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渐扑朔迷离 的世界该如何投资

核心提示: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认为,辽宁经济放慢,有多个原因, 除了辽宁重化工业比重大外,还与辽宁的城镇化率较高有关。辽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重化工比重占比将近80%,比全国高近10个百分点,而其城镇化率接近68%,在全国位于前列,但是房地产等行业调整影响了其经济。

辽宁经济为什么是负增长?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认为,有多重原因,除了辽宁重化工业比重大以外,还与辽宁的城镇化率较高有关。

他指出,在“十二五”期间,由于城镇化的发展,房地产的扩张,辽宁的基础设施发展的比较好,房地产基数也比较高。进入“十三五”以后,这一轮房地产的调整,由于它原来的基数比较高,从数据表现来讲要比其他地区下降得多。所以辽宁的经济调整是有特殊的经济原因,既有周期性因素影响也有结构性因素影响,还有基数效应的影响,总体是在调整过程中。

也是因为经济的因素,辽宁失业率比较高。盛来运指出,辽宁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数据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由于它的经济在调整,内部压力是比较大的。 ”他在8月12日的7月数据发布会上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今年上半年全国经济增速为6.7%,辽宁为全国最低,增速为-1%。辽宁经济放慢,的确与城镇化水平较高有关。

比如21世纪经济研究院测算发现,2014年辽宁的城镇化率为67%,在全国仅仅低于上海、北京、天津、广东。

不过,辽宁因为国有企业比重大,加上房地产太快发展,城镇化比重过高,但是城市经济没有对应的快速发展,这使得后劲不足。

2016年上半年辽宁经济增速为-1%,高于一季度的-1.3%,第二产业为负数,第三产业增速为3.2%。上半年辽宁的规模以上工业、投资增速分别为-7.7%、-58.1%,其中房地产投资增速为-31.5%,均为全国倒数第一。但是辽宁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为6.9%,高于黑龙江的5.9%,山西的6.8%。上半年辽宁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为8.1%,比京沪的3.8%、7.6%数字要高。

盛来运指出,中国经济近两年处于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产业分化、地区分化比较明显。那些经济结构多元化,改革创新力度大,转型升级动手早的地区,经济表现相对比较稳健。但产业结构相对比较单一,国有企业比重比较大,尤其是重化工企业所占比重比较大的地区,确实面临着下行压力。

辽宁在这一轮经济调整中调整幅度确实比较深,这里既有国际国内大环境因素的影响,也有辽宁自身产业结构和体制方面的一些因素。

从大环境角度来讲,国际经济处于深度调整,复苏比较缓慢,对我们的出口,包括对辽宁省的出口都会带来较大的压力。从国内来看,我们正处在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传统产业过剩和市场有效需求成长不足的矛盾还是比较大,传统产业调整的阵痛还在释放。这样的大背景环境下,辽宁不可能不受到影响。

盛来运透露,辽宁是我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重化工业占比较高,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重化工比重占比将近80%,比全国高近10个百分点,而且国有企业占比也较大,老国企的历史包袱比较重。所以这一轮调整中,恰恰是重化工产品价格调整深度最深,所以不可避免的给辽宁经济带来下行压力。

辽宁省的城镇化率将近68%,仅次于北京、上海、广州,在全国排第四,城镇化率比较高。在“十二五”期间,由于城镇化的发展,房地产的扩张,辽宁的基础设施发展的比较好,房地产基数也比较高。进入“十三五”以后,这一轮房地产的调整,由于它原来的基数比较高,从数据表现来讲要比其他地区下降得多。

“所以辽宁的经济调整是有特殊的经济原因,既有周期性因素影响也有结构性因素影响,还有基数效应的影响,总体是在调整过程中。”盛来运说。

但是他也指出,辽宁省委省政府一方面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非常注重职工的妥善安置,所以虽然经济增速在回落,但民生指标表现还可以,就业、收入、物价总体稳定。从近两个月数据观察看,辽宁经济有企稳的迹象,指标降幅在收窄。辽宁是老工业基地,技术基础比较雄厚。省委省政府又特别重视,利用这次调整的机会加大结构改革的力度。我们相信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包括辽宁在内的东北地区的经济会再现往日老工业基地的雄风。

(编辑:耿雁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