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共青城赛龙生死路:银行抽贷3000万引发连锁反应

核心提示:共青城赛龙是如何从一家当地的明星企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成立7年的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共青城赛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知名。10月30日以来,有关媒体报道指共青城赛龙因地方政府强行介入而致倒闭的风波持续发酵。

共青城赛龙是如何从一家当地的明星企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10月3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赴共青城赛龙所在地,深入采访了共青城市的相关部门,力图还原共青城赛龙的经营路径。

昔日的明星企业

2010年9月29日,包括共青城赛龙在内的19个重点项目在共青城集体开工。

“共青城赛龙那时是共青城的明星企业,出席开工仪式时,公司的负责人都是座上宾。”一位当年参加了开工仪式的共青城市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昨日(10月31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共青城高新区共青城赛龙所在地,看到的一番景像却是,公司大门内外都长满了杂草,保安亭也是人去亭空,电动大门可以随意推开,其内宣传栏已破败不堪。与当初情况对比不可同日而语。

在现场,一位共青城政府工作人员感慨,当年这里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最高峰时员工多达3000人,他的一位亲戚当年在外地,就是听说家乡有这么一家大型的手机生产企业,毅然回家到这里上班。“当时给开了4000元的工资,在共青城还算不错的。”

另据共青城宣传部一位人士介绍,共青城在高新区内打造手机园区,实际上就是围绕共青城赛龙的上下游打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共青城赛龙无疑是处于一个核心位置。

共青城市委宣传部的认证微博九江市共青城发布称,经过审计,共青赛龙2010年9月正式投产,2010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54亿元,净利润0.07亿元;2011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88亿元,净利润0.19亿元;2012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0.18亿元,净利润0.68亿元。

不过,好景不长,共青赛龙只度过了两年的美好时光,2013年就遇到了问题。上述那位共青城政府人员的亲戚,在干了两年之后,就不得不重新外出找工作。

订单流失物料成“废料”

公开资料显示,共青赛龙的母公司赛龙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手机研发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赛龙),以ODM的方式为海外及国内的手机品牌商提供研发和生产方案。客户名单包括摩托罗拉、华为、小米、TCL和夏普等品牌。

据了解,深圳赛龙2009年开始承包摩托罗拉全球三分之一手机的设计、研发、产品定义、制造生产全流程,该公司将摩托罗拉的业务,悉数带到了共青城,在共青城组建了一套生产线,建立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手机生产基地。

建设一个超规模的手机生产基地,有一个前提就是需要有足够的手机订单,才可以保证工厂的产能得么充分的利用。在互联网上有资料介绍,共青城赛龙的掌门人代小权拿订单的能力不是一般强,特别是手握摩托罗拉全球三分之一的订单量。

而据共青城市原副市长詹政介绍,代小权拿订单的能力确实厉害,不过这个厉害是建立在价格低、周期短、违约金高的基础之上的。“代小权拿的订单基本上都是亏钱的。”

共青城市政府一位官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共青赛龙成立之初的两年,生产和运行都基本正常,但是到2012年下半年,公司在资金链上就显得非常吃紧。

该官员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共青城市人民政府政府办公室抄告单》(2012第62号)显示,共青城赛龙于2011年9月9日以委托贷款形式向共青城工业新区开发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用于生产流动资金,约定2012年9月8日到期归还本息。共青城赛龙目前生产销售规模快速增长,造成流动资金紧张,向共青城市政府提出延期还款申请。共青城市政府经过研究决定,同意共青城赛龙公司延缓6个月还款。

在延缓6个月之后,共青赛龙再次向共青城市政府申请,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延期还款,共青城市为了帮助共青城赛龙克服资金短缺的困难,保证正常生产,再次同意共青城赛龙延期半年还款。

尽管有政府的帮助,但共青城赛龙还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手上的订单流失,这个导火索正是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引发的。

共青城市政府上述官员告诉记者,摩托罗拉的订单失去之后,共青赛龙的仓库里还积压着价值3亿元的物料,这些物料,后来一直就推在仓库里,直到现在,也静静地呆在那里,变成了一堆废料。

银行抽贷引连锁反应

根据此前有关共青城赛龙倒闭的报道,“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收紧房贷,共抽减‘赛龙系公司’5亿元人民币贷款。”

对此,共青城市当地一位政府官员向记者透露,据了解摩托罗拉当时准备放100亿元产值给赛龙,因而当时的代小权是信心百倍,建设新厂房,而随着摩托罗拉被收购的消息传来,代小权所有的节奏被打乱,银行也听闻了这个消息。关于抽贷一事,最开始是由于共青城赛龙有一笔3000万元银行贷款到期,需要过桥资金。当时银行答应通过过桥资金继续放贷给共青城赛龙,共青城赛龙当时找了一家金融中介高息借了3000万元,结果还贷之后,银行收紧了信贷,并没有继续贷款给赛龙,其他的银行得知了此事,引起了连锁反应,收紧了贷款。

“至此,多米诺的第一枚骨牌被推倒。以产品代工和出口为主营业务的‘赛龙系公司’迅速陷入困境。”对于“赛龙突死”一文中的说法,上述官员并不认同,他表示,“政府对共青城赛龙投资了这么多钱进去,抽贷了这么一点钱有何意义?如果说是地方把这家企业搞死了,那么对当地而言,既没有政绩又导致经济受损,从逻辑上来说是说不通的。实际上是这家企业自身出了问题,政府救都救不过来了。”

关于共青城赛龙五次重组均告失败,上述官员解释称,“很大一个原因是,在重组过程中,代小权要求将政府的债权变为股权,政府当时在共青城赛龙有几亿元的债务,但如果当地政府把共青城赛龙的债权变成股权后,一旦重组后共青城赛龙发展不好,政府原本持有的几亿元债权也就没了。”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