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城市变得更具吸引力?

核心提示:很多银行明年的应届生指标下来了,在北京,工商银行总行打算招聘100个应届毕业生,全部不再解决北京户口。金融算是...

很多银行明年的应届生指标下来了,在北京,工商银行总行打算招聘100个应届毕业生,全部不再解决北京户口。

金融算是强势单位,我觉得其他的一些事业单位,也有可能做出相应的落户限制。

如今,北京已经开始限制常住人口。对比往年,北京的常住人口增量一直在下降,我查了下数据,增速已经从2011年的2.9%降至2015年的0.9%。

“收入最高时月薪3万元,但我还是打算回老家。”我身边有这样的朋友这么说。

上海、广州同样如此。

上海市政府计划2020年把常住人口控制在2500万人以内,现在距离这一上限大约只差200万人左右,限制落户是肯定了。

实际上,去年,上海历史性地出现了人口净流出的现象。

对于广州来说,2016年,广州的80后的年轻人口净增率是-10.04%,年轻人口流出率达到了36.91%。

和一线城市相反,中西部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口却在增加,武汉是年轻人口新增率最高的城市,达到了40%。

有意思的是,昨天统计局也发布了7月份的城市房价的变动情况。其中,南京、合肥、厦门等二线城市成为了房价的领涨者。

这并不是偶然的小现象。无论与上个月相比,还是与去年同期相比,几个代表型二线城市的房价涨幅,总体是略微超过北上广的。

这是否已经意味着,人口流动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大城市,有个家越来越难,能够生活下来的人,很多都是早早完成了原始积累,有足够的资本、人脉,来帮助自己在这样的丛林里存活。

但对于一个刚出校门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压力显然不轻松。

很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他们也渴望归宿感,即便建立起人际圈子,有一份不错的职业,但一线城市买房太难。即便买了一套房,高额的房贷,始终也是件不轻松的事。

一线城市只对少数人敞开大门,那因为压力而出走的人可能会首选就业环境好的二线大城市。

此外,不得不说,代际之间是有差别的。

我接触的很多90后的年轻朋友,其实更重视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度。他们并不希望将自己淹没在工作中,反而更讲究生活的品质。

我看过一个生动的事例,一对80后的夫妻,花费了所有的积蓄,终于买下了一套房子,但是因为预算的不足,他们的装修十分简陋,缺乏精妙的摆设,四壁空空;

而作为90后的一对情侣,其选择却截然相反,在租来的房里面,摆满了喜欢的玩偶,贴满了自己的照片,购置自己喜欢的手机电脑,他们的第一笔预算,花在了车上—这样能能看更多的风景。

不要因为生存的压力,而过度丧失生活的美好,这是新一代的信仰。

对于年轻人来说,二线城市的生活压力虽然也存在,但终究更易解一些。

实际上,很多二线城市的经济环境也在快速上升,杭州、成都、武汉、南京这些二线城市们,在传统产业之外,新兴的互联网经济、消费类产业也正在蓬勃发展。

时间变迁,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或许,二线城市并不是次优方案,反而是最优方案了。

来源:微信公众号---越女读财(ID:ynducai),作者:闲云野鹤的。

本文为作者授权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21世纪经济报道观点,也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决策需谨慎。

(见习编辑:曾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