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玑财富CEO谈私募“最严新规”:欢迎监管

核心提示:2015年起,私募行业监管日趋收紧,继5月首批空壳私募机构被清除后,第二批注销空壳私募的大限也已近在眼前,私募新...

2015年起,私募行业监管日趋收紧,继5月首批空壳私募机构被清除后,第二批注销空壳私募的大限也已近在眼前,私募新一轮洗牌已然开启。

在此背景下,私募行业如何面临变革成为行业讨论焦点。7月30日,由深圳前海天玑财富主办的“2016私募行业的变革之路”峰会兼天玑年中产品策略发布会正是围绕私募变革这一主题展开。

峰会探讨了“史上最严监管”背景下私募行业发展新思路、产业投资基金发展方向、定增市场及投资策略等,重点探讨了《新规》实施后私募企业的发展问题。

在峰会现场,天玑财富CEO韩德有表示,“从’八条底线’、’私募新规’,到7月27号新出台的关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的指导意见,都体现出监管部门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关注。事实上,每年的六至八月份都是政策频发的高峰期,今年可能比较特殊一点。我们作为私募当中的一员,在成立将近两年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是按照高效、务实、合规创新的发展理念来要求自己,因此对这次的新规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突兀”。

韩德有表示,“从春节的指导意见出来以后,我们就已经着手做了很多准备,比如在人员结构上,在合同范本上,以及跟托管机构的配合上都非常默契,因此’7·15’对我们来讲可能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也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变革难度。不管是证监口还是银监口出台的政策,其实都体现了监管部门对私募行业的密切关注,这些政策都非常有针对性。”

韩德有谈到,“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非常及时和准确,我们是以一种拥抱变革、欢迎监管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情的”。

当天,深圳投资基金同业协会研究部总监邱伟胜也对私募行业的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邱伟胜分析称,“伴随着行业的爆发增长,行业乱象逐步突出,以2016年2月5日关于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为标志,未来私募管理人的监管框架将逐步健全,私募管理人的监管细则也将不断细化。”

邱伟胜认为,未来的私募基金行业监管将会体现出五个明显的特征。“一是多方联动。私募基金行业的从严监管已经得到了各个监管部门的共识,未来在监管上各部门将形成合力;二是监管趋同。私募基金行业过往的法律或者监管没有成文,现在很多的条例参考了公募基金行业,因此很多私募管理人认为现在私募监管有点公募化的趋势,另外私募股权和私募证券监管也有部分趋同;三是投资者保护放到更显著的位置。比如给投资者24小时的冷静期;四是回归本原。明确了私募管理人谁可以做私募,向谁发起私募或者是如何做私募的问题;五是扶优限劣。我们认为现在的私募管理框架相当于是划了一条线,对这条线上的私募管理人是利好,在这条线下的私募管理人则可能是利空。”

在被问及私募监管可能对行业形成多大洗牌作用时,邱伟胜向记者表示,“私募新规对私募洗牌究竟会有多大作用难以准确描述,不过我们以中基协6月底登记的私募管理人数据做一个简单的测算,这个测算可能不是很严谨,但是可以给大家一个行业的参考。”

邱伟胜解释道,“2016年6月底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24094家,任缴规模是6.83万亿元,实缴规模5.58万亿元,我们跟很多私募管理人沟通过,目前维持一家私募机构运转的规模大概是5亿元,包括场地、员工、律所以及其它的费用。这两年私募基金维护的成本增加得还是比较快的,我记得2011年的时候的一个标准线还只是1亿元。按照5亿元的成本,7万亿的规模,整个行业合理的机构数量应该是在1.4万家,从2.4万家到1.4万家,中基协已登记的私募管理人很有可能还会被清理出1万家,如果打个折,八一大限将至,很可能这次会被清理出5000家。而1.4万家私募单纯靠中基协100多人的监管,肯定是难以覆盖的,所以自律管理必然是私募基金行业未来规范的必由之路。”

此外,邱伟胜认为深圳的私募基金行业的规范压力可能相对更为严峻。“目前深圳的企业名称和经营范围中带’投资;或者’资产管理’字样的企业有24万家,在中基协登记备案的数量仅有5034家,实际经营的机构数量更是不足1500家。”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