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火起来!史上最大尺度反腐剧,背后竟也是一场大戏

核心提示:自3月28日在《湖南卫视》开播已来,《人民的名义》这部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的当代检察题材反腐电视剧,竟然成为今年第一部被全民讨论的电视剧。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界面、每经影视、三声、野外网】

清明小长假里,刷屏的除了雄县房价暴涨,还有一部神奇的国产剧。

自3月28日在《湖南卫视》开播已来,《人民的名义》这部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的当代检察题材反腐电视剧,竟然成为今年第一部被全民讨论的电视剧。

首播当晚,欢网数据和酷云数据就创下了湖南卫视开播剧最高纪录,CSM-huan全国网3.9116%,收视高居第一;酷云EYE关注度高达1.0447%,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12.6%,排名同时段省级卫视第一。

不是知名IP,没有盛世美颜,没有流量小生小花加持,甚至连题材都是走沉重严肃向的反腐剧,却获得了老中青三代观众的普遍认可,在豆瓣刷下8.8分的高评价,到底为什么?

40多名老戏骨齐飙戏,实力圈粉

在《人民的名义》主宣传海报上的主演有17位,算上配角,重要演员有40多位。没有一线电影明星,没有小鲜肉,甚至很少有30岁以下的“年轻演员”。取而代之的是陆毅、柯蓝、张丰毅、张凯丽这样的“老干部”、“老戏骨”。

导演李路承认,这些演员几乎都给了远低于行情的“友情价”,但并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是由于出品方的特殊身份。为了请来这些演员,导演李路把自己在电视剧行业十几年的“脸”都刷了进去。不过他对这个主演阵容颇为得意,“既上档次,又与角色合适”。

除了花式点钞等精彩片段,《人民的名义》里最值得称道的就是一众老戏骨集体飙戏。第一集演技派侯勇上线,只出现了两集,就把一个穷人出身的小官巨贪角色演活了。

剧中,侯勇扮演的赵德汉,是国家某部委某项目处处长。侯亮平接到查赵德汉的消息后,走访赵德汉,见到的却是一个朴实的人。赵德汉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在简陋的家中吃炸酱面,每月给乡下母亲寄300元生活费……然而他在隐秘的豪宅里却藏下了2.3亿元巨款。网友们评价侯勇演得很生动,甚至很同情赵德汉这个人物。

《人民的名义》是同期收音,老戏骨们飙台词、飙演技的场面并不多见。因为是围绕检察院反贪的电视剧,剧中出现很多专业术语,常常也会出现大段台词,对演员的台词功力要求高。剧中吴刚饰演的李达康有一场18分钟的独白戏,一次性通过,受到导演李路的称赞。同比,也显现年轻演员陆毅的不足。

投资1.2亿,开播前50家投资方“逃跑”

《人民的名义》投资1.2亿,在制作规模、水平上保证了剧作的质量。《人民的名义》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发起,周梅森担任编剧,李路担任导演,是继《国家公诉》之后又一部塑造检察官形象的电视剧。从一开始,这部电视剧的制作规模就定位在1亿以上。

这样高成本、敏感题材、审查制度严格等因素,让不少影视公司望而却步。李路认为,外界妖魔化了“政治”和“政府机关”在《人民的名义》这个项目中的作用。实际上,尽管最高检影视中心是项目发起方之一,但在具体项目推进过程中,无论是剧本创作、演员寻找还是资金筹借,都与其它商业项目无异。

反而涉及“高层反腐”这样一个特殊性题材,让整个项目推进过程中多了许多不确定性。

李路透露,有超过50家投资方因为担心尺度和风险,最终没有参与投资。其中有一些投资方甚至已经签约,最后选择毁约退出。而项目进行过程中的2000万资金缺口,最终还是靠李路跟几个老熟人以拆借形式“要”来的。“最后一笔资金,在拍摄十几天后才到位”。

“现在这部剧火了,很多人看到报道说早知道你当时缺2000万你找我呀。我说你打住吧,当时你要是知道这个事儿,说不定把之前投进来的都要回去呢。”李路表示。

制作这部电视剧的商业风险,因为他特殊的政治背景、项目参与者而被有意无意地淡化了。《人民的名义》是一部反腐力作,但它也是一个官方参与、民间投资、新玩家与市场博弈的故事。

作为项目的导演和总制片人,李路手里所谓的“政治资本”不过是最高检影视中心给他的一份授权文件。这份文件授权李路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的剧本开发、演员挑选、资金筹措和宣传发行。比起“尚方宝剑”,它更像是一封“投名状”。

吸引新玩家的冒险

即使有来自官方的牵头和把关,但在具体细节和尺度的把握上仍旧是这部剧最大的不定数。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拍完送审时,编剧周梅森曾跟导演李路打了招呼:“要做好删掉5集、改1000次的准备。”多家媒体报道的“十天光速过审”,也被李路否认。

反腐剧在中国一直都有尺度问题。以往大部分反腐剧是隔靴挠痒,角色脸谱化,加之部分剧作粗制滥造,不能让观众满意,有着长达十多年的冷淡期。好比小米的饥饿营销,越难以得到的,观众越感兴趣。官场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话题一直吸引着大众。

对于总制片人李路来说,审查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最大挑战在于找投资。

从立项开始,李路就将《人民的名义》定位成“投资不低于1亿”的制作规模。通常情况下,反腐、涉案等特殊题材的影视作品,一般都由最高检、或公安部直属的金盾文化中心等机构和部门(俗称“公检法司安”)牵头,联合社会化的民营影视公司一起打造。但出于对严格的审查制度、高昂的制作成本和日益年轻化的观众群体的担忧,很多老牌、大型的影视公司对这类剧集宁愿敬而远之。

李路称自己制作过3000多集电视剧,从来没有亏过钱。

但在《人民的名义》筹备之初,没有投资方敢碰这个敏感题材。李路在为《人民的名义》码局的过程中,接触过的数十家大公司,包括了国企、民企、上市公司、影视界领军公司,都在不同阶段“逃跑”,“我最后要写一个报告文学,讲讲其中五十家兄弟姐妹没敢投的故事。几月几日,因何而逃,合同都签了,逃跑了。一堆,不是一个两个,几十个”。

最后,决定投资这部电视剧的毫无例外都是电视剧行业的新手,除了最高检、江苏省委宣传部和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金盾影视中心之外,演员高亚麟的天津嘉会文化、北京正和顺、上海利达影业、安晓芬的大盛国际、弘道影业等五家民营公司共出资一亿,顺利组局《人民的名义》。

“都是第一次做电视剧,基本上全是我的朋友或者是被劝说来的其他人”, 李路坦言自己是个胆子大的人,直到开拍前,资金缺口还差两千万,李路做好了抵押房子的准备后,按原计划开机了,“谁都不告诉,谁都不讲,所有压力我一个人消化,一个人消化。”

对于这些参与投资的新玩家而言,它们明白投资这样一部主旋律剧所背负的市场风险。但高风险对应的是高收益,它们比那些老家玩家们更迫切地需要切入电视剧市场,用这样一个成功案例去获取行业里更多的资源和人脉。更何况,这个组局人之前还没有输过。

目前来看,《人民的名义》正在享受高风险带来的高回报率。自播出以来,《人民的名义》前五集全网播放量累计超过5亿,双网收视率第一。

更大的收益在于,《人民的名义》得到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上百家党媒和主流媒体的评论认可,“很多国字头的会议变成了《人民的名义》研讨会”。来自剧组成员的社交媒体信息显示,北京银行纪律检查委员会下发了《关于组织观看反腐力作<人民的名义>的通知》,这部剧在政府机关中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

湖南卫视播出,吸引年轻观众

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组织创作的主旋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出平台不是央视,而是雷剧频出的湖南卫视,也让观众十分惊奇。

如今观众群体年轻化,只有吸引了年轻观众,电视剧在收视率上才能大获全胜。不管是仙侠剧,还是宫斗剧,都是以年轻观众的口味为准。不少正剧虽然品质上乘,口碑很高,但抓不到年轻人的兴趣点,最后反响很小。《人民的名义》为了吸引年轻观众,不仅让主旋律剧情摆脱说教、刻板、口号,也选择年轻观众多的播出平台——湖南卫视。

据报道,湖南台亿2.2亿元买断了《人民的名义》的一、二、三轮播放权。提到湖南卫视,很多人都会想到雷剧、综艺、韩流。一般湖南卫视的黄金档也是大IP剧,收视有保证,也积累了大量的年轻观众。不过,因剧集质量问题常常遭至差评。这次湖南卫视高价买下《人民的名义》,也算是一个两全其美的事情。电视台既获得了收视第一的好名声,也收获了观众的好评,同时也帮助电视剧在年轻观众中打开了市场。

《人民的名义》走红,让国产反腐剧有了新的标杆。2004年之后,受到政策影响,反腐剧逐渐淡出荧屏,此后将近10年没有再看到反腐剧的身影。与此同时反腐剧的创作者也陷入了困境,曾经写出了《人间正道》、《绝对权力》、《国家公诉》的小说家周梅森也几度搁笔。伴随着国家反腐工作的推进,2015年反腐剧拍摄出现了转机,出现了一些以反腐为主线的影视作品。《人民的名义》的走红,也让大家见识到反腐剧的艺术魅力。据报道,《人民的名义》在微博话题、收视率、评分以及中外媒体评价中都是一致好评。

反腐剧这类现实主义严肃题材电视剧,其受众、收视率一直都是问题,加之容易受到政策、审查制度的影响,更是容易失败。《人民的名义》的成功,可以说开了个好头。未来,反腐剧结束十年冬眠,迎来春天。

【21俱乐部微信号(club21cbh)综合自界面、每经影视、三声、野外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