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中产海外投资趋势:海投金融谋全球资产配置

核心提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是今年下半年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目前已在上海等地进行试点。7日20日,“...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是今年下半年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目前已在上海等地进行试点。7日20日,“两高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7月29日,中央政法委也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为题,举办了第三次全国政法干部学习讲座。

“审判中心”改革的重要任务,是将以往刑事诉讼中的侦查中心主义转变为庭审中心主义。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学习讲座上指出,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要坚持疑罪从无,依法作出无罪判决,防范冤假错案。

在近日举行的完善公安侦查阶段法律监督高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热议如何在法律框架内,以制度创新方式完善对公安机关侦查行为的监督。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樊崇义认为,由于我国目前的司法条件尚不成熟,还不能一步到位,由法院审查、批准侦查机关限制人身自由。

他认为,公安机关采取逮捕、拘留以及各种强制措施前,应报请同级检察院审查批准后方可适用。

“这种司法审查程序,旨在解决权力的制衡与制约,以防止警察权的滥用。更重要的是保证侦查的质量,以防范冤假错案的发生。”樊崇义说。

“在公安侦查阶段,由于制度设计上的需要等各种原因,保密性比较高。公安机关在实践操作当中也有滥用保密特权的现象。”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轩说。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介绍了其代理的山西闫平平案。“这个案件,公安侦查一年半,没有太多的证据,换了四个罪名,不断羁押,不断劝和解。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个案件有必要提起侦查监督的程序,以免形成负面影响。”他说。

就公安侦查和监督的体系来说,既有内部监督,也有外部的监督。

“内部监督,第一是上级公安机关对下级公安机关的监督;第二是内部的横向监督,也就是公安机关内部的法治部门以案卷质量考评为核心,以及公安机关纪律检查部门以查处违纪违法和错案追究的为核心的横向监督。”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

“外部监督主要体现在法律机关的法律监督,加上社会媒体、舆论、律师等力量的监督。”他说。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介绍,“警察权缺乏有力的司法制约,这有很多表现,包括现在的公安机关,进行搜查、扣押、冻结、查封都不需要司法令状,自己就可以开相关手续,不要说检察机关,更不要法院事先批准。”

对于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延长羁押期限的问题,《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如果需要延长羁押,由上级或者省一级的检察机关进行批准。

“这个制度本身不错,但缺乏相应的机制,这种延长羁押完全用行政审批的程序,我认为应该采用类似于司法程序的方式审批。”张建伟说。

“也就是说,应该由上级检察机关或者省级检察机关以开羁押庭的方式,由辩护方和警察方双方提供理由,甚至要求提供进一步的实证,要求延长羁押或者要求否定、不批准延长羁押。”他说。

“有人认为检察机关对侦查的监督不积极,我认为不是这个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远煌说。

“侦查监督相对弱化是客观事实,但主要原因在于权力配置上的缺陷。根据现有的法律规定,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出现违法不规范的行为,监督手段不多、监督的强制力不够大。”他说。

“未来羁押权审批应交给法院行使,法院以羁押庭的方式解决关系到一个人人身自由的重大问题。”张建伟建议。

参会学者同样认为,完善对公安机关侦查权的监督,律师介入同样重要。

“什么叫律师有效的辩护?最重要的是迅速介入。迅速介入的好处是避免侦查阶段的违法行为,律师介入得越早,公安机关受到的约束就越大。”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说。

(编辑:吴红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