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创新指数报告发布: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国排第一 十项指标居全球首位

核心提示:8月18-19日,首届(2016)中国商业保理企业融资合作洽谈协会在深圳前海举行。18日下午开幕式与主论坛上,中国中小企业...

8月18-19日,首届(2016)中国商业保理企业融资合作洽谈协会在深圳前海举行。18日下午开幕式与主论坛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国家发改委原副主席、西部开发办副主席李子彬发表主旨演讲。 

李子彬表示,上半年我国GDP增速达6.7%,整体中国经济形势还是可圈可点的。但整体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上半年经济增长主要来自三个刺激:第一是房地产的刺激,房地产降标准、降首付、降税收等,一季度房地产销售同比增加63%;第二是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财政拿钱做资本金,从银行贷款,要加大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第三是资金投放、金融政策的刺激,实际上上半年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规模扩大比较多。 

李子彬认为,上半年我国其实是施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虽然上半年保持了GDP增速6.7%的不错成绩,但是很多刺激难以持续,面临比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比如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政府投资占1/3,民营投资占2/3,目前民营投资增长下降2.8%,短期内政府投资可以弥补民营投资下降的空缺,但长期无法实现。再者,房地产业本来泡沫就比较大,房地产刺激过大使得我国经济下行的风险也增大。 

所以,目前中国经济陷入了两难选择,一方面一定要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几个措施的不可持续性存在很大的经济风险。所以在这种两难的压力下,政府能够做到上半年这个程度相当不容易,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下,去年是全球经济增长这几年最慢的一年,今年也不甚乐观,整个国内、国际的总需求都在收缩,经济增长的难度比较大,这种情况下,我国正处在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发展转型的关键爬坡时期,这个艰难的时期可能需要持续几年时间。 

结合商业保理论坛主题,李子彬表示我国的企业结构,99.8%都是中小微企业,其中小微企业占75%,约1600万户。而中国金融体系里面,中国的企业股权融资、就是直接融资只占20%,80%靠间接融资、借款,小微企业几乎不可能通过上市融资拿到钱。而银行贷款和债券市场的门槛很高,小微企业也很难拿到钱,有1500万户小微企业要通过社会融资来解决融资问题。 

李子彬进一步提出,动产融资在当前这个阶段短时间很难能见效的是解决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是一个风险比较小,见效比较快的措施。整个动产融资在中央政府采取大动作之前,各家保理公司已经在两三年之前就开展了应收账款的保理融资业务。保理业务,就是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的。因为应收贷款都是大企业欠小企业的钱,一欠一般在半年,个别的欠一年,保理业务把应收账款转让过来,也是帮小微企业的忙,大概利息在15%左右,或者是在12%-15%。1500万户小微企业没有不动产,所以它不敢从银行贷款,但只要企业有经营活动,它就一定要有动产,企业只要没有死,他就一定有动产,比如应收款、货款、保证金、个企业有专利等,把动产融资开动起来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李子彬也表示,目前银监会、工信部已经牵头大力发展动产融资,如果明年把货款抵押贷款搞起来,加上应收账款的融资,合起来,未来五年可以融资15万亿到20万亿,这是很大的数量,而且这个风险比原来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还要低,很快就能见效,这个钱是百分之百进入实体经济的,其中65%进入到小微企业,这些钱没有在金融体系里面空转。 

李子彬还提出,在与保理机构交流中明白目前保理公司发展存在一些困难,两个问题需要研究解决。第一是营改增,保理企业重复纳税的问题,企业全额纳税,税收很高,高于以前,这点需要各级政府做工作。第二是资金链的问题,企业应收账款的权利交给保理公司了,保理公司的钱从哪来,多数都是保理公司自己的钱或者融资的钱。融资问题不解决,保理公司以后就很难做大,因为靠自己融资,一年融资10个亿就非常不简单,融资50个亿是很少的,最终跟银行挂起钩来,才能真正解决融资问题。 

最后李子彬鼓励保理公司借此机会交流创新,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向当地政府反映和发声,如果可以尽快解决当前这两个问题,中国的保理业务一定会有更快的发展。

 

 

 

(编辑:马春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