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房子都是学位房!深圳楼市又推出一波强势操作!

核心提示:楼市再爆大新闻!这一次是深圳的宝安区。近日,宝安区宣布,全面推行学位房制度。也就是说,宝安区的所有合法住宅,都是学位房了!

来源:财经观潮(ID:guide0929)

作者:潮哥

楼市再爆大新闻!

这一次是深圳的宝安区。近日,宝安区宣布,全面推行学位房制度。也就是说,宝安区的所有合法住宅,都是学位房了!

所有的房子都是学位房

8月23日,深圳特区报版面上出现了这样一则新闻报道:宝安区全面推行学位房制度。

消息披露:

自2018年秋起,宝安区所有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将全面推行学位房制度。在这之前,宝安区只有29所学校实行了学位房制度。公办新校自招生当年起实施学位房制度。其中,桃源居中澳实验学校学区范围内的房产锁定时间为9年。

所谓“学位房制度”,即学区内一套住房只允许一对夫妇的一个或多个孩子申请学位。

如果使用的是祖辈房,则只能用其名下一个子女的孩子来申请学位。如:张大爷有A、B、C共3个子女,每个子女都有孙辈子女申请入学。张大爷的房子只能用于A、B、C其中一个子女的孙辈子女申请学位。

实行学位房制度的学校使用过的房屋信息被锁定,学生在读期间,小学6年、初中3年,该房屋不能再次用于申请学位。

举个例子,假如你最近购买或者租住了一套房子想给孩子去申请学位,但这套房子在2016年就已经申请过学位并被锁定,那你现在就无法申请学位,必须要等到2022年才能申请小学学位,等到2019年才可以申请初中学位。

除非原先锁定学位的学生自己去申请转出,你才可以去申请学位。

在这之前,没有实行学位房制度的学校所划入的房子并未进行学位锁定。房子一转让,新持有者就能继续申请学位,这种情况是造成了宝安区公办学校学位极度紧张的原因之一。

学位、学位,还是学位

宝安区率先实行全面推进学位房制度,根本原因是学位极度稀缺,太过紧张。

深圳宝安区地处关外,是深圳面积最大的区,在没有拆分出龙华、光明两个新区之前(龙华已经升格为行政区),宝安的面积占深圳总面积超过了1/3。

宝安区由于远离市中心区,生活成本较福田南山低了不少,因此集聚了大量的人口。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宝安区的常住人口为301.7万人,占深圳总人口的1/4。数据不一定准确,但比例应该不假。

常住人口多小学生人口多,学位需求量自然就大。2017年40个小学、13个初中学位紧缺。

潮哥查到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秋天学位申请中,深圳宝安区申请入读公办小一学位的人数超过32000人,远远超过小一计划招生的20350人,公办小一缺口比预期还要严峻,超过此前教育部门预计的7000人缺口,实际公办小一缺口高达1.2万多人,新桥小学甚至出现900人要抢167个公办学位的情况。

900人抢167个学位,也即五六个人抢一个学位,学位的极度紧张导致区内一些公办学校,购买了学区房也未必能够顺利入读。正因如此,学位房才会遭疯抢,房价居高不下。

这并不是宝安区独有的现象,2017年深圳市公办小学小一学位缺口达到了4.63万个,明年公办小学小一学位缺口将达到6.1万个,公办初一学位缺口0.32万个。

深圳8个行政区、2个新区,学位都稀缺,宝安只是尤为突出。按照过去深圳平均每年新增20万婴儿的数量估算,深圳的学位未来只会越来越紧张。

所以,作为学位紧缺最严重的宝安率先全面推进学位房制度。

“租购完全同权”目前只是个梦想

学位房制度,对于解决学位供需严重不平衡的现状有一定的帮助,但个人以为,只是治标不治本。

为何这样说呢?

学位房制度改变了以往一套房子占用多个学位的现象,缩减了申请量,并没有减少需求量。

在为全面实行学位房制度、未锁定学位之前,一套房子6年内可以产生好几个小学学位和初中学位,锁定之后,一套房子在二孩全面放开的情况下6年内只能有1~2个小学学位和初中学位。

这种制度的推行让一部分人无法申请,减少了一批人的申请渠道,而没有从供需根本上解决了问题。

学位房制度事实上是在排挤租房、非深户人群子女的入学需求。

这种制度的全面推行,将让学位房变得更加珍贵,表面租金在政策压制下可能补涨,但暗箱操作的实际租金估计会更高。

另外,即使租到房子,具备了申请资格也不一定会被录取。因为根据深圳的积分入学规则,新生学位类型有8类,按照类别依次录取。

这8类分别是:

第1类:宝安户籍,学区购房(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有学区合法产权房【含政府出售的人才住房、安居房、经济适用房】或祖屋,且产权份额≥51%,下同)。

第2类:深圳其他区户籍,学区购房。

第3类:宝安户籍,学区租房(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在学区租房且经过备案,下同)或有特殊住房(含自建房、军产房、集资房、集体宿舍等,下同),并且父母双方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和子女在深圳无产权房(提交房产信息登记部门在入学当年出具的无房证明)。

第4类:非深户籍,学区购房。

第5类:宝安户籍,学区租房或有特殊住房,不提交无房证明。

第6类:深圳其他区户籍,学区租房或有特殊住房,并且父母双方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和子女在深圳无产权房(提交房产信息登记部门在入学当年出具的无房证明)。

第7类:深圳其他区户籍,学区租房或有特殊住房,不提交无房证明。

第8类:非深户籍,学区租房或有特殊住房。

在学位本就极度稀缺的背景下,按照这个顺序录取能够录取到第5、第6类,被录取者都会觉得像中了500万彩票一样艰难,基本不可能轮到第7、第8类。

第7、第8类不正是一个月前广州出台“租购同权”政策惠及的人群吗?

如此说来,在目前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做到“租购完全同权”基本不太现实。

当然,广州市出台政策的初衷,是为了让非户籍人口也能够享受同样的待遇。但现实告诉我们,在目前中心城市优质教育相比人口极度稀缺的情况下,“租购同权”只不过是一个梦幻泡影。

事实上,在对待非户籍人口义务教育方面,深圳在全国是做得最好的,据不精确的数据显示,深圳义务教育阶段70%的教育资源给了非户籍人口。

如今,以深圳为代表的中心城市,推进学位房制度确实是无奈之举。

过去几年中心城市人口猛增,以深圳为例,2010~2016年小学生增幅高达47%。需求量猛增,资源稀缺,这这样的情况下,有限照顾当地居民,纳税多的居民,是国际惯例。

市政府当然知道解决学位紧张的办法是增建学校,但这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事情,且人口还在不断增加。

我们冷静下来,换位思考会觉得,在彻底解决学位供需矛盾之前,学位房制度不失为一种相对公平的制度。

【21俱乐部微信号综合自财经观潮、博闻财经】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