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丨别把弱点,错当卖点

核心提示:21君:这个世界,有着它自己的竞争规则。一个弱势的人被同情被帮助,是应该心怀感恩的。如果没有被同情被帮助,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在这个社会上,每一个理性的人在做事之前,必然都在考虑利益的最大化。选择帮你,是一种情分。不帮助你,是一种本分。

夜读.jpg

特别鸣谢本期主播:佳言

1

小嘟快一岁半了,正在咿呀学语,话还说不全。

下班回家,我见小嘟不似往日的活泼。一张小嘴微微地撅着,脸上的表情有些闷闷不乐。

小嘟见了我,奶声奶气的喊了句:“妈妈”,便又把头低下了。再细看之下,两只小眼睛通红,脸上也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

姥姥和我解释,刚才带小嘟出去玩,没能坐上他最喜欢的小木马。

我家小区里有一所幼儿园,每天放学以后,里面的设施都向居民们开放。

小嘟最喜欢那匹红色的小木马,每次一去,就直奔幼儿园的操场。小木马前摇后摆,一坐上去,他就咯咯直笑,玩得特别开心。

也有几次,小木马上坐着上幼儿园的大哥哥大姐姐。小嘟很乖,每次都在旁边安静的等待。

小嘟经常来玩儿,那几个哥哥姐姐都已经认识他了。每次看见是他,就很大方地从木马上下来,让小弟弟先玩。

每当这时,小嘟就会把两只小手握起来,做一个作揖的手势,前后来回地摆着。他还不会说话,这就是他和别人表达谢谢的方式,一双肉肉的小手举起来,样子特别逗。

可是今天,木马上坐的,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姐姐。女孩大约五岁左右,伶牙俐齿,扎着两个弯弯的小辫。

小嘟有些怕生,见是一位陌生的姐姐,就照常在一旁站着等。

可是,时间过去了很久,女孩还没有从木马上下来。

姥姥见小嘟等的时间太长,便指指旁边,问他:“我们去玩那个黄色木马好吗?和这个是一样的。”

别看这小家伙年龄小,可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红色的木马是他的最爱,又怎么会轻易的改变心意呢?

小嘟摇摇头,把姥姥的手轻轻地推开,执意要站在那里继续等。

2

北方初秋的下午,太阳还是有些毒。

小嘟太小,每次在小区里玩耍,只能坚持半个小时左右。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小嘟还没能坐上心爱的木马。

姥姥有些着急了,便对那个小女孩说:“小姑娘,我们马上就要回家了,你已经玩了很久,可不可以让小弟弟玩一会儿呢?”

小嘟听懂了,在旁边好配合。马上把两只小手举起来,做成谢谢的姿势,不停地前后摆着。

谁料,那个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嘟,然后把头一扭,拖着长音说:“不——行!”

接着仿佛故意炫耀似的,一边玩耍一边唱起歌来。

小嘟虽然还不会表达,却已经能够听懂别人的话,看懂别人的表情了。他明白自己遭到了拒绝,可能玩不到自己最喜欢的红色木马了。

但是,他仍然不愿意轻易放弃。他仍然执着地举着小手,不停地前后摆动,仿佛在说:“姐姐,就让我玩一小会儿吧,谢谢你了……”

过了好久,那个小女孩仍然无动于衷。嘴里还念念有词:“红色的木马真好看,红色的木马真好玩……”

小嘟站在一旁,小嘴慢慢地撅了起来,眼睛也红润了。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姥姥一边哄,一边劝,这才把他带了回来。

姥姥特别心疼,和我叙述完事情的经过,有些嗔怪地说:“那个小女孩也真是的,玩了这么久,给弟弟玩几分钟都不肯。亏小嘟还摇着小手谢了她半天,她却故意把宝宝气哭了。”

我理解姥姥对小嘟的心疼,但却也隐隐地感到,这样的想法,似乎有哪里不对。

于是,我对姥姥说:“虽然小嘟今天很不愉快,但是那个女孩也并没有错啊。幼儿园的设施是公共的,并没有规定玩耍的时间。没有坐上木马,是因为我们去晚了。最后没能等到小女孩下来,也是因为我们的时间有限,提前就离开了。归根结底,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没有理由责怪别人啊。"

→ “更重要的一点是,并不是我们感谢了别人,别人就一定会答应我们的请求。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这是别人的权利呀。”

接着,我抱起了小嘟,慢慢地对他说:“妈妈知道今天你没有坐上心爱的木马,很不开心。不过我们明天早点去,依然可以玩得到。你是一个懂礼貌的孩子,别人谦让你的时候,懂得进行感谢。可是你也是要知道,并不是你感谢了,别人就一定会答应你的请求。小嘟听懂了吗?”

小嘟睁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听我说话,表情慢慢舒展了。待我说完,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嗯。”(小嘟还不会说话,“嗯”是他表达肯定的方式。)

我又陪着小嘟玩了一会儿,小孩子注意力转移的快,一会儿就自己跑走,玩积木去了。

可是这件事,却让我沉思了许久。

姥姥固然是怜子心切。

但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处于弱势地位,别人应该就给我们提供一切想要的便利呢?

3

曾经听过一位女企业家的演讲,有一点令我印象深刻。

她说:如果一个女性想要去创业,第一件需要学习的事,不是学习怎样管理公司,不是怎样去拓展业务,而是要学会抛开自己的性别,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

创业初期,她经历了各种艰辛,凡事亲力亲为,没有一点娇气的影子。

一次,公司给一个发布会准备材料。临近发货,才发现有的手提纸袋质量不佳,已经开胶了。当时,其他人已经去了会场,只剩下她和少数几个工作人员。为了活动顺利进行,他们不得不把纸袋拿出来,一个个地重新进行检查。桌子上地方太小,他们就把纸袋都摊在地上,挨个查看和加固。

正巧,她的研究生老师路过她的公司,顺路进来看她。她这时正忙着,哪里有时间说话,只好先让老师坐在一边等着。

她粘纸袋,粘得兴致勃勃,投入而忘我。忽地一抬头,看见老师正在望着她,那眼神里,满是叹息。她的老师一定在想:一个名牌大学的硕士生,一个有颜有型的姑娘,说好的自主创业,难道就是蹲在这里粘成百上千个纸袋吗?

那一刻,她的心里有一丝难受。但是又转念一想,粘纸袋是为了活动顺利进行,活动顺利了客户就满意,客户满意就会付尾款,就多了一个成功案例,多了一笔周转的资金。

→ 归根结底,出来创业是为了赚钱。那么,别管你是研究生还是美女,想把事情做好,就只能放下自己的身段。

还有一次,她为了节省成本,托在铁路工作的朋友,把某种稀缺物资随列车运到她所在的城市。

火车到达的时间是在凌晨,她一个人跑去火车站接货,可是捎货人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眼看列车停靠的时间就要过了,她还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当时正值冬天,冷风在站台上呼呼的刮着,她的羽绒服里,却急得全是汗水。

那一刻,她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她问自己:

我不是应该研究生毕业顺利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写字楼里当白领吗?

像我这样的姑娘,难道不应该在这个时间躺在床上,懒懒地准备睡上一个美容觉吗?

我是创业公司的老板,难道不应该是坐在办公室里运筹帷幄吗?

深更半夜跑来火车站,急的像个热锅上的蚂蚁,到底是哪里打开方式不对?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装货物的列车。联系人告诉她车辆的位置,她才发现是离她很远的地方。她和那趟列车之间隔着十几条铁轨。可当时的情况,除了翻越过去,再没有其他办法。

她就这么一条铁轨一条铁轨的翻过去,拿到包裹,再一条一条地翻回来。凌晨的火车总站,除了她和一辆辆火车,再无其他人。耳边只有呼啸的寒风,还有衣服和铁轨摩擦的声音。

→ 直到快到达终点时,她看见了东方第一道熹微的晨光。铁轨延伸出去,像一把把利剑,从她的脚下,直劈到天边。

有太多的女生觉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遇到困难的惯常思维是:

为什么我一个柔弱的女生还要做这个?

这么冷的夜里还要一个人搬箱子翻铁轨,怎么就没有人来帮帮我?

我好可怜……

身为女性,在商业战场中,确实是一种弱势。

但是竞争之中的人,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强弱之别。

正如非洲大草原上的羚羊,无论性别,要想活命,只有跑得快。你可以是一只美丽的母羚羊,也可以是一只羸弱的小羚羊。

但这些属性,也许可以在羚羊的种群中,为你赢得一些额外的照顾。可是,在遭到狮子追捕的时候,这些标签绝不会让自己的天敌产生恻隐之意,或者转念不杀之心。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有着它自己的竞争规则。

一个弱势的人被同情被帮助,是应该心怀感恩的。如果没有被同情被帮助,也是理所当然的。

→ 因为在这个社会上,每一个理性的人在做事之前,必然都在考虑利益的最大化。

选择帮你,是一种情分。不帮助你,是一种本分。

4

电视的选秀节目里,参选的嘉宾唱完一曲,往往就在导师的询问下,开始诉说起自己的辛酸血泪史。

这样的经历,固然值得人同情。但最多也只能在某种意义上。说明你比别人付出了稍多一些的努力。

→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能够和实力成正比。

真正有实力的人,本身就自带光环。他不会以别的方式去博取别人的同情,更不会去赚取观众的眼泪。

爱听你的歌,不会只因为你在单亲家庭长大,也不会只因为你出身普通工人。要让更多的人接受你、喜欢你,最关键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

一生那么长,谁还没经历过一点艰难曲折呢?

大家来看节目,自然并不是想听悲伤的故事,比比谁的经历更惨。故事讲得再棒,歌唱得一般般,也没有人能够为你转身。歌声能够动人心魄,他们才会记住你的名字。

→ 有太多的人,或者倚老卖老,或者以幼卖幼,或者依靠自己的性别,希望得到更多的照顾。

→ 一次、两次也许可以,但是万一某天遇上一个客观理性、不留情面的对手,恐怕就要瞬间听得一声响,碰碎了一地玻璃心。

每个人都有弱势的一面,但那不应该成为因此倚仗的卖点。如若吃惯了甜头,或早或晚,会因此摔上一个大跟头。

小嘟坐在地毯上搭着积木,自顾自地咿咿呀呀,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嫩红的小脸上,还闪烁着几点尚未干透的泪痕。

我有些心疼,却又有些欣慰。

我想,小小的他,应该感谢那个没有把木马让给他的大姐姐。

关于作者 / 莫小叶。外表不坚强,内心不怯懦。写真挚、暖心、正能量的文字。公众号:叶不问(leaves_smiling),新浪微博@莫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