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委员:解决三四线城市农民就业难

核心提示:2015年末,外出农民工打工人数增速为0.4%,比2010年的5%以上增速出现明显下降,这意味着未来农民工转为城镇常住人口的速度在降低。

农民工市民化的脚步在推进,但难点也不少。

2015年末,外出农民工打工人数增速为0.4%,比2010年的5%以上增速出现明显下降,这意味着未来农民工转为城镇常住人口的速度在降低。

为此, 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对下一步农民工加快转为城市市民做了部署,预备未来5年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

 其中,2016年要加快覆盖未落户的城镇常住人口,发展中西部地区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容纳更多的农民工就近就业创业,让他们挣钱顾家两不误。

  不过,由于中小城市目前的就业机会并不多,希望农民工去中小城市买房进而变成市民,还需要做很多工作。其中一个重点是,要将大量的产业和公共服务转移到小城市去。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李成贵指出,农民工打工的地方主要还是在一、二线城市,这儿就业机会多,三、四线城市就业机会不多,小城镇就更没有就业机会了。

现在一些特大城市人口、环境承载力的压力很大,已经到了疏解特大城市各个功能和人口阶段。“小城镇不单单是公共服务,最重要的还是就业。否则在三四线城市或者在县城买房,仍主要是闲着,工作还是在一、二线城市。”他说。

 农民工的买房难题

该不该到城里买房,沈彦杰还在考虑。

作为河南省新郑市山西乔村的村民,他今年55岁,今年1月1日刚结束了河北邯郸一家发电厂的窑炉维修工作。当时这个工作是合同工形式的,今年初正好到期。

沈彦杰的希望在于目前在成都某高校读博士的儿子。如果儿子在城里生活了,自己可能去城市。但他说,“我还是优先考虑在农村生活,交通相对通畅,空气可好。”

另一个问题是,他买房能力有限。

沈彦杰告诉记者,自己只是合同工,带有季节性,有活就干,没活就回家种地。他指出,农民工工资不高,城里的房价又不低,所以在城里买房是个不容易的事情。

“再说,村里还有1亩自留地,不值钱。此外,宅基地还不能流通换钱。如果宅基地可以市场流通了,城里人可以到乡下买房,村里人可以住在城市,城乡差距会更小。”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根据有关调查,当前农民工对转户的意愿不强。据四川统计局的调查,影响农民工市民化的主要因素分别是城市生活成本高、城乡户口差别不大、不愿放弃土地承包权,以及农村土地有较大增值潜力,另外收入低、房价高、就业不稳定是影响农民工融入城市的三大主要障碍。

以邯郸为例,邯郸目前城区房价均价在每平方米5000元左右,10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需要50万,他在邯郸打工的工资是日150元,包吃包住,工资按天算,每月收入差不多可以买一平方米。

但是,他觉得要买就在成都买。因为他从其在成都读书儿子获悉,那房价是每平方米9000元。尽管贵一点,但是他在城市买房唯一的因素就是子女,而儿子可能在成都工作。

中科院地理所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徐勇认为,沈彦杰的想法靠谱。

因为成都属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基本上是没有太多就业机会的。其实现在已经有一部分农民工进驻到城市了,只不过户籍没有转而已。三四线城市多数是县级城市,即使户籍政策放开了,这部分农民也不一定愿意转为城市户籍。

“他们想着要是万一以后国家的政策变了,那我落户之后农村的地没了怎么办呢?这里面有一种博弈心理,一种两难的境地。除非是一线城市,农民工喜欢那个城市,就会愿意在那里落户。三四线的普通城市农民工可能也不愿意去住。”

但是,要落户大城市的难题也不少。

根据新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今年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宽城镇落户条件。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李健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

因为太多的人口聚集在特大或超大城市,引起环境和承载力压力。有些发达国家不一样,二、三线城市聚集的人口多,国外真正有钱的人住在郊区,公共交通比较好。其工作的地方和居住的地方比较远。

“我们的问题是,大的城市公共交通太差、太弱,路上的时间耽误得太长了。”他说。

nmingong.bmp

 

产业需转向小城市

根据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2020年(十三五末期),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以及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要分别达到60%、45%。其中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比2015年的56.1%,需要提高3.9个百分点。

此前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2015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要达到51.5%,比2010年的47.5%上升4个百分点,实际上是上升了8.6%个百分点。

在这背后,新型城镇化是必由之路。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国家就鼓励农民到中小城市,但是,中小城市人口比例过去一直在下降。

现在,国家控制超大城市的人口,鼓励和支持中小城市发展,可以缓解大城市的交通和环境承载压力,但是需要将大一些城市的产业转移到中小城市。

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海淀区委原副主委黄鸿翔认为,农民工就业的核心是要挣到钱。要农民到小城市,核心的还是要转移产业到三四线城市去。

  现在农民工在一二线城市买房能力不足,如果到三四线城市买房,农民不一定愿意去。如果到更大的城市买房,也缺资金,其中农村宅基地能否退出获得补偿是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农民工能否在城里待得住,真的变成城市居民,失业了有低保。

农民工放弃宅基地获得补偿,最核心的是,农民如果在城市不能立足了,还可以回去。“假如城市待不住,农村又没有地,这个问题需要避免。”他说。

根据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今年要建立健全“人地钱”挂钩政策。扩大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范围。

为此,要加快覆盖未落户的城镇常住人口,使他们依法享有居住地义务教育、就业、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 要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把符合条件的外来人口逐步纳入公租房供应范围。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如果农民工进城变成城市居民,获得住房保障,则对农民在城市安居有保障。此外,像子女上学,以及看病、养老等问题解决,农民工是愿意进城的。

  目前中国比较好的医院、大学都集中在特大城市、超大城市,像京沪等就是集中了全国最优质的高校。这与发达国家很多著名高校都在小城的情况还不一样。另外国外很多大公司也布局在小城市,这与中国大公司普遍集中在超大城市的情况也不同。

全国政协委员李健指出,国家下一步需要给三、四线城市更多的机会,公共资源,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适当地均衡布局。

过去最好的资源配置主要是围绕着大城市来展开的。未来这方面需要改革,如果到哪儿都差距不大,才能实现人口的均衡布局合理分散。

“以后真正的农民会越来越少,向城镇聚集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一个均衡的聚集,需要政府在资源上进行均衡的引导。”他说。

 数据显示,2015年末上海市常住人口总数为2415.27万人,相比减少10.41万人,降幅为0.4%。这是统计年鉴可查的1984年以来的常住人口首次下降。北京2015年末常住人口为 2170.5万人,新增0.9%,新增人数是18.9万人,是近年来最低。

京沪深广是全国一线超大城市,这些城市过去常住人口去每年新增最多的接近百万,现在人口趋于或者接近负增长,反映出全国城镇人口的新趋势,超大城市的人口聚集趋势在减缓。

此前2年以来,北京的低附加值的工业和服务业开始加快转移,包括商贸、物流、批发、加工等产业向河北、天津转移明显,预计北京常住人口很快将进入负增长。

中科院地理所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徐勇认为,小城市的产业和人口聚集也需要国家支持,像中西部的小城镇本身经济不行,没有就业机会,人员就无法集聚。

下一步,建议由国家出资支持中西部地区的小城镇发展,提升城镇的公共服务。“这是要有个发展阶段的。该十年走完的不要想着用五年走完,能用八年走完就不错了。”他说。

(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