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我不是潘金莲》深夜满座,惊现全国多地影院

核心提示:冬日,深夜,偏僻小镇,一座小小的电影院,想买张票看看冯小刚新片《我不是潘金莲》,不料购票软件竟弹出温馨提示...

冬日,深夜,偏僻小镇,一座小小的电影院,想买张票看看冯小刚新片《我不是潘金莲》,不料购票软件竟弹出温馨提示:

“本场座位已满,换个场次吧。”

如果真的在深夜10点《我不是潘金莲》还能达到满座,那么,对于刚刚才因排片问题“炮轰”完“首富”王健林的冯小刚来说,这无疑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1.jpg

▲据猫眼、格瓦拉、淘票票显示,《我不是潘金莲》在国内部分影院竟然深夜满场(每经影视制图)

然而,这些在售票软件上看似已经全部售罄的鲜艳标志背后,《我不是潘金莲》这部电影到底是“满堂热闹”,还是“幽灵场”再现呢?

《我不是潘金莲》,这一部由大牌导演冯小刚执导、背后更是有着包括文投控股、华谊兄弟、北京文化等三家上市公司一起资本投资的电影,在上映前期就被传出“过审遇阻”,上映首日冯小刚便开始“手撕”万达排片,而在昨日一早又有媒体直指其“票房疑似造假,幽灵场爆满”。

为此,每经影视倾力出动,就《我不是潘金莲》深夜满座的现象展开全面调查。记者通过猫眼、格瓦拉、淘票票三大主流平台,以及结合广州当地实地调查探访、电话采访了全国各大影院,发现国内多个城市在深夜时段竟然都不约而同地出现“深夜满场潘金莲”的现象。

通常来讲,每天晚上9点过后的场次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黄金”场次了,一般上座率也较晚上7点过8点有严重的下滑,但《我不是潘金莲》从昨日深夜至今日凌晨的深夜场却异常“热闹”。从一线城市深圳、武汉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的边陲小镇阿克苏,一些影城在晚上9点过10点、甚至更晚的场次中均出现了午夜火热的“潘金莲”。

对此,每经影视记者致电全国多个影院对该现象进行核实,多数影院电话无人接听,也有影院称“机器故障场次关闭”。但值得注意的是,“满场”的乌鲁木齐戛纳国际影城告知每经影视记者“满场的场次并不存在”。

为何售票软件上显示电影票全部售完,但打电话到各影院的回应却并非如此呢?《我不是潘金莲》这一场“深夜狂欢”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广州:从售出0张到满座只用10分钟

诡异的售票现象率先出现在广州番禺区洛溪喜洋影城。

昨日(21日)16时40分,记者在格瓦拉售票终端中看到当日17时35分6号厅(中厅)的《我不是潘金莲》还未售出电影票,然而仅10分钟后,当记者再次打开该场次电影的售票选座界面,却显示出票已全部售出,无可选座位。

2.jpg

为了解上述情况,记者于17时20分赶到洛溪喜洋影城,前台售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7时35分的场次并未满座,可以现场买票。“没有(售完),可能是你手机刷新的问题。那可能是你手机的问题。”电影院内一名售票工作人员如此表示。

而记者看到,电影院售票前台的电脑界面也的确显示,该场次远远未达满座。随后记者进入六号厅发现,包括记者在内的实际观影人数仅有4人。

3.jpg▲洛溪喜洋影城21日17时35分6号厅《我不是潘金莲》实际观影情况(每经影视/摄)

同一情况也在该影院同日16时50分的场次中上演。记者在15时50分左右看到格瓦拉终端显示该场次仅有2人买票。但半小时后记者发现,该场次电影在格瓦拉手机客户端上已经显示满座,无法购买影票。

事实上,《我不是潘金莲》周一的上座率并不高,同一影院上座率较前一天(周日)骤降。除了前述两个场次外,记者昨日还实地观察了喜洋影城19时20分、20时05分的两个场次。即使在非上班时间段,上述场次的上座率也不高,分别只有36人、33人观看。记者从喜洋影城前台售票员处获悉,6号厅(中厅)共180余个座位,工作人员表示,“上座率挺好的呀,特别是周日,虽然没有满座,但也是将近满座。今天是周一。”

对于记者事前在格瓦拉手机客户端上看到满座的情况,上述工作人员坚称,“手机的问题,我这边查的话是不会满座的。”

而对于各地传出《我不是潘金莲》票房造假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我们都是实打实销,票房怎么算的我们不太清楚,要问办公室的人,但现在他们已经下班了。”

乌鲁木齐、武汉、深圳 :诡异的午夜满场

除了广州外,每经影视记者在福州、深圳、武汉、乌鲁木齐等多地也发现了“午夜满场跑的潘金莲”。

据格瓦拉数据显示,昨日福州红星太平洋影城22时45分和23时25分两个场次的《我不是潘金莲》全场座位都是“已选”状态;而猫眼数据中该场次却全是空位。记者打电话询问该影城这两场电影是否都满场时,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却回应称,“这两个场次的《我不是潘金莲》今晚不演了。”

4.jpg

同样的情节还发生在深圳17.5影城沙井店,该影城22时10分的《 我不是潘金莲》在格瓦拉上显示满场,记者随后致电询问相关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也是,“该场次电影不播了。”

“深夜满场”的现象同样出现在武汉。

在武汉有两家华谊兄弟自己的影院,每经影视记者通过格瓦拉在线购票平台看到,位于郊区的华谊兄弟武汉黄陂店昨日最后两场22时10分和22时50分均为满座,记者致电该影院,影院电话无人接听。

而位于武汉东湖高新区关山大道的华谊兄弟武汉光谷店,昨日22时30分最后一场所有座位都还可以购买。同一座城市,华谊兄弟两家影院,晚间观影“现象”确实冰火两重天。

而这种奇怪的现象在新疆更甚。每经影视记者在格瓦拉和猫眼上发现乌鲁木齐戛纳国际影城《我不是潘金莲》在凌晨1点的场次状态分别为“已选”、“已售”,这意味着观众无法通过手机端买到该场次的电影票。

对此,每经影视记者致电该影城进行购票询问,接听电话的影城工作人员却表示,“我们并没有这个场次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最后一个场次是22点30分。”

除了乌鲁木齐外,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边缘的阿克苏一家影城的现象则让记者瞠目结舌。

据格瓦拉显示,阿克苏中影华纳太百国际影城昨日《我不是潘金莲》在22时20分、23时10分接连的两个场次中竟然有一半的座位都显示“已选”状态。而更为诡异的是,在这家影院未来的2天里,从第一场(13时40分)一直到最后一场(23时)共计15个场次中,竟然全都是“半场满”状态!并且每个场次的座位分布也相当“整齐。

猫眼格瓦拉显示同一家万达影城深夜满场

影城经理:与实际不符,只售了66张

值得一提的是,每经影视记者在猫眼电影APP上还发现,冯小刚此次控诉的排片少的万达院线旗下的一家影城,也出现了深夜满座的场次。

据猫眼显示,武汉万达国际电影城(菱角湖店)昨日21时50分的场次居然是全场满座,该场次一共有276个座位,在猫眼APP上显示的是全部被预定。与此同时,记者又在格瓦拉APP上看到这家影城的这场电影同样是满座的。

为此,每经影视记者向该影城经理询问此情况,该经理经过核实后告诉记者,“这个场次并没满座,从我们影城实际出票的情况来看,这个场次共售出了66张票,一个276座的厅66张票是挺正常的,有24%的上座率。”至于为什么第三方平台显示这个场次是满座,该人士则表示:

 “我们也不知情,不过以前并没有发现过这种现象。”

同时,该影城经理还前往该场次放映厅查看,上座的情况确实与影城销售的66张电影票一致。

对于上述现象,每经影视记者向猫眼CEO郑志昊进行求证,郑志昊表示,“对任何可疑严查到底,零容忍”,并联系相关院线和售票系统检查原因。猫眼表示将尽快协调相关部门同事与影院沟通排查此问题。

幽灵场

所谓的电影“幽灵场”指午夜时分院线排出场次,且场场爆满的现象,为的就是冲高票房。这种虚高,正在影响中国电影业的发展。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