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买房记:夫妻签抽屉合同 离婚为省上百万首付

核心提示:和丈夫连续几个夜晚商讨后,章伶(化名)制定了假离婚的细节并从律师朋友那里要来了离婚协议和私下协议文本。原本...

和丈夫连续几个夜晚商讨后,章伶(化名)制定了假离婚的细节并从律师朋友那里要来了离婚协议和私下协议文本。原本章伶还在犹豫,但是房产中介这两天频繁打电话告诉她,很可能又会推出新政策了:离婚一年之内不能买房。

为了买房,离婚要趁早!

章伶和丈夫都在上海的金融机构上班,普通职员,都有上海市户口。两个人的年收入六十万左右。本来不算低的家庭收入在上海高企的房价面前,杯水车薪。买二套房的计划因为小宝宝的意外到来而紧迫起来。

“老大今年5岁,男孩。我和老公都是独生子女。结婚时买的80多平两室户的房子肯定不够住。”章伶和中国证券报记者聊道。

章伶算了一笔账。他们看中的那套总价600多万元的房子,如果不离婚算第二套房的话,首付为五成,比首套房的三成首付要多准备120万。再算贷款,在上海,二套房是不能申请公积金贷款的。首套商贷利率是基准利率打95折,二套商贷利率则上浮10%。首套房和二套房的成本差算下来已经相当于章伶一年的收入了。

“假离婚就能多赚一年的钱,为什么不选择假离婚呢。”章伶夫妇达成了共识。

接下来是夫妻二人的彻夜长谈。与其他职业不同,章伶和丈夫都在金融机构工作,都很现实也很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利益。在他们的计划中从一开始就有一个私下协议文本——夫妻二人签订的证实所有的离婚过程都是为了买房子,一方不得借此侵吞夫妻共同财产云云。这份“抽屉合同”他们似乎更重视。不仅有律师参与,而且到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金融从业者并不多愁善感。

“整个过程我都没像网上讨论的那样,纠结什么婚姻道德问题。我只是想着必须买的房子和可以少付的上百万首付、每个月少付的上千块钱利息。小白领在大城市的生活不都这样吗,要算计着过。”章伶有些无奈和疲惫。

假离婚过程很是奔波劳累。因为章伶是怀孕期间办离婚,更加周折:居委会、派出所、房产交易中心、民政局,都不知道跑了多少趟,经过多少扯皮和排队。章伶和丈夫都用了年假,又请了几天事假才算基本办完手续。

二手房交易各个环节现场排队的惨烈程度不忍直视。

“比方说有一次我去交税。排了一上午的队,等了100多人,只是为了让窗口的人看一眼我的身份证复印件,然后我才有资格去排队领纳税单。过户至少需要两个月。”章伶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除此之外,交易税费、过户几乎每一道都要交钱,房产交易隐形成本很高。

“最快也要年底办了房产证才能复婚吧。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花几百万买房本来就是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的事,自然是能省一点是一点,何况是十几、几十万元。”虽然身心俱疲,章伶觉得自己的假离婚非常值得。

从8月底“楼市即将推出限购新政”的传言甚嚣尘上开始,上海市离婚登记暴增。最近,有市场传言称上海近期将出台更严厉的调控政策,其中有针对“假离婚”购房的政策措施,比如离婚不足一年会被限购,贷款政策按照离婚前的家庭情况处理等。在此传言下,恐慌的购房者已经涌入了上海各个区县的民政局和房产交易中心,开始离婚。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8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算数平均环比上涨1.26%,增幅较上月扩大0.54个百分点;算数平均同比上涨7.54%,较上月扩大1.19个百分点。价格环比和同比上涨的城市数量均较上月有所增加,其中环比涨幅超过2%的城市有16个,同比涨幅超过20%的城市有10个。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从数据特点看,8月份70大城市房价上涨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房价上涨在前3月出现降温后,再次出现明显升温,主要原因有两点:信贷持续宽松和地王普遍出现。信贷依然是房地产调控唯一有力的政策,现在看,这一轮楼市爆发的最主要原因是加杠杆。另外,对于现在一线城市来说,刚需已经不成为恐慌主力,不论是北京还是上海,总价300万元的刚需盘、刚需二手房已经接近绝迹,市场主流已经进入500万-800万区间。这种情况下,这部分需求基本都是改善需求,而改善需求又恰恰是最容易恐慌的人群。相比刚需他们的支付能力强,买过一套房,是高房价的受益者,再换房首付能力高。

“买到房就是赚钱,排队、离婚都不算事。”章伶身边的人都这么说。

(来源:中国证券报)

(编辑:李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