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峰解读好未来投资逻辑,从教到育全面布局

核心提示:“我们看好一切用技术的逻辑和产品的结构、基因去改变教育过程的团队和创业者。在宽度、长度和广度这三个维度上,在教育领域有产品匠心的团队,我们都愿意尝试着去合作,进行业务层面的连接,或者进行股权的投资。”白云峰对记者说。

11月11日,好未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白云峰在GET2016教育科技大会和期间的励步英语媒体沟通会上介绍了好未来的投资逻辑和对教育发展方向的思考。

好未来的对外投资主要从延展用户年龄阶段、扩张教育产品品类、实践从“教”到“育”转变等三个维度进行考量。

“我们看好一切用技术的逻辑和产品的结构、基因去改变教育过程的团队和创业者。在宽度、长度和广度这三个维度上,在教育领域有产品匠心的团队,我们都愿意尝试着去合作,进行业务层面的连接,或者进行股权的投资。”白云峰对记者说。

以下为白云峰关于好未来投资逻辑和未来教育有关的观点汇总:

2014年我们投资部伙伴做了一个教育行业图谱,分成三个维度来观察教育行业:一个是年龄维度,从幼教到K12、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第二个是呈现模式的维度,从提供内容到提供工具、服务、平台;第三个是商业维度,从B2C到C2C、C2B2B、B2B2C。延伸开去,我们发现教育的天空灿若繁星,浩如烟海。单在我们视野范围之内企业的大概700多个,2015年我们再做这个图谱时,已经有一千四五百名创业者进入到教育各个细分领域。

好未来发展到今天,最重要的一点认知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知道我们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所以我们坚持长板理论,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同时在教育不同细分领域寻找更多合作伙伴和机会,我们也希望有机会帮助到优秀创业者。

我们做了两件事情:第一,投资了一些国内外教育科技公司。第二,2014年搭建了教育行业创业交流平台,——未来之星,为创业者提供孵化、培训、投资等三位一体的服务。截至目前,未来之星已经吸引2100名教育CEO,144位来自于教育不同细分领域的优秀创业者入营,在这个平台上分享认知、经验和教训。

好未来的投资(逻辑)其实非常简单。

有人觉得好未来从2014年开始投了很多看不懂的、看得懂的、看似也不太懂的产品和团队。励步为什么成为我们投资的所有团队当中的重中之重的一环呢?因为好未来原来核心的业务是做K12,未来3-5年我们需要在三个维度做努力:

第一,整个行业的跑道长度。我们希望从K12扩展到K24,就是从0到24岁的教育。不用多解释,励步用户的年龄段跟我们是非常互补的。

第二,好未来的“宽度”。因为中小学课外教育的原因、市场刚需的原因,(现阶段)我们研发的产品更多是跟公立学校的产品相互互补和结合。未来的10年到20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有机会在很小的年龄进入到国际学校学习,或者到美国、英国等国家跨国界的去学习。这方面励步跟好未来核心的团队也非常互补。

第三,从“教”到“育”的变化。“教”和“育”这两个字表达着非常不一样的含义,“教”更多是从自上而下的、是老师的指示体系的传承;“育”其实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文化环境。

未来30年以后中国的教育,一定会被深刻的变革。首先,从我们下一代学习和成长的路径和方式上就会发生变革。这个变革过程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从“教”到“育”的变化。我认为,整个励步团队的初始化的基因当中,有“育”这样一个很重要的产品的基因。

励步的核心伙伴一直尝试着用在线的方式、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打通客户、老师和学生三者之间的关系。好未来加入之后,有机会帮助励步的团队更快的、更有理想的去实现这个产品的匠心,支持团队相对少的考虑(短期内的)收入、商业模式结构之类的问题。因为我们看教育,更多的是从未来长期10年到20年的情况来看。

我相信所有做教育的人都不是为当下,一定是需要一点点情怀的。只有有情怀的人才有可能在这样一个跑道上坚持的更长和更久。

好未来在未来20年的时间里,会有足够的耐心坚守我们的品质。我们希望从一个“教”的公司转向一家“育”的公司,成为一个真正的教育机构。

我们希望从一个国内的公司,有机会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公司,能够有机会代表中国的教育,代表中国的基础教育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能够让中国未来有更多的人才在低龄段的时候享受到更好的教育产品,并且成为国际化的人才。

我们到底希望未来我们的孩子成长为什么样的人才?我的理解是三点:第一,具备国际化的视野,因为他的视野决定了他的宽度和广度;第二,具有多元化的环境融入能力,我们鼓励孩子们接触多元化的环境、鼓励他去表达;第三,具备批判的、科学的精神,对事物的科学和批判的辩证精神。

未来的10年到20年,知识储备的多少将不再是决定人才竞争的核心因素,因为有可能我们会用我们身边的器官,如我们的手机帮助我们存储很多的知识,它会远远大于我们现有头脑里面能够容纳的容量。如果一个人具备开放的精神、批判的精神、科学辨证的精神,相信他会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为未来社会所需要的人,成为我们大家所期待的人。

(编辑:林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