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又双叒叕出事了!这次被追讨四千万欠款,还是在印度……

核心提示:11月27日,据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times)》报道,印度传媒公司Madison Media Group(麦迪逊传媒)和国际广告公司Leo Burnett(李奥贝纳)近期将乐视诉至法庭,原因是乐视未能在期限内付清费用。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澎湃新闻、央视财经、CNBC网站、凤凰国际、21世纪经济报道】

乐视再因欠款而遭到起诉,这一次是在印度。

11月27日,据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times)》报道,印度传媒公司Madison Media Group(麦迪逊传媒)和国际广告公司Leo Burnett(李奥贝纳)近期将乐视诉至法庭,原因是乐视未能在期限内付清费用。

其中,麦迪逊传媒公司在中国香港法庭起诉乐视拖欠3.9亿卢比(约合3987万元人民币)费用和利息,而李奥贝纳则是在印度孟买高等法院向乐视提起诉讼,并表示乐视拖欠其2650万卢比(约合270.9万元人民币)。

“我们是在香港的法庭提交诉讼文件,因为乐视香港和乐视印度向我们提供了银行担保。”麦迪逊公司的董事长Sam Balsara说,“我们已经跨越了第一道障碍,(希望)司法公正判决,我们希望在明年中旬(法庭)最终做出符合我们诉求的判决。”

Balsara还称,乐视的例子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教训,“这为我们上了一堂课:从财务状况模糊的客户取得银行担保。”

麦迪逊传媒旗下有三家公司为乐视提供服务。

“我们不仅购买传统媒介,同时为其购买数字和户外(的媒体渠道)。”Balsara称,“在乐视开始拖欠费用后,我们在去年8月开始停止了所有的广告服务。”

一位李奥贝纳的员工确认了公司起诉乐视的消息。

“在烧完现金、母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后,乐视从印度‘消失’了,留下了没有支付的账单。”一家遭遇乐视拖欠费用的数字媒介厂商公司称,“一些厂商已经准备起诉,还有一些则还在尝试联系乐视。”

一位乐视的法务部发言人拒绝评论,但她表示:“我们没有裁撤在印度的部门。”

乐视在印度拖欠广告公司费用,可能会影响到其他打入印度市场的中国手机公司。

一位选择匿名的印度家电视广播公司广告销售说:“中国的智能手机公司,比如Vivo、OPPO和小米,在广告和市场营销上花费巨大,但他们的信誉在哪里?他们怀揣着巨大的预算而来,什么会让他们最终停止扩张并离开?在未来两年有更多类似(乐视)的公司离开,我丝毫不感到奇怪。”

乐视在2016年1月宣布落地印度,并举行了一场号称是印度有史以来最大规模之一的发布会,开始在印度售卖乐视手机、乐视电视。

不过,随着乐视出现资金问题,其全球扩张计划也被打乱步伐,据印度媒体《经济时报》今年3月3日报道,乐视印度公司将裁员85%。随后乐视在声明中确认,公司在包括印度在内的市场中将采取相应规模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发现,乐视印度的官方主页目前处于无法访问的状态。

相关阅读:

乐视的陨落:中国市场因贾跃亭失败而改变

中国科技公司乐视44岁的创始人——贾跃亭曾经一度计划建立一个可以匹敌奈飞+特斯拉+苹果的商业帝国。

在这一野心的驱使下,贾跃亭很快将自己的公司从一个视频网站扩展至一个跨国企业,或是其自称的“共享生态体系”。乐视的业务范围包括了从电视到云计算,从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2016年1月,乐视公司将名称从乐视TV改成乐视生态,即乐视生态体系的缩写,以彰显贾跃亭的国际野心。

但是贾跃亭的野心并没有成功,取而代之的是乐视陷入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泥潭之中,最终造成了乐视的衰落。

从高处坠落

乐视公司的前雇员以及外部专家表示:事实上这只是贾跃亭自己个人的野心。贾跃亭所谓的乐视共享生态体系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并最终引发了曾经万众瞩目的科技明星的陨落。

这家在中国国内和全球市场都快速发展的公司最终跌落凡间,主要是因为其严重依靠债务融资来支持旗下的项目,而很多债务乐视最终都没能偿还。

一名要求匿名的乐视前员工指出,贾跃亭这样的赌博显示了公司当时挣扎的状态。

该名员工之前任职于乐视生态的美国办公室。她表示,“贾跃亭的战略永远都是极度领先的,但是极度领先的战略需要极度的执行能力。对于一般公司或是雇员来说,能够完美地执行公司战略是很罕见的,更不要说是在当时那样极速扩张的背景下。”

到了2016年底,乐视极速的扩张使得公司的架构极度复杂。贾跃亭希望搭建一个搭载于乐视硬件(电动汽车到智能手机)上的拥有乐视专属内容的平台。未来致力于建立这样一个全面整合的生态体系,乐视很快的衍生出15个子公司和68个附属公司。

此外,尽管当时的乐视对于大部分的美国消费者来说是陌生的,且大部分的乐视服务直到2016年12月前都没法使用,但是乐视没有停止其在美国的极速扩张。

2016年6月,乐视宣布从雅虎手中买下了其位于加州圣克拉拉49英亩的办公场地,并计划招聘12000名当地员工,旨在在硅谷打造乐视全球总部。相比之下,根据今年年初的报道,Facebook在加州门罗帕克的总部员工刚刚超过9000人,而谷歌在湾区的员工总数也仅约为20000人。

一名任职于乐视香港办公室的前员工表示,“保持乐观是没问题的,但是不能太过于激进。”

一名要求匿名的乐视前员工表示,“别的公司都在嘲笑我们。怎么可能在2018年前从200人增加超过10000人。那可比Facebook的员工总数还要多。”

该名员工表示在对公司感到失望以及不看好乐视生态未来的情况下,自己于去年离开了公司。

一名香港公司的前雇员表示,“乐视生态是一个非常等级化的公司,而高层中没有人了解中国大陆以外的市场。贾跃亭做的很多,但是他的能力不足以让他做这么多。此外,乐视的员工招聘上存在问题,并没有找到能力很强或者说合格的员工。融资带来了什么?融资没有解决乐视的战略问题,也没有解决人才问题。”

但是慢慢的,连资金也开始成为问题。

正当美国硅谷的媒体争相报道乐视在硅谷开疆拓土一事时,中国内地的投资者开始担心其乐视生态的财政状况。

红色警报

2016年开始,中国媒体,以及微博和微信上的社交公众号开始就乐视生态下于深圳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发布的财报发出警告。

乐视生态旗下的乐视网在其2016年年报中表示,公司当年的应收款项(即公司已经提供的服务和商品应收的金额)为86.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加53.2亿元人民币。

2016年,乐视网的营收增长89.3亿元人民币。因此,乐视网的应收款项增长就占到了整个公司营收的近60%。

与此同时,乐视网当年的营运现金流竟然为负10.7亿元,将去年同期下降221.97%。

因此,伴随着应收款项的大涨以及现金流的大幅萎缩,乐视生态的现金流正在枯竭。

除此之外,乐视网与乐视生态关联方交易价格的飞涨也让外界开始怀疑,乐视网正在利用财务技巧夸大自己实际的销售数据。

乐视网的财报显示,2016年乐视网与关联方的销售额达到117.8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大涨655%,占到乐视网总营收的一半还多。

因为担心乐视生态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投资者开始抛售乐视网的股票。到2016年年底,乐视网的股价较2015年的记录最高位下跌了55%。在2017年公司申请暂停交易前,再度下跌14.3%。

乐视生态香港办公室的前雇员表示,“我知道公司可能在2016年7月时面临着现金流上的困难。我听到乐视生态印度办公室的同事向总部表示当地广告商要求它们支付相关费用,但是印度分公司当时没有钱支付相关费用。”

当时,乐视生态的发言人拒绝就市场中有关乐视生态管理不善,财务可能存在问题以及现金流紧张的问题做出评论。

多米诺效应

2016年年末,公司创始人贾跃亭承认乐视生态正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不久之后,情况进一步恶化,直到引发了乐视生态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公司停止在内华达的电动汽车制造工厂计划;乐视生态计划出售硅谷总部并裁员数百人的消息被爆出;取消收购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计划,并遭对方追讨1亿美元的终止交易费用。

中国国内一大波供应商纷纷起诉乐视生态不履行合约偿还债务。2017年7月3日,因为乐视生态的一笔招商银行贷款违约,上海一家法院冻结了乐视生态和贾跃亭持有的12.4亿元人民币资产。

几天之后,贾跃亭宣布辞去了公司一切的职务,包括乐视董事长的职务。贾跃亭表示自己将会专注于乐视生态旗下汽车部门——法拉第未来的业务发展。贾跃亭幻想将法拉第打造成特斯拉的挑战者。

在声誉大跌以及一系列的诉讼下,乐视公司的管理层被大清洗。融创中国的孙宏斌成为乐视新任的董事长。

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在今年年初向乐视生态紧急注资了24亿美元,代价是获得了乐视旗下电视和电影业务的股份。

乐视生态的崩溃给中国的监管机构上了一课。中国的监管机构于近期开始严查所谓的“共享生态系统”的经营模式,并开始整治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北京介入

2017年10月初,中国的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行业内消息表示,中国证监会已经开始要求上市公司公布更多的信息以及减少关联方交易。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中国证监会已经开始加强对具有复杂公司结构或大量关联方的科技公司的监管。

消息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乐视生态所暴露出的风险给整个市场上了一课。监管机构已经开始审查以所谓的共享生态体系为名的关联方交易。”

这可以从中国证监会之后做出的一系列决定中看出。2017年10月初,中国证监会禁止了多家保险公司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

此外,中国证监会还收紧了上市发行审批程序,对申请上市企业的财务标准,资本要求和披露准则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根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的上市发行审核通过率为80.99%,较2017年全年的90.96%下降近10%。

今年第四季度,中国证监会的标准进一步收紧:自新一届证监会发行评审委员会成员于9月底就职以来,发行审核通过率一度下跌至近56%。根据路透社的报道,2017年11月7月,中国证监会仅通过了6宗上市发行申请中的一宗,创下2015年以来最低的日通过率。

北京一家证券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整体的上市发行通过率已经接近10年来的最低点。”

乐视生态的未来

现在,乐视生态依然处在风暴的中心。

自辞去乐视生态的一切职务之后,贾跃亭据传一直待在美国,并且很少发声。这让乐视的债权人和乐视生态的中国员工无法确定其当前身在何方以及何时会回到国内。

上个月,一家中国科技新闻媒体报道贾跃亭计划在美国申请法拉第未来公司的破产,并将其出售给美国投资人。

但是无论贾跃亭如何保持低调,或是最终带着法拉第未来回国,有一件事是很清楚的:曾经象征着中国全球化发展和国际化企业形象的“共享生态体系”现在是北京方面重点关注的领域。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澎湃新闻、央视财经、CNBC网站、凤凰国际、21世纪经济报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