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壳私募大清洗,深圳的压力更严峻!

核心提示:2015年起,私募行业监管日趋收紧,继5月首批空壳私募机构被清除后,第二批注销空壳私募的大限也已近在眼前,私募新...

2015年起,私募行业监管日趋收紧,继5月首批空壳私募机构被清除后,第二批注销空壳私募的大限也已近在眼前,私募新一轮洗牌已然开启。

在此背景下,私募行业如何变革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天玑财富CEO韩德有表示,“从’八条底线’、’私募新规’,到7月27号新出台的关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指导意见,都体现出监管部门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关注。事实上,每年的六至八月份都是政策频发的高峰期,今年可能比较特殊一点。我们作为私募当中的一员,在成立将近两年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是按照高效、务实、合规创新的发展理念来要求自己,因此对这次的新规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突兀”。

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邱伟胜分析指出,“伴随着行业的爆发增长,行业乱象逐步突出,以2016年2月5日关于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为标志,未来私募管理人的监管框架将逐步健全,私募管理人的监管细则也将不断细化。”

邱个人认为,未来的私募基金行业监管可能会呈现出一些明显的特征。“比如多方联动、监管趋同、投资者保护放到更显著的位置、回归本原、扶优限劣等。”

在被问及私募监管可能对行业形成多大洗牌作用时,邱伟胜向记者表示,“私募新规对私募洗牌究竟会有多大作用难以准确描述,不过我们以中基协6月底登记的私募管理人数据做一个简单的测算,这个测算可能不是很严谨,但是可以给大家一个行业的参考。”

邱伟胜解释道,“2016年6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24094家,任缴规模是6.83万亿元,实缴规模5.58万亿元,我们跟很多私募管理人沟通过,目前维持一家私募机构运转的规模大概是5亿元,包括场地、员工、律所以及其它的费用。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测算,八一大限可能还会有约5000家私募被清理出来。此外,1万多家私募如果单纯靠中基协100多人的监管,肯定是难以覆盖的。”

另外,邱伟胜认为深圳的私募基金行业的规范压力可能相对更为严峻。“目前深圳的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带’投资;或者’资产管理’字样的企业有24万家,在中基协登记备案的数量仅有5034家,实际经营的机构数量更是不足1500家。”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