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报告:2013年中国燃煤大气污染致36.6万人过早死亡

核心提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今日在钢铁煤炭去产能督查和支持外贸稳增长等政策吹风会上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已经安排相...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今日在钢铁煤炭去产能督查和支持外贸稳增长等政策吹风会上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已经安排相关职能部门专题研究降低企业杠杆率的综合措施,其中也包括债转股,相应的债转股的具体措施正在研究制定当中,总的原则是遵循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进行债转股。

发改委:单纯依靠市场解决不了产能过剩问题

连维良表示,钢铁和煤炭之所以出现产能严重过剩,一定意义上是因为市场机制已经失去作用。因此,单纯依靠市场机制,解决不了产能过剩的问题。

“推进钢铁、煤炭去产能,必须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连维良说,政府作用的发挥,也是以尊重市场规律作为前提。

连维良表示,去产能,首先要淘汰落后产能,对于落后产能,必须充分发挥政府的作用,使其退出,避免“劣币驱逐良币”。对于先进产能,要使其能够充分发挥作用,而不是承担去产能的任务。对于其他产能,则需要政府进行政策引导,使其顺应市场规律,有序退出。

“中央政府不会采取补贴措施支持钢铁煤炭增加产能,专项奖补资金更不可能用于增产能,而是要用于去产能。”连维良说,目前,单纯依靠市场力量,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退出。但是政府通过支持,可以提高企业的积极性,改变产能过剩的局面。

发改委:去产能专项奖补资金已拨付307亿

连维良透露,今年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的专项奖补资金,用于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目前,财政已经安排307亿元,下达到地方和企业。

连维良表示,为把中央专项奖补资金花到刀刃上,有关部门将加强使用监督、审计监督、社会监督。在使用监督方面,财政部门密切跟踪资金使用情况,此次启动的专项督查也将尽快督查资金是否真正用在职工安置方面;在审计监督方面,对于去产能专项资金的使用情况,将进行专项审计;在社会监督,有关部门已经要求地方政府要用适当的方式对社会公布。

发改委:不能把完成去产能任务的时间节点集中在年底

连维良表示,尽管钢铁、煤炭去产能工作面临很多困难,但是对全年完成目标任务,以及完成整个去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很有信心;对于没有完成目标的任务的,将进行问责。

连维良说,首先,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去产能工作,这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其次,地方和企业已经形成高度共识,特别是随着钢铁和煤炭价格的回升,去产能的效果显现,增强了去产能的信心。现在的钢铁煤炭价格的回升,并不是需求回升带来的。在消费下降的情况下,价格能够出现合理回升,这是去产能、控产量的结果。很多地方已经从“要我去产能”逐步转向“我要去产能”。再次,一些地方和企业已经在去产能方面取得了很到的经验和做法。此外,已经形成了卓有成效的推进去产能工作机制,对去产能中出现的问题可以及时发现、及时解决。

连维良表示,对于没有完成目标的任务的,首先要落实责任,进一步明确企业的主体责任,地方政府对去产能负总责,要严格按照责任书来完成目标任务,不能完成任务的要严格问责。其次,要落实措施,相关部门已经制定了配套文件,要抓好配套文件的落实,这是完成去产能的重要保障。三是落实进度,每月统计通报核实去产能的进展情况。前期,有些企业有认识的误区或者基于自身利益考虑,认为今年的去产能任务只要在年底完成,把时间节点放在四季度或者12月份,有关部门已经进行了引导,要求去产能任务不能集中在年底完成,因为去产能有很多任务要完成,都需要时间。现在,很多地方和企业已经作了调整。此外,落实奖罚,中央财政专门安排了专项资金,多退多补、早退多补。

“相信通过这些措施的落实,我们会完成去产能的目标任务。”连维良说。

【延伸阅读】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债转股”加速推进,还需注意几点

值得注意的是,对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债转股是第一次提及,与此前的定调有所差异,进一步凸显政府在确保去产能过程中金融稳定的底线。我们发现最新的方案中取消了债转股试点规

模,强调“一企一策、一事一议”。债权以银行贷款为主,债券等是否能纳入由参与方协商而定,市场定价。主要针对临时有困难、但有发展前景的企业降杠杆;政

府不强制“拉郎配”;鼓励社会资金参与,政府不承担损失兜底。“市场化、法治化”是本轮债转股的基本原则,“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对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上一次“债转股”效果显著,这次情况大不一样。1998年,我国经济受东南亚经济危机、洪灾和经济结构失调的影响,通货紧缩与经济增速下降并存。为了实现三年脱困目标,“债转股”政策推出并取得了积极成效,国有企业的财务状

况、经营机制和盈利情况得到好转,我国不良资产得到有效控制,经济结构得以优化,然后过程中暴露的债转股贷款质量低下、企业扭亏成果不稳定以及建立现代企

业治理制度不理想需要我们予以重视。本轮“债转股”是国家在1998年政策基础上的改进和创新,试点企业的范围从一般的不良资产扩大到关注类和正常类贷

款,更加强调“市场化”;运作的主体也由传统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变为商业银行主导,设立股权投资基金引进社会资本;目标由三年脱困,改善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变为降低经济杠杆率,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

债转股的成功实施需要一系列条件的配合,1、

需要专业化的资本进行运作和对接;2、退出需要经济环境和企业经营的好转的配合;3、需要对于专股的目标债权进行严格的甄别。乐观的情形是经济环境配合,

专业化的资本对于有前景的企业的关注类或者正常类贷款进行转股,成功运作之后顺利退出。悲观的情形是以上三个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偏差,使得短痛变长痛,使

得不良债权转变为不良股权最后难以自拔。

(来源:发改委、申万宏源研报)

(编辑:叶映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