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股东诉万科案:被要求出12亿元诉讼担保金

核心提示:9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郭捍东律师联合代理的投资者...

9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郭捍东律师联合代理的投资者袁女士、 张先生分别诉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撤销董事会决议纠纷两案,在法院延长45日举证期限后,有了新进展。

9 月 22 日, 两位律师收到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送达的《 通知书》,内称依照《 民事诉讼法》 第 133 条第 4 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 224、225 条,决定于 2016 年 10 月 9日上午召开庭前会议。 因庭前会议功能为明确诉讼请求和答辩意见、 组织交换证据、 归纳争议焦点、 进行调解, 系非正式开庭。

此前,袁、 张诉万科两案的诉讼请求为: 判令撤销 2016 年 6 月 17 日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第十七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 通过的” 十二项董事会决议。

据郭捍东介绍,在该两案举证期内, 被告万科公司没有提出任何新的证据, 原告也没有收到其答辩意见, 不过其提出两份要求两位原告分别提供 6 亿元诉讼担保金的《 申请书》 , 合计担保金总额为 12 亿元。

12亿元巨资担保金

6亿元诉讼担保金的《申请书》是万科公司7月19日提出,原告于9月23日收到。以下为原文:

申请人(即万科公司)认为, 被申请人即原告要求撤销《 发行股 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 的十二项董事会决议, “涉及资产交易总额 456 亿元人民币, 对申请人及广大股东理由影响极其重大。 现由于被申请人提起的本案诉讼, 导致本次交易轻则停滞不前, 重则彻底无法实施, 将给申请人和广大投 资者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 而被申请人所持万科股份仅有 10000/11100 股, 本次交易失败对其影响微乎其微, 被申请人以极低的持股比例动摇金额极高的交易, 申请人有理由相信被申请人有滥用诉权、恶意阻止公司重大经营决策,谋求不当 利益的嫌疑, 为平衡诉讼给双方造成的严重不对等的成本和风险, 维护申请人及 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申请人特依据《 公司法》 第22 条第三款,请求贵院裁定被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就担保金额而言,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缴纳 6 亿元作为担保是合理的,理由是:本次交易涉及金额达 456 亿元人民币之巨,未来预期收益将十分可观,而 万科为达成交易已经支付了相当金额的法律、财务费用。受本案诉讼影响, 本次交易已很难正常推进,并可能最终无法顺利实施, 届时不仅万科预期收益落空,为交易支出的成本费用也将彻底损失。 经初步估算, 截止目前, 申请人因本次诉 讼遭受的损失以及与其损失如下:

申请人为本次交易而指出的财务顾问费、审计费和资产评估费约为3000 万元;为本次交易聘请香港和大陆律师而支付的律师费约为850万元

申请人在本次交易中的预期收益可分两部分, 一部分为后期开发预期结算收 益估计为 314.9 亿元,另一部分为本次交易涉及的 52 万平方米的物业为自持项 目此部分评估增值为 225.2 亿元。 按照上市公司 9%的平均收益率核算, 该两 笔与其收益核算现值为 280 亿元人民币, 申请人的损失约为 6.09 亿元。 若本次 交易因本案诉讼而最终无法实施, 申请人的损失则为前述预期收益的现值,即280 亿元。

综上所述, 为平衡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诉讼成本,防止被申请人滥用诉权,损害申请人和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申请人特依据《 公司法》 相关规定, 请求贵院裁定被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担保金额暂根据最低损失额计算为 6 亿元,后续随着诉讼程序的进展申请人还将保留要求担保人追加担保金额的权利。若被申请人拒绝缴纳,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其起诉。

原告要求驳回万科申请

对于被告万科公司上述申请, 原告律师向法院寄送两份《 关于驳回被告要求原告支付 诉讼担保金的申请函》,正式要求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万科公司诉讼担保金的申请。 原告律师认为,被告在本案中提出让原告支付巨额诉讼担保金的做法, 与法律不 合,与事实不符, 故特请贵院驳回被告的相关申请。

“我国公司法虽规定, 股东提起董事会决议撤销之诉时, 法院可以应公司的请求, 要求股东提供相应的担保。 但是, 目前的公司法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各个公司法司 法解释(包括征求意见中的司法解释), 对被告公司诉讼担保请求的成立要件、 提 出期间、 豁免原告担保提供义务, 以及原告未提供诉讼担保金的法律后果、 决定 担保数额的因素等, 均未作出具体规定。 诉讼担保制度的作用, 是防止撤销权诉 权的滥用, 但同样应当反对借防止滥用诉权为名、 设置高门槛抑制股东作为权利主体依法参与公司治理的行为。”原告两位律师认为,在本案中, 本案原告根本不存在滥用诉权的问题。

原告两位律师指出,第一,从权利上, 原告只是作为权利主体的股东, 在行使公司法所赋予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维护与参与公 司治理的职责; 第二,从事实上, 涉案的万科公司第十七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 发 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项下的十二项决议,仅是董事会对预案的表决,最终只有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后方可实施, 目前只是一项或有的交易方案而已,何况大股东华润公司投否决票于先;第三,从信息披露上,被告虽公布过这项或有的交易方案金额达 456.13 亿元, 但被告声称, 为该项交易支付了财务顾问费、 审计费、 资产评估费和律师费约3850 万元, 这些却从未公布过;(4)被告认为, 本案的诉讼有可能使金额高达 465.13 亿元、中介费用 3850 万元、 预期收益 现值 280 亿元的交易“ 轻则停滞不前、 重则彻底无法实施” ,又向法院申请了巨额诉讼担保金,本案已被被告认为是《 证券法》 第 67 条第(十)款规定的、 应予信息披露的“ 重大诉讼” , 但被告一直不予披露,有否重大遗漏之赚?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