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普京?刚刚,俄罗斯现惊天大爆炸!

核心提示:北京时间4月3日晚八点左右,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车厢突然发生爆炸,目前造成至少10人死亡,50人受伤。

北京时间4月3日晚八点左右,俄罗斯圣彼得堡地铁车厢突然发生爆炸,目前造成至少10人死亡,50人受伤。

事发之后不久,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总检察院已将3日发生在圣彼得堡地铁的爆炸案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

不过仅仅过了不到一小时,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4月3日援引BBC报道称,此前将圣彼得堡爆炸案列为“恐袭事件”的俄罗斯总检察院发言人库雷诺收回声明,称现在还不是谈论爆炸原因的时候。

也就说截止到暴哥撰写文章时,圣彼得堡地铁爆炸案并没有定性!

针对普京?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本次爆炸案的事发地——圣彼得堡,恰逢俄罗斯总统普京莅临。

据英国独立报消息,圣彼得堡地铁爆炸案发生时,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正视察该市。爆炸事件发生时普京正打算与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会面。

更为巧合的是,有媒体报道,普京当天原本正是要经过圣彼得堡爆炸地铁站。

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媒体称“普京座驾原本要经过圣彼得堡爆炸地铁站”,但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予以否认。

尽管俄罗斯官方对普京行程中有路经圣彼得堡爆炸地铁站这一安排予以否认,但是从后续的进展来看,可能并不能排除普京当天确有经过圣彼得堡地铁附近的可能。

首先,根据美联社最新消息称,俄罗斯反恐委员会称在圣彼得堡另外一座地铁站发现一枚炸弹,已经使其失效。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恐怖主义分子是摸准了地铁为袭击对象,而且部署十分完备。如果袭击并不是针对普京的,而仅仅是一起为了伤及更多无辜平民的报复性袭击事件,那么袭击者是完全有时间和空间达成更多更大伤害目的的。

再次,据俄新社消息称,俄罗斯地铁事故发生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在圣彼得堡出席活动。报道称,普京欲第一时间前往事故现场,但俄罗斯联邦警卫局以爆炸区域未排除危险为由拒绝了俄罗斯总统的要求。

以普京的硬汉性格,如果不是针对自己的攻击,在爆炸袭击之后,定然会出现在事发现场;另外从俄罗斯安保方面的态度来看,尽管有强大的警备力量做支撑,却仍然执意要阻拦总统去到事发地也说明其可能担忧或者已经截获了信息,这也说明攻击很可能针对普京本人的。

解密真凶

究竟真凶是何人呢?

可能性一:极端伊斯兰(车臣分裂势力)?

loading...

疑似真凶

目前根据俄罗斯媒体的透露,疑似图片中的男子。暴哥根据相貌和衣着推断,很可能是车臣籍逊尼派穆斯林(或许是IS成员)

车臣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长期以来是比较复杂的,历史上发生过多起十分惨烈的武装冲突和恐怖袭击事件。比如,2004年车臣分离主义武装分子在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造成的的恶性恐怖主义事件——别斯兰人质惨;

而2013年12月29日,在俄罗斯南部伏尔加格勒火车站正门一层入口处发生自杀性爆炸,和本次圣彼得堡案件十分相似。此案后根据调查凶手为车臣黑寡妇。

尽管俄罗斯在消灭了车臣非法武装之后,车臣分裂主义的势力已经大大衰减了,但IS的崛起又给了车臣分裂分子死灰复燃的希望。

这里又不得不提及IS和车臣分裂主义之间的关系。

首先两者的宗教信仰一样,车臣人绝大多数是逊尼派穆斯林,而IS则是逊尼派所谓极端原教义,所以在信仰层面是有共同基础的;

其次,IS武装力量中原本就有不少车臣人参与,尤其是此前的分裂主义,且有不少人位居高位,这就给恐怖袭击俄罗斯以充足的理由。

再次,俄罗斯介入中东局势,尤其是叙利亚争端,对于IS进行过多次猛烈的打击,这让IS和车臣分裂主义之间有共同的反对目标,能够勾结在一起。

另外,就在前不久,车臣刚刚发生了一起,IS主导,车臣分裂主义参与的恐怖袭击。

新华社莫斯科3月24日报道,俄罗斯国民近卫军驻车臣部队24日遭遇恐怖袭击,总统普京要求团结各方力量,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俄军部队和车臣地方当局正对此事展开调查并采取防范措施。在交火中,6名叛乱分子被全部击毙,俄军有6名士兵牺牲,另有三名士兵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宣称对此次袭击负责。

综上,从已有的证据和渊源来看,凶手是IS或者车臣分裂主义反叛分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可能性二:总统竞选对手?就在近期,俄罗斯国内发生了近年来少见的大规模游行。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从3月26日起, 俄罗斯几乎全境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此次游行由“与腐败斗争”基金会组织,不过,恐怕连组织者都没想到,民众如此踊跃,以至于发展成近5年来俄最大规模的示威。

而游行的幕后推手就是想要在2018年和普京争夺俄罗斯总统大位的俄罗斯反对党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利内。

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从其大学开始就一直积极参与俄罗斯的反腐行动,反腐的对象从叶利钦私有化的寡头们到普京国有化进程的政客商贾等等。可以说阿列克谢·纳瓦利是权贵斗士,因此他的支持者主要是底层年轻人,以及想要俄罗斯有重大变化的人们。

不过就阿列克谢·纳瓦利内本身而言,其实如果不是俄罗斯经济在被制裁之后比较困难,考虑到普京的声誉以及2016年统一俄罗斯党在杜马选举中压倒性的优势,基本上是很难有市场的。阿列克谢·纳瓦利自己也曾经因为民族主义被指责为纳粹,后又因为贪污而获刑(十分具有讽刺意味),麻烦不断。

所以,不出奇招,阿列克谢·纳瓦利基本不可能赢得选举,这也使得其有理由操纵袭击。

然而,阿列克谢·纳瓦利要真这么做了似乎也有点太过于孤注一掷了,也太笨了。因为如果袭击没成功,普京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他解决掉;再者,普京已经在布局接班人了,包括解聘长期盟友伊万诺夫,擢升安东·瓦伊诺等等,那么即使普京不在了,也轮不到阿列克谢 纳瓦利获得总统之位;当然,不能忘记统一俄罗斯党在俄罗斯政治权力中目前的绝对领先地位。

综上来说,阿列克谢·纳瓦利应该不会笨到这个地步,企图贸然用袭击的方式赢得2018大选!

认清现实

坦率地讲,恐怖主义来源早已不仅仅是IS,而是在无政府主义、分离主义,甚至民粹主义为了泄愤或者满足一直无法满足的诉求时均有可能产生的,且多方具备恐怖主义潜质的力量也很可能纠缠在一起,共同满足不同势力的企图心。

对于俄罗斯而言,为了保全联邦完整,打击车臣分裂主义是必然之举;为了摆脱欧美制裁,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和牵制欧美势力的抓手,以及以军事力量为突破口重新进入中东,捍卫自己的大国尊严和全球影响力,打击IS也是必然!

那么既然选择国内完整和国际影响力兼而有之,就不得不面对IS和车臣分裂主义狼狈为奸的共同挑战!

未来迷影

前不久,英国刚刚发生恐怖袭击,凶手可能是IS;法国也才发生恐怖袭击,凶手是希腊无政府主义者,如果再结合俄罗斯的案例,那么不难发现恐怖主义早已超出原有的中东或者IS的狭窄范畴,而是更多的结合每一个国家或地区自身的问题产生畸变和协作。

这种新形势下的恐怖主义其实是十分难以化解的,因为IS等恐怖主义源头只需要输出思想,而不需要配备人员,就可以在欧洲、美国或者其他地区(用当地国民)实施恐怖袭击。

而且就本质来说,即使最终欧洲、美国和俄罗斯携手消灭掉IS这个所谓源头,但只要中东国家一日不得安宁,一日不能够走上经济发展的正轨上来;只要欧美国家内部存在经济不景气,就业不稳定,社会矛盾激化的现象,那么极端思想和极端行为可能就会一直存在下去,长期成为欧美国家的梦魇!

所以,想终极解决由极端宗教、民粹主义、分裂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思想或情绪共同主导的恐怖主义,除了要缓和基督教世界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彼此的不信任和仇恨,可能还要改变资本主义社会内部分配不均,层级分化,发展滞后等更深层次的制度性问题。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