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平方米的房子都要抢,中国人为什么活得这么累?

核心提示:深圳楼市经过几轮疯狂暴涨后,出现了“六平方米88万”的鸽笼房,均价15万/平方米。别看它又逼仄又昂贵,一上午不到就售罄了。这样的房子在深圳租一个,据说也要4000元/月,供不应求。

香港的低收入人士住在逼仄的板间房里。在内地,这样的极小户也开始“登堂入室”了。

王朔说:“50后,基本穷逼;他们的孩子80后,基本苦逼。”而住在“六平方米88万”的天价蜗居里,我们只会觉得自己像一个傻逼。

深圳楼市经过几轮疯狂暴涨后,出现了“六平方米88万”的鸽笼房,均价15万/平方米。别看它又逼仄又昂贵,一上午不到就售罄了。这样的房子在深圳租一个,据说也要4000元/月,供不应求。

实际上,当地的国土资源管理部门8月曾对媒体表示,该“鸽子笼”户型不属于住宅户型,与房地产预售无关,属于二手房交易。也就是说,有人将二手房重新装 修后,炒作成新盘开售。资本和炒房者合谋炒高了二手房楼价,“六平米”看起来不是“关爱深圳奋斗族”,而是羞辱这些为了买房累瘫的年轻人。

深圳“鸽笼”,为了节约空间,床板可收缩进墙里。  

还嫌中国人活得不够累吗?财经作家杨连宁曾总结中国人的“累”:

“物价一个字:涨;房子一个字:贵;空气一个字:脏;食品一个字:毒;生病一个字:怕;读书一个字:空;土地一个字:征;城镇一个字:拆;交通一个字: 堵;税费一个字:多;开支一个字:高;收入一个字:低;保障一个字:无;福利一个字:少;打工一个字:苦;生意一个字:难;没钱一个字:怂;有权一个字: 牛;官腔一个字:假;亲友一个字:钱;信用一个字:缺;感情一个字:乱;负担一个字:重。”

对这一串辣评,有网友将之凝缩成一句话:“生活一个字:累!”

从去年4月,到今年6月,深圳房价的飙升速度。

那么国人到底累在哪里呢?杨连宁认为中国人真正的累不在于吃苦,而在于吃亏。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中国人到底累在哪”这个问题:

“勤劳苦干难以致富,发明创造难以致富,专业技能难以致富,遵纪守法难以致富,单打独斗难以致富,自力更生难以致富……”

2014年,杨连宁出版《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一书,用文字问诊国民,用观点把脉社会。五岳散人曾如此评价:“在鸡精汤和成功学泛滥的今天,可以内服此书。”

置业安家,希望越来越渺茫。图/一财  

买个房,可能要一辈子受累

新时期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大抵能用一副对联准确呈现:

上联:做卡奴、做房奴、做车奴、做妻奴、做孩奴;下联:赚票子、买房子、养车子、供婆子、宠孩子。横批:想想都累。

杨连宁认为,如今中国人的累,已经从上一代“挖大渠、脱大胚、扛大包、锄大地”的“革命主义式的劳累”,过渡到对“房子、票子、车子、婆子和孩子”这五 项指标的深度忧虑。“50后、60后可以安贫守穷,但如今80后、90后行吗?这显然是道‘五子登科’的人生必考题。望着身边的人全都上九天揽月了,你还 安于自娱自乐地五洋捉鳖?”

白领的收入可能达到一两万,但在物价不断飙升的一线城市,要买房、养家依然有压力。

“中国人的‘财富之母’被侵权了。”杨连宁在书中这样写道。“土地之母”的说法源于“政治经济学之父”、英国人威廉·配第,他曾在17世纪提出“土地是 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的观点。“劳动者失去了土地,就要吃苦。”杨连宁说。居住尊严是其次的,无根的中国人只求一寸立足之地,哪怕是“六平方米88 万”的天价蜗居。

经济学家郎咸平曾经评价 目前中国人的购房现状:“中国的房子是不能自由恋爱的,自由恋爱是不发结婚证的,所以必须透过地方政府和地产开发商而向他们买房子。”而在杨连宁看来,一 旦只能买商品房,那城里人就要受10年累也不止。“因为你买不起。你按揭买下一套婚房,还债要还到接近退休;退休后按照养老政策,你可能还要缴械投降,缴 出这套房子才有钱养老。到头来自己咬牙买下的一套婚房,本是明媒正娶,到最后跟讨了小老婆似的,需要一辈子受累。”

在中国,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和集体,个人购房后只享有房屋使用权,而无法支配土地所有权。在《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一书中,杨连宁道出了国人面对土地时的无奈。

城市化在中国式拆迁中进行。

问题不是市场化,而是垄断专卖

王朔说过一句话:“50后,基本穷逼;他们的孩子80后,基本苦逼。”杨连宁对此深以为然。与50后、60后“劳其筋骨”的“四大累”相比,劳心劳神的现代国人五大累,绝非仅靠工具更新和技术引进就能解决。

解决新一代的“五大累”,需要升级“软件”才行。杨连宁表示,“房子、票子、车子、妻子和孩子”代表的新社会“五子登科”,每一科都有日新月异的消费档 次,人生考试产生的压力、负担、惶恐和焦虑皆出于此。“结婚你得买房子、车子,买房买车你得有票子,工作不顺心会惹怒妻子,票子不够多会牵连孩子……这五 大累是相互关联的,一荣俱荣,当然一损也俱损。”

在儿女教育问题上,很少国家的家长像中国家长这么累。  

低征购吃农民,高房价吃市民;蓝领过劳死,白领过虑死;水电煤气学区房,看病吃药打电话,哪一个不是劳,哪一项又看不出累?中国人在新时代的累,似乎已经凌驾于科技发展和市场经济之上,由经济原因催生,却最终在一个全面发展的现代社会处处发芽。

“市场分化不是我们的麻烦,垄断专卖才是我们的麻烦;脱贫致富不是我们的麻烦,为富不仁才是我们的麻烦;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是麻烦,特权独占的人先富起 来才是麻烦;贫富分化不是麻烦,内亲外疏、有贵有贱才是麻烦;社会分化更不是麻烦,富者越富、穷者越穷的马太效应才是麻烦。”

中国的贫富差距还在日益扩大。

“二元制”涵盖了多数人的生存方式

除了需要应付现代版的“五子登科”,中国人还需要时时提防这个巨大人情社会中无处不在的“中国特色”。

其实光是“父母在,不远游”和“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两句相互矛盾的话,就够既重亲情也梦想远方的中国人纠结的了。在杨连宁看来,由亲情制造出的“软骨 病”,全民都没法免疫、预防。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裙带关系网庇护下,“中国式拼爹”似乎已经渗透社会的每个角落。这既造就了只重亲情而对亲缘圈子 外的群体漠不关心的“等差待人”,也使根据亲疏有别来区分尊卑贵贱的“差序格局”成为社会主流。试想,一个人活在这样一个“东方式裙带关系社会”,天天遵 从近亲远疏的“特殊主义伦理”,如此这般日复一日,他能不累吗?!

制度越不健全,人脉就越重要,市场越不公平。各种复杂的人情关系极大地增加了市场交易成本,使转型更为困难。  

杨连宁在书中写过自己的一次经历:“当年我当工作队长下乡,也得先打探清楚县长与组织部长是亲家,县委副书记和公安局长是‘挑担’(连襟),这样才不至 于捅了马蜂窝。我有同事下去当县委书记,也对我说过实话:由于经年累月的近亲繁殖,你想查处一个科级干部,可能会得罪半个县城。”

这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小农经济思想也体现在饱受诟病的“国企病”上。杨连宁认为:“在管制经济年代,全民都像是被圈养、喂养的动物,而如今则成为了市场化生存群体,需要自己养活自己。”

中国游客在国外自助餐厅抢虾。

他同时认为,几千年来,大多数国人小农化、村社化、家庭化的谋生方式始终没有大变。这也意味着一个二元化的生存方式没有大变:“有权无权、有贵有贱、有亲有疏、有肥有瘦、有富有贫的二元的、双轨的体制机制安排,涵盖了多数人的生存方式。”

杨连宁认为国人“不患寡而患不均”,骨子里有着“气人有、笑人无”的劣根性——“看见别人家的米汤比自个儿家的稠,心里就不平衡了”。这样活着能不累吗?杨连宁说,这叫傅立叶变态心理综合征。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