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世界经济增长潜能下降,结构性改革刻不容缓

核心提示:7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在北京举办的2016年二十国智库会议上指出,全球治理面临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长能力下...

7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在北京举办的2016年二十国智库会议上指出,全球治理面临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长能力下降、金融市场风险上升等多重挑战。

蔡昉表示,第一,国际政治与世界经济的相互影响作用日益加强。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一些主要的发达国家没有解决好国内的问题,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国内问题。比如收入分配的扩大,中产阶级地位的下降等等一系列问题。再加上近年来移民问题的困扰,在很多国家政治上、政策上形成了显著的反映,体现为来自左和右的民粹主义的抬头。反过来这些政治又影响全球化的进程和世界经济,从而影响国际关系格局,这些都给各个国家,给各个国际平台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第二,世界经济的潜在增长能力下降,结构性改革刻不容缓。从中国来看,2012年以后经济增长不再是两位数的水平,逐渐呈现下行趋势。在其他国家各主要经济体也都出现了这样一些问题,特别表现在能够保持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就是全要素生产力的提升缓慢,国际层面和各国内部都存在着阻碍生产力提高的各种各样的制度因素。

新一轮技术革命和工业革命还没有起到推动世界经济快速发展的作用,就业增长依然缓慢,失业的问题特别是青年人失业问题日益严重。劳动力市场弹性不足,人口老龄化、机器替代劳工等问题持续为全球市场带来挑战。

全球公共投资与私人投资仍然存在着巨大的缺口,各国投资特别是私人投资增速放缓,国际贸易碎片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融资不畅等因素也阻碍国际贸易的增长,降低了国际贸易通过资源配置、规模经济、集聚效应等渠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

结构性问题已经成为阻碍世界经济强劲、平衡、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因此,“结构性调整”一词在各个国家都是一个热词,虽然各个国家的说法不一样,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和其他国家的结构性调整改革不尽相同,但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需要讨论。

第三,金融市场风险上升,国际社会应对金融动荡的能力急需提高。当前全球金融市场风险不断涌现,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造成国际资本流动失序,部分国家资产价格维持高位,个别经济体汇市和股市的波动加剧,全球债务规模进一步上升,为世界经济复苏增添了新的变数。然而,各国在货币、财政、汇率、金融稳定、贸易和投资政策等方面协调不足,全球层面的、区域层面的、双边层面的、各国内部的危机预防、危机管理机制还有待完善。

第四,落实“2030年发展议程”仍然面临多重挑战,可持续发展任重道远。气侯变化是当前世界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之一,全球变暖、极端气侯频发等问题为各国带来负面的影响。全球发展的不平衡、不平等是另一个挑战,一方面发达国家贫富差距有扩大的趋势,而发展中国家仍然存在着大量的贫困人口,促进包容和可持续的发展,让各国人民公平的享有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的利益,享受增长的红利是各国不可推卸的共同责任。《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是未来15年指导全球和各国发展的纲领性文献,但不同成员国的实施能力是不平衡的,国际发展融资体系不够健全,各国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仍存在着较大难度。

蔡昉还指出,面对这些挑战,G20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措施,为提升世界经济增长潜力,中国促成G20成员国协同一致,推动结构性改革,以创新作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为应对全球金融风险,G20重启了G20金融工作组,以加强危机的预防和管理;为促进全球贸易增长,2016年20国集团贸易部长会议达成了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为促进包容性和可持续发展,中国推动了G20制定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行动计划》等措施,这些措施对于推动解决目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维护国际市场稳定,促进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编辑:李艳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