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禾远望:“投资机构+成功创业者”的新型GP模式

核心提示:迅雷公司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程浩因个人原因卸任管理职务。对于选择离开的原因,程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离开迅雷的想法已经酝酿一段时间了。要想一辈子活出两辈子的精彩,就不能永远停留在一个事情上。”

程浩.jpg

1月27日晚,迅雷公司在一份名为《迅雷宣布新的股票回购计划及管理层变动》的公告中披露,公司联合创始人程浩因个人原因卸任管理职务。“程浩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申请,申请将于1月29日生效。”公告显示。

对于选择离开的原因,程浩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离开迅雷的想法已经酝酿一段时间了。前段时间有个流行语,’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当时(记者注:指迅雷上市一年多之后)的我,也是类似的心理。要想一辈子活出两辈子的精彩,就不能永远停留在一个事情上。”

程浩的新工作是松禾远望创始合伙人,这一次,他希望通过与合作伙伴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和松禾资本合伙人、前迅雷公司副总裁汪洋一起,通过投资的方式参与到更多优秀公司的创业征程。

松禾远望还代表“投资机构+成功创业者”新型GP模式的出现。

“我们成立的几个新基金已经开放出去了。”汪洋早前在2015中国投资年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

据介绍,松禾资本正在通过设立“小基金”改变PE/VC机构决策流程慢的问题,进行更多垂直领域的布局。

从0到登陆纳市:迅雷13年创业路

迅雷成立于2002年,由杜克大学校友的邹胜龙和程浩共同创立,名字取义自“迅雷不及掩耳”。

与很多在硅谷回来的创业者一样,邹和程崇尚技术创新和工程师文化,也将这样的理念贯穿于创业之中。

2004年,迅雷将P2SP内容传输算法用于实际应用,其后还将P2SP应用在流媒体点播领域;2007年,迅雷开始对Torrent、ED2K、Magnet三种协议进行兼容,进一步扩大其下载帝国的版图。

2011年6月,已提交上市申请的迅雷在中国概念股信任危机的环境下宣布暂停上市。直到三年后的2014年6月,“二次闯关”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我亲历了创业第一年的迷茫和其后企业的迅速发展,经历过上市的波折也体验过上市后的激动心情。该经历的都经历了、没什么遗憾了,(这个时候离开)心里比较坦然。”程浩说。

邹胜龙和程浩都是技术创业的典型代表,他表示,技术人员创业最核心的是学习,能不能把之前不具备的东西迅速补齐很重要。一方面,要定期从日常业务中抽身出来,看行业、做深度思考;另一方面,要与包括跟同行交流、跟投资人的交流、跟企业战略投资的被投企业在内的伙伴多交流。

2016年1月27日晚,迅雷公司披露,公司联合创始人程浩因个人原因卸任管理职务。

很快,程浩发送给迅雷全员的内部邮件开始在朋友圈中传开。程浩在邮件中表示:“接下来,我将投身于风险投资领域,我希望用十年时间再打造一支红杉。也希望通过我的行业积累和技术背景,帮助到有志于从事技术创新的年轻人,我相信未来的中国一定是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齐头并进。”

合作样板:投资机构+成功创业者

企业创始人以天使投资人的方式对外参与早期项目屡见不鲜,也有很多成功创业者选择转型投资人、成立机构进行投资,如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UT斯达康联合创始人薛蛮子等。

2014年开始,更多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和互联网企业高管开始转型通过机构的模式参与创业投资,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百度技术副总裁王梦秋创办清流资本、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吴宵光成立微光创投、猎豹移动创始人傅盛创办紫牛基金等。

与上述先行者的选择略有不同,程浩选择和投资机构松禾资本共同成立投资基金。

松禾资本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松禾资本由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于2007年发起设立,目前受托管理资产超过75亿元,投资超过30亿元,受托管企业超过120家,有34家企业实现超额收益、成功退出。

“今年(指2015年)六七月之后松禾内部有比较大的调整,开始通过几个规模在四五亿元的基金投不同方向,投资策略上一般是每支基金控制在3个人左右。我们想改变投资机构决策流程慢的情况,通过做小基金的方式、切一些比较垂直的领域。”汪洋早前在投中集团2015中国投资年会上表示。

对于自己转行投资的优势,程浩表示:“最重要的是对行业的理解力、对人和对事的判断。投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和在一家搜索引擎公司干过10年完全是两码事儿。而且有行业背景的话会有行业人脉。”

2015年10月,松禾远望基金正式成立。程浩介绍,该支基金首轮封闭规模1亿元,目前已经在企业级服务和互联网金融领域完成了5-6笔投资。

在松禾资本和程浩的合作模式中,厉伟、汪洋、程浩主要负责投资工作,松禾为基金提供法务、财务等支持工作。

转型投资:持续投资技术创新

一手创办的迅雷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中典型的强技术创新基因公司,这样的经历让程浩在转型投资后也更愿意投资有技术创新背景的公司。

“中国过去10年的创业还是比较偏商业模式的创新,技术创新很少。长期来看,中国的技术将创新越来越多。”程浩认为。

具体投资方向上,松禾远望基金将主要布局企业级服务、互联网金融、VR(虚拟现实)和AR(增强现实)、人工智能。

“我相信未来企业里所有非核心的业务、有一定标准化程度的工作都会通过外包的方式进行。”程浩表示。

对于互联网金融方向的投资,程浩分析:“互联网金融的范围比这大很多,银行、保险、证券等领域的互联网化才刚刚开始。另外,‘互联网+金融+行业’还有巨大的机会。”

VR和AR、人工智能领域范围较广,具体赛道的选择上,程浩强调“VR+”和“人工智能+”。“以移动互联网投资举例。移动这些年都很火,但做手机的就那10来家厂商,这不是投资机会;投个微信、滴滴打车、今日头条出来,这才是投资机会。”

到2016年1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松禾远望已经在企业级服务和互联网金融领域完成了5-6笔投资。

“我认为最多是个‘秋天’,还有这么多人在积极的投资、看项目。资本比之前降了一点、融资估值少了点,但还是很活跃的。”对于市场蔓延的“资本寒冬说”,程浩回应。

相关链接:

程浩自述:转型做投资后,我如何“找方向、找人、找钱”

(编辑: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