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了LV和香奈儿,10000个姑娘拿起枪,干掉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男人们

核心提示:她们远离了LV和香奈儿,将青春,以及生命献给了无情的战争。


本文授权转自开始吧旗下自媒体:有束光

ID:onelight01


这样一群姑娘,她们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却不当超模,不上大学,不当医生......而是扛起了枪,拎起炮弹,开起坦克,奔赴炮火连天的战场,化身把ISIS打得满地找牙的狙击手和女战士。


她们远离了LV和香奈儿,将青春,以及生命献给了无情的战争。


这帮战地女神用鲜血提醒着世界:为了生存、为了自由、为了尊严……她们也可以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


“胜利了!”“胜利了!”

满目疮痍的拉卡城里爆发出一片惊呼。

就在一周前,

ISIS在叙利亚的老巢被掀了!



人民自卫队将拉卡城从恐怖控制中解放出来,意味着ISIS在叙利亚的核心势力被击溃~


嗯,ISIS。

就是那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组织,

你能想到嘛,

这次掀翻恐怖分子大本营的战斗中,

有一半的功劳,

得归功给一帮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姑娘,

也就是库尔德女子兵团。


曾经当超模的Tiger Sun也是其中之一。库尔德女子兵团是叙利亚库尔德一支全部由妇女组成的志愿军,成立于2012年,以保卫库尔德人民免于遭受ISIS的暴虐袭击,代号:YPJ,目前有大概1万人左右。


提起ISIS,

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残暴的恐怖组织了。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那会儿,

“基地”组织IS趁机

跟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组织“胜利阵线”联合,

成立ISIS,定都叙利亚卡拉城。

 


从此之后,就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屠杀。

身处和平世界的我们,

或许很难想象在世界的另外一边,

正经历着怎样的蹂躏。

“蹦”地一声,

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对俘虏斩首,活埋......

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在ISIS控制区内,

女性命如草芥,无辜妇女一旦被俘,

就被当成战争的战利品,等待她们的将是

成为性奴,被随意买卖、虐待...

司马难以置信:

现代文明居然还存在这样的暴行

 

甚至有名9岁的小女孩被恐怖分子性侵,导致怀孕...


一群姑娘坐不住了,就自发组队成立了YPJ(库尔德女子护卫队)。


平均年龄20来岁,她们之中有的是曾登上时尚杂志的超模,有的是高等学府的大学生,有的是知名报社的记者,每个都是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



上一刻她们也许还骑着摩托在加拿大街头“浪”,或是跟恋人拥抱,在父母怀里撒着娇,跟亲爱的朋友们闲聊完......


下一秒,为了自由,为了不让和她们一样的女性沦为性奴,她们就扛起枪,拎着炮弹,走上了战场。决定把年轻的生命交付给战场,拼死一搏。


然而,我们却很少有机会认识她们。

 


偶尔从媒体上看到的她们,也是一脸自信的笑。可是,战斗并不是看起来的这么浪漫......

 

“我的很多姐妹都被掳走,被恐怖分子当做性奴隶,我要解救她们!”


眼看战争持续了那么久,叙利亚政府完全指望不上,女性们坐不住了,前前后后有上万名女子在叙利亚集结完毕。

 


谁能想到呢,在这场危险不可预估的战役中,这些姑娘一打就是5年。虽然知道自己一旦被俘,就可能被斩首,但仍义无反顾地守在和ISIS战斗的第一线...

 

“轰隆隆”“轰隆隆”......

 

清晨,两声巨大的爆炸声,第一次踏进这个战场的美国摄影师Erin猛地一惊。

 


而身旁的一位女战士Tiger sun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这是妇女保护部队和ISIS在互道早安呢。”

 

“你们不害怕吗?”

 

“不,该害怕的是他们。因为ISIS的恐怖分子深信,被女人杀死是会去地狱的。”Tiger 眉毛一挑,笃定地说。

 


而在没加入YPJ之前,她的日常是穿着小白裙,骑着机车,在加拿大的街头飞奔......



原是名拥有火辣身材的超模妈妈,

不出意外的话,

能一直在和平世界“浪”到老去,

却愣是选择来到生死一线的战场,

变成一位饱经风霜的妇人。

而比基尼美女变身成抡枪女战士的Tiger,

只是上万名库尔德娘子军中的一员。


 

库尔德女子自卫军里的这些姑娘

年龄大多二三十岁,最小的只有17岁。



每天凌晨,天微微亮。

或许你还在睡梦中的时候,

这帮姑娘已经迅速穿好制服,

匆匆用冷水抹了一把脸,

在营地集合训练起来。



从没拿过枪,

炮弹也叫不出名字,

却慢慢学会如何给枪上膛,

精准地射击,

甚至学会了开坦克。


 

在战火连天的年代,

也无暇顾及在土里打滚的姿势是否优雅,

只晓得多活一秒,

就能多干掉一个恐怖分子。

 


谁说姑娘只能是被保护的份儿,

她们学好了战术,

照样能把敌人打得满地找牙。

你看,经过一段时间的的训练,

她们就全副武装,准备好上战场了。

 


很难想象吧,这群平均年龄20出头,甚至有些稚气未脱的姑娘们,后来竟成为ISIS最为忌惮的人。

 

2014年,正是ISIS最为猖獗的时候,恐怖分子边攻占城池边杀人敛财,还自封“战无不胜”,但这个神话很快就在当年9月破灭了,而让ISIS遭遇滑铁卢的就是“控巴尼之战”。

 

控巴尼,叙利亚北部境内与土耳其接壤的一个无名小城,当时只有库尔德民兵把守,原本ISIS在“横扫千军”的势头下想一举拿下控巴尼,结果一到前线就被地面武装给歼灭了。

 


后来ISIS不死心,

源源不断派精锐部队去,

结果还是吃了败仗,

还在第二年被驱逐出控巴尼,

库尔德娘子军就参与了那次战役。

(干得漂亮!)



Joanna Palani就参与了那次战斗,曾是哥本哈根一名普通大学生的她以狙击手的身份加入战斗。

 

她曾射杀100多名ISIS士兵,骁勇善战令ISIS闻风丧胆,因此被恐怖组织称为“死亡之女”,还出价100万美元悬赏捉拿她,不管死活。

 

“我最崇拜的人是前苏联红军中的“狙击女王”——Lyudmila Pafuliqinke,她是独自干掉了309个纳粹的女狙击手。”


丹麦女战士Joanna Palani

 

在前线,这帮姑娘和男人并肩作战,面对同样危险,却毫不畏惧。

 

女战士Farashen Megriva,18岁时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她说:


我们为全世界所有妇女的自由而战。


ISIS想将女性从地球上消灭掉,但我们库尔德娘子军绝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女战士Tori Kelegi,2015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我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是为了寻找到生命的真谛。


我一直生活在男性主导的世界,当我投身战斗时,想起女性遭受的欺凌与不公,这让我愤怒,也让我斗志倍增。”

 


女战士Fedan Dilov ,2011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我第一次参战,战友们命令我射击时,我害怕得颤抖起来。


但当开出第一枪后,我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我在一群志同道合的战友中间,仿佛找到了真正的家。”


 

为了保护女性免受侵犯和蹂躏,为了自由和民族,她们即使面对死神和恐怖分子,也丝毫不畏惧,表现得比男人都优秀。

 

比如,一名叫Roza Aas Watt 女兵在一场战斗当中,与IS武装分子相隔不到10米,在手部负伤的情况下,与对手对峙了3个小时,毫不退缩。



 Ceylan Ozalp,19岁,

被ISIS武装分子在叙利亚Kobane

遭遇埋伏被包围,

在子弹打光后用无线设备说了声“再见”,

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一名不知姓名的库尔德女战士

对科班东郊一处IS阵地发动袭击,

向渐渐逼近的武装人员

投掷数枚手榴弹,

最后引爆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

 


鏖战三年,

还好胜利总是站在正义的这一边,

2016年8月,叙利亚曼比季城解放,

2017年10月,ISIS的老巢被掀翻,

人们期盼的那一天仿佛越来越近。

但伴随着一连串的短兵相接,

年轻的生命也在其间陨落......

 


Viyan Kobane,

在曼比季围城战中第一个牺牲的女战士,

她来自英雄城市科巴尼,

她的父亲同样是一名民兵战士,

如今,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Ajda Nahai,

被IS狙击手击中的时候她刚满18岁,

而曾经她这张微笑的照片传遍了世界,

最后这个花季少女却倒在曼比季战争的血泊中,

还没来得及恋爱、结婚、生子。


 

还有更多不知名的女战士,

上一分钟或许还在镜头前谈笑风声的姑娘,

没准儿下一秒就在与ISIS的交火中,

牺牲或被捕了。

 


战友的离去让姑娘们

一次次掉下了眼泪,



但这支娘子军没想过停下来,

而是在一次次拥抱和亲吻中,

鼓起重新出发的勇气。

 


她们依然目光淡然地注视远方,

许下对和平的愿望,

直到迎来自由,以及和平的那一天。

 


也许战争可以摧毁家园,却永远摧毁不了人类向往自由的心,当女性拿起枪时,她们像男人一样战斗,捍卫爱和自由。


战争里没有真正的赢家,唯愿世界和平,战争不再。

本文图片源自google 视频源自youtube

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


原标题:拒绝沦为性奴,10000个姑娘拿起枪,干掉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男人们



最新热文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我们其它小伙伴

21金融圈

ID:jrquan21

长按并识别关注


21金融圈:在这里,让你深入了解本源,助你理解金融本质,拥有金融化思维,并成为金融圈成员。

牛熊档案

ID:bullbear21

长按并识别关注


牛熊档案:股市,无论是故事还是事故,事事关心。牛市熊市震荡市,都能找到赚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