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省产假延长,一年产假横空出世!但你以为这真是大福利?

核心提示:单方面延长女性产假的政策,表面看来是对女性的体贴,实际上就是切切实实的女性职场歧视。而婚育女性享受到的产假福利,将会以牺牲女性群体的事业为代价,并最终转嫁到男性的经济压力上。

近期,西藏调整现行干部职工生育待遇,女方每胎享受1年产假(含法定产假)。记者梳理发现,自“全面两孩”政策施行以来,西藏的产假是我国各省(区、市)中最长的。

2016年1月1日,“全面两孩”政策正式落地。目前,全国30个省(区、市)已经延长了产假。新疆也明确,正在修订的计生条例中将增加产假天数。

各地产假普遍达到138天至158天

地方条例修改后,各地生育二孩产假普遍跟生一孩一样,能达到4个月以上,即在《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的98天产假基础上,各地修订后的条例均增加了生育奖励假或延长产假,普遍达到138天至158天,并有男方陪护假或叫护理假,一般为15天至30天。

有些地方产假更长,比如广东有80天的奖励假,产假长达178天,在规定假期内照发工资,不影响福利待遇和全勤评奖。有些地方比较有弹性,比如北京规定,女职工经所在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同意,可再增加假期1至3个月。吉林规定,除158天假期外,女职工经本人申请,单位同意,可延长产假至1年。重庆则规定,除128天假期外,女职工经本人申请、单位批准,产假期满后可以连续休假至子女1周岁为止。

根据《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如果该规定中的产假没有落实,女职工可以依法投诉、举报、申诉,依法向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机构申请调解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专家认为,在我国,符合全面两孩政策的人群中2/3在35岁以上,大龄孕产妇怀孕和生产期间自身的健康风险增大,同时产后自我身体恢复的功能也在弱化。产假延长,有利于保护妇女生育权益,保持女职工的劳动生产力,同时保证母乳喂养及照护婴幼儿的时间,有利于母婴健康。

生育保险待遇人均增加4000多元

女职工休产假,有产假工资可领,这是一大生育福利,有利于维护妇女平等就业的权利、保障妇女健康。这份福利,由生育保险派发。

按照《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女职工产假期间的生育津贴,对已经参加生育保险的,按照用人单位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标准由生育保险基金支付;对未参加生育保险的,按照女职工产假前工资的标准由用人单位支付。”这个生育津贴,其实就是产假工资,是除了生育费用之外由生育保险支付的大头。按规定,生育保险制度覆盖范围,包括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各类企业等单位。用人单位按照职工工资总额不超过0.7%的比例缴纳生育保险费,个人不缴费。

人社部信息显示,十八大以来,我国生育保险覆盖面越来越大,享受待遇人员增加,费率降低,待遇提高。

全国大部分省(区、市),已将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有雇工的个体经济组织以及其他社会组织及其职工纳入生育保险覆盖范围。部分地区,还将灵活就业人员纳入保险范围。职工未就业配偶,可按照国家规定享受生育医疗费用待遇,所需资金从生育保险基金中支付。

今年,国办发布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的试点方案,选择在12个城市开展为期1年的试点。两险合并实施,将提高基金共济能力,有利于更好地保障育龄妇女的权益。

一年产假,你真的敢休吗?

产假延长,在一片叫好声中,也出现了不少疑虑的声音,不少人表示自己单位并不能落实如此之长的产假,有未婚未育女性表示更难找工作了,也有准妈妈表示“不敢想、不用想,休一年还不跟失业一样。”

事实上,在单方面延长产假、相对应的企业补贴却没有跟上的情况下,不少企业都没法给单位产妇安排如此之长的产假,甚至有不少单位拒绝任用女性:“请进来几个月就休一年产假,休完产假立马辞职,谁吃得消。”

而小编更疑惑的是,为什么女性产假可以长达一年,男性陪护假却只有短短十几年甚至根本没有,对比如此悬殊,真的可以说是女性福利吗?

先不说男女假期如此悬殊、又没有企业补贴的情况下,一般企业在任用人才、在条件相当的情况下,肯定优先录用男性,某种程度上就造成了女性的就业歧视。而另一方面,单方面延长女性产假,潜台词不也是说育儿等家庭事务就是女性义务,男性除了提供经济支持外,没有育儿责任?

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轻视女性事业的思想作祟,变相把女性捆绑在家庭里,男性更可以理直气壮地当撒手掌柜。

而这种产假政策,自然会造成部分重视事业的职场女性拒绝婚育,从而让人口结构失衡进一步加剧,少子化、老龄化更加严重;而也有另一部分女性对工作消极,无疑发展事业——反正以后都要结婚生子照顾家庭,我工作上那么拼干嘛。

而这部分女性在事业上的消极,自然在车房等经济层面上更依赖男性,特别是部分重男轻女家庭出身的女性,并不会依靠读书工作等个人努力去改变命运,只会寄望于结婚。从近几年来的调查数据和社会风气都能看出这点:越是接受过高等教育、原生家庭条件优越的女性,就越重视个人事业发展、结婚欲望较低;而越是重男轻女家庭出身、教育程度不高的女性,就越寄托于婚姻改变命运,对男方家庭的车房、彩礼等要求也越高。

换言之,女性在教育、职场上所受的歧视每加一分,男性的经济压力也重一分。也就是说,男性也是性别歧视的受害者。

单方面延长女性产假的政策,表面看来是对女性的体贴,实际上就是切切实实的女性职场歧视。而婚育女性享受到的产假福利,将会以牺牲女性群体的事业为代价,并最终转嫁到男性的经济压力上。

分摊负担是落地前提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沈建峰表示,“延长产假对于保护女职工权益,促进家庭和谐和下一代健康成长,都具有重要意义,但如何保证这项福利不落空、不打折扣,仍需更多努力。”

他认为,首先应在国家、企业和个体之间均衡分配负担。对三期女性进行特殊保护,不仅涉及对女性自身利益的维护,还涉及种族延续和劳动力供给问题,事关社会和国家利益,因此,在企业需要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国家也应负担相应责任。

国家层面可以通过加大生育基金补贴和调整税收手段,将女职工生育负担分摊给全社会,使企业、国家和劳动者之间的负担份额趋于平衡合理,以减少女性就业歧视。

同时,还要完善生育保险制度,将奖励假等纳入生育津贴发放范围,以此避免“国家放假、企业买单”问题的出现。

“产假绝不是越长越好,各地在制定政策时也不应盲目互相攀比。”沈建峰表示,相关部门应结合女性保护需要、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企业承受力等方面,理性评估产假的适合时长,并辅以完善的防止就业歧视制度,解决女性就业歧视举证难、赔偿少、责任轻等问题。

“希望政府能通过为企业减轻税负或给予财政补贴的方式,帮助减轻女职工延长产假的成本负担。”一位企业家建议。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