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玻A深陷资本与管理层对抗危局 机构抢先出逃

核心提示:在11月15日晚间南玻A(000012.SZ)管理层董事长曾南、董事/CEO吴国斌、财务总监罗友明、副总裁柯汉奇、副总裁张凡、副总...

在11月15日晚间南玻A(000012.SZ)管理层董事长曾南、董事/CEO吴国斌、财务总监罗友明、副总裁柯汉奇、副总裁张凡、副总裁张柏忠、副总裁胡勇集体辞职后,11月16日晚间,南玻A两位独立董事也公告辞职,其董秘丁九如也公告辞职。

而在下午媒体的采访中,丁九如更是表示,“要求我立马辞职,这是书面的东西,我不得不辞。”丁九如表示,南玻A准备向深交所披露其辞职的文件信息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只等他点“按钮”。

作为国内最大的光伏玻璃制造商,南玻A的管理层集体辞职引起了市场的普遍关注。

一位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我们目前没有持有南玻A股票,但是也关注到了前海人寿与南玻A在股权激励上的分歧,我们认为股权激励是对企业长远发展有理的,但是作为已经进入南玻达到一年的前海人寿,却仍未与南玻管理层达成有效的沟通,进而导致现在的问题爆发,这是明显的双方沟通不畅。”

同时,另外一位资本人士对此评价到:“我们这个时代,资本是廉价的、泛滥的,管理者才能和企业家精神才是稀缺的、宝贵的;任由资本横扫一切、恣意妄为,摧毁的是实体经济的运转秩序和踏实进取的精神内核,而这本质就是金融脱实入虚、凌驾于实业之上的自负心态的真实反映。真心奉劝一句:只有管理层成功了,企业才能成功;企业成功了,你才能成功。”

不过,在股吧中也有中小投资者认为:“公司原来定的股权激励基本是叫送钱给管理层,损失的是中小股东的权益,这次宝能将他们气走,未必是坏事。”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南玻A2016年的三季报中,竟然没有任何一家基金持有南玻A,机构先知先觉已经出逃。

回顾2015年一季报,有13个机构(8个基金、1个保险、4个券商)持股1.16亿股;2015年二季报,前海人寿大笔买入近2亿股,共有62个机构(58个基金、3个保险、1个券商)持股2.45亿股;2015年三季报,机构持仓降低到7个持股3.01亿股,除了3个前海人寿,还剩4个基金,主要为指数型基金;2015年年报,有68个机构(63个基金、3个保险、2个券商)持股3.94亿股;2016年一季报,18个机构(11个基金、3个保险、4个券商)持股4.5亿股;2016年二季报,70个机构(68个基金、1个保险、1个券商)持股4.94亿股;2016年三季报,仅剩下前海人寿3个保险持股4.46亿股。

目前,截至2016年三季报,南玻A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机构除了宝能系包括有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持有A股6060万股)招商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持有B股4295万股)、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有A股3981万股)、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持有A股3147万股)、九泰基金恒胜新动力分级1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A股3133万股)、中国银河国际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持有B股2869万股)。

其中,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在三季度均有较大幅度减持。而这也是南玻A原大股东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在宝能系入股以来的首次减持。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