中被抓,其非法获取的各类公民个人信息达1200万条。

民警提取涉案电脑、手机中的信息后发现,刘某加的QQ群内有多人活跃在武汉。6月底,专班民警在汉阳、武昌、黄陂、蔡甸等多地先后抓获杜某、祝某等4名嫌疑人,查获他们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1400万余条。

随后,民警通过分析4名嫌疑人的QQ聊天记录发现,杜某曾向楚某等5人大量贩卖股民、保健品消费者及红酒买家等群体个人信息。

调查显示,楚某、刘某某所在的两个团伙,分别利用非法获取的股民信息,假借“知名荐股专家”身份,通过微信向股民推荐股票牟取暴利。

7月7日,民警来到楚某所在的珞喻路某小区民房,只见房内摆了两排电脑,十几人正忙于打电话、操作电脑。楚某等12人被抓个正着。据楚某交代,他经常从网上购买股民信息,以荐股为由实施诈骗。为求隐蔽,他将窝点从写字楼搬到了居民小区。民警随后调查发现,该团伙12人都是初、高中学历,无相关资质,所推荐的股票都是从网上草草搜索一番后随意推荐的。

和楚某一样,在武珞路附近某写字楼办公的刘某某,也通过这种方式骗财。8月8日,青山警方组织20余名民警来到该写字楼,现场抓获该团伙30人。

调查显示,柯某等人从网上购买红酒消费者信息,并招聘大量推销员,每天给“老客户”打电话,促销“高档红酒”。警方初步估计,短短半年,柯某等人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6万余条,其公司非法获利20余万。

另一名嫌疑人何某也采用同样的套路,他的公司2004年开始运营,平均每月盈利7万余元,何某经常驾路虎出行。办案民警还意外发现,柯某曾在何某的公司打过工,从普通话务员干到了“高层”,看到其中的“门道”后便“自立门户”单干。他们销售的所谓“高端进口红酒”其实都产自国内,进价每瓶十几元,卖价一两百元。

我们的个人信息是如何泄露的?

来自“猎网”反诈骗平台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共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络诈骗举报1万多起,人均损失1万多元。从用户举报数量来看,排前几位的依次是:虚假兼职、虚假购物、金融理财、网游交易四个类别。

反诈骗专家裴智勇说,从商品退款诈骗、到机票退改签诈骗,至少50%以上的诈骗案件跟个人信息泄露有关。犯罪分子利用个人信息进行精准诈骗,普通人在多数情况下无法自我保护。除了提醒公众加强警惕,企业和相关部门也有保护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责任。

个人信息是如何泄露的?裴智勇说,有三个主要源头:

一是网站漏洞,这是在黑市上流通的个人信息主要来源。国内很多网站存在安全漏洞,如果不及时封堵,每年可能造成50亿至60亿条个人信息泄露。

二是针对个人用户的木马病毒、钓鱼网站和伪基站,以点对点的方式盗取个人信息。此漏洞每年可造成14亿条个人信息泄露。

三是无良商家的“内鬼”和技术黑客。

2016年公安部部署开展了打击整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全国公安机关共抓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嫌疑人4261名,其中,银行、教育、工商、电信、快递、证券、电商网站等行业内部人员391人、黑客98人。

斩断买卖“黑手”法律法规仍待完善

今年6月1日,我国首部规范网络空间安全秩序的基础性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法律不仅明确了政府各部门的职责权限,更强化了网络运营者的主体责任。“法律出台后,网站需要主动补漏,否则将面对更大的司法风险。”裴智勇说,“但是目前,网站方面对这一法律责任的认知还有待提升。”

湖北重友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李牧说,从刑法修正案(九)到网络安全法的实施,可以看到法律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重视。但个人信息保护案件的责任涉及到泄露源头和数据卖方、买方、诈骗方等多个层面。在实践中,相互之间形成证据链还比较困难。如何科学量刑,是今后司法实践和立法中面临的一大难点。

在很多专家看来,个人信息是大数据时代的重要资源。而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鼓励合理利用,合理开发。东湖大数据交易中心负责人杜小军说,我国的数据交易还处于起步发展阶段,未来将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目前,在评定哪些数据为不可交易数据、可模糊交易数据和可交易数据方面,还面临法律法规不健全,数据安全、数据所有权、数据开放等问题,有必要健全数据管理体系,明确法律边界,促进数据合理规范利用,又有效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和隐私。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湖北日报、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