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不可遗忘的慰安妇:她们在等待道歉,日本在等待她们死去

核心提示:今天,是值得亿万中国人民铭记万世的日子。72年前的今天,1945年8月15日,日本电台播出了裕仁宣读的《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首发于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

今天,是值得亿万中国人民铭记万世的日子。

72年前的今天,1945年8月15日,日本电台播出了裕仁宣读的《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

《日本投降书》,也许就是日本史上最好的书法作品。70多年前,日寇侵华,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祖国山河破碎,满目疮痍。但我们的同胞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抗争!14载艰苦抗战,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终于迎来了伟大的胜利!

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警醒国人、世人,是为了不让悲剧再度重演,捍卫胜利,守护和平,吾辈自强!

而今天,小编想谈谈一个可能早被淡忘了的群体。她们的伤痛,她们曾经遭受的不堪,出身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永远无法体会;哪怕在抗战时期,未经历者可能也无法感同身受。

她们的名字叫,慰安妇。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昨天(8月14日),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而就在前两天,8月12日,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慰安妇”幸存者黄有良,在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英州镇乙堆村的家中离世,终年90岁。

自1995年起,中国大陆24位日军“慰安妇”幸存者、4个起诉案控告日本政府,原告方全部败诉。随着黄有良老人的离世,中国“慰安妇”幸存者原告均已辞世。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

也是在昨天,有一部国产电影悄悄登上了院线,没有声势浩大的宣发,没有蜂拥而至的观众,只有微不足道的排片,似乎也会很快悄无声息地下线。

这是国内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电影,名字叫——

《二十二》

这部电影,不仅真实地记录了中国幸存“慰安妇”的生活现状,更揭露了那段不容被忘却的屈辱历史,从预告片中,已能感受到那种痛楚。

当被人锲而不舍地勾问“过去”时,慰安妇老人们或掩面哭泣,或摆摆手,“我不说了,不说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二十二”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但这部电影的片名《二十二》,却是一个极为残酷的数字。因为它代表了,参与拍摄影片的“慰安妇”受害者人数。

2012年6月,80后导演郭柯,偶然看到了一篇“中国慰安妇生下一个日本孩子”的报道。他决定拍摄一部讲述中国幸存“慰安妇”生存现状的纪录片。由于缺乏投资,这部片子长度仅有45分钟,名为:《三十二》。

1937年至1945年,日军在中国至少强征了20万中国女性作为日军“慰安妇”。到了2013年,在中国存活的仅剩下32位老人,这就是片名《三十二》的来源。

而两年之后,当郭柯导演准备把这部短片拍成纪录长片时,只剩下了二十二人了。

到了2017年,在电影《二十二》上映的今天,中国在世的“慰安妇”老人,仅剩下了九人。

加上影片上映前两日去世的黄有良老人,片中22位女主角已经有14位离世了。

导演郭柯:片中二十二位老人,如今只剩九位。每当一位老人离世,他会在片尾处给老人的名字加个框。可最近这些日子,老人走得太快,他甚至都来不及加框。

不幸的是,老人们走得越多越快,这段历史也被人们遗忘得越快。因此,用纪录片的形式记录下这段历史,就成了本片导演郭柯的初衷。

在豆瓣电影的简介中,这样写道:“慰安妇”这三个字,曾在多少中国人心里被披上“中国耻辱”的外衣。多少人想揭,却不敢活生生揭开;多少人想拍,又怕打扰到她们的生活。这是一段疼痛的历史,每个中国人都心知肚明。

或许正是因为主题过于沉重,这部电影在中国院线的排片只有1%,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数字。

而现实,远比影片还要残酷。二战时期,在日本慰安妇制度的奴役下,中国、朝鲜、东南亚、欧美等各国的女性惨遭日军蹂躏。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目前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较为困难,但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仍依据现有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其中包括逾20万中国妇女,中国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据日军“慰安妇”问题学术研讨会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

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而这14个人,她们过得还好吗?

90岁“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

2017年5月11日,海南"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离世,享年90岁。1942年,未满15岁的她被日军抓去充当性奴隶,遭受折磨近4年之久。2001年,她与另7名受害幸存者赴日诉讼,“官司输了,我不甘心。只要我没死,我就要继续讨回公道!”

93岁“慰安妇”受害者——刘风孩

2017年1月20日,山西“慰安妇”受害幸存者刘风孩老人去世,享年93岁。1943年,19岁的刘风孩被日本兵抓走,被迫成为日军性奴隶。

104岁“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

2016年除夕,海南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在家中逝世,享年104岁。1940年,28岁的黄珍妹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慰安妇”,遭受折磨近一年后逃离魔窟……

89岁“慰安妇”受害者——张先兔

2016年11月12日,最后一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受害者张先兔老人去世,享年89岁。多年来,老人和志愿者一直在坚持向日本政府讨回公道,然而直到老人临终也没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

90岁“慰安妇”受害者——尹玉林

2012年10月6日,山西太原“慰安妇”受害者尹玉林去世,享年90岁。从未停止对日本政府诉讼的她,未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就含恨离世。

虽然世界“慰安妇”纪念日已经过去,但小编还是希望在一年365天里,我们能留出一天来关注这些老人,尊重她们经受的疼痛,尊重她们遭受的苦难。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