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暴涨的终极结局:地球变成了1个富人和20亿穷人的世界!

核心提示:济南失控、杭州狂欢、南京熔断!上市公司靠卖两套学区房保壳!无数人在疯狂呐喊:楼市已疯!

济南失控、杭州狂欢、南京熔断!上市公司靠卖两套学区房保壳!无数人在疯狂呐喊:楼市已疯!

让人拍案惊奇的是,连着几个月来,政策导向明明是要给楼市降温,为啥房地产行业吃了那么多避孕药却仍然隆起了财富的大肚子,乃至继一线城市楼市之后,二线城市楼市也能演绎如此疯狂的行情?

一言以蔽之:钱多、心切、投机

钱多:高杠杆之上的楼市!

如今一、二线城市楼市的火爆,已经不是简单的刚需和投资博弈,而是一场越来越多从“供给”和“需求”两端添加杠杆的金融游戏的结果。而这场游戏的基础,是货币超发!

1990 年到1998年,中国的广义货币从1.39万亿开始,增长10倍。到了2015年则增长了100倍,达到惊人的150亿规模。水涨船高!漂浮在河流之上 的,是各类资产的价格。市场上的钱多了,各类资产的价格就会随之上涨。既然农产品涨幅没有上来、出行涨幅没有上来,相形之下,衣食住行里,只有房地产吸收 了大量的资金。

7月份和8月份的数据,进一步说明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7月份新增贷款4000多亿人民币,几乎全都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八月份新增贷款9000亿元,其中6700亿是住房贷款!

没有老虎不吃肉,没有货币不购物。钱是死的,人是有腿的。一线城市严格限购后,货币开始流向部分二线城市,在这些杠杆资金的推动下,迅速撬动地方存量资金,上演一次抢房的尖峰时刻。

心切:乌合之众的涨价焦虑!

现在,中国楼市,已经脱离了供需,而是一种金融现象。很大一部分贷款买房者,不是为了自住,而是为了保值增值,乃至是火中取栗!

既然是金融现象,群体心理就会发挥巨大影响。于是,第二个因素来了:心切!

赶紧买啊!不买,票子就变薄!不买,房价还将脱缰而去!不买,一步踏错就步步踏错,一失足成千古恨!

有钱,买房;买了房,够住了,继续买;没钱?将房子抵押贷款,继续买买买!反正早晚会涨!

就是这么一种赶赶末班车的焦虑,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国人!人人都在痛骂,人人却都加入这个财富的游戏!

投机:金钱激励下的政策失灵

毋 庸讳言,不少地方政府对楼市那是真爱,因为楼市一旦火起来,GDP好看、财政收入好看、口袋里也有钱花。于是乎,部分地方政府对楼市的态度,就像《白鹿 原》里道貌岸然的鹿子霖对“红颜祸水”田小娥的态度,白天当众严肃地对她辱骂鞭打,但晚上却忍不住钻进她的被窝,偷得半晌之欢。

一旦地方政府不想降房价,即使是不得已出台的限购政策,往往也能够搞的像饥饿营销!

就这样,楼市被这六大真言护着,就像女人的无肩带胸罩,看似要掉下,总会被hold住,不时还要挺一挺。。。


未来在哪里?

房价,让中国的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如果照此走下去,不禁让人想起科幻作家刘慈欣在其短篇科幻小说《赡养人类》中的段落:


“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穷人不再是人了。”

“哦,那事情可真的变了很多。”

“在我曾祖父的时代,第一地球60%的财富掌握在一千万人手中;在爷爷的时代,世界财富的80%掌握在一万人手中;在爸爸的时代,财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

“在我出生时,第一地球的资本主义达到了顶峰上的顶峰,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本奇迹;99%的世界财富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这个人被称做终产者。”

“这个世界的其余二十多亿人虽然也有贫富差距,但他们总体拥有的财富只是世界财富总量的l%,也就是说,第一地球变成了由一个富人和二十亿个穷人组成的世界。”

“我的家坐落在一条小河边,周围是绿色的草地,一直延伸到河沿,再延伸到河对岸翠绿的群山脚下,在家里就能听到群鸟呜叫和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能看到悠然的鹿群在河边饮水,特别是草地在和风中的波纹最让我陶醉。

但这一切不属于我们,我们的家与外界严格隔绝,我们的窗是密封舷窗,永远都不能开的。要想外出,必须经过一段过渡舱,就像从飞船进入太空一样,事实上,我们的家就像一艘宇宙飞船,不同的是,恶劣的环境不是在外面而是在里面!

我 们只能呼吸家庭生态循环系统提供的污浊的空气,喝经千万次循环过滤的水,吃以我们的排泄物为原料合成再生的难以下咽的食物。而与我们仅一墙之隔,就是广阔 而富饶的大自然,我们外出时,穿着像一名宇航员,食物和水要自带,甚至自带氧气瓶,因为外面的空气不属于我们,是终产者的财产。”

“当然,有时也可以奢侈一下……但这是要花钱的,外出之前我们都得吞下一粒药丸大小的空气售货机,这种装置能够监测和统计我们吸入空气的量,我们每呼吸一次,银行账户上的钱就被扣除一点。对于穷人,这真的是一种奢侈,每年也只能有一两次。

我们来到外面时,也不敢剧烈活动,甚至不动只是坐着,以控制自己的呼吸量。回家前还要仔细地刮刮鞋底,因为外面的土壤也不属于我们。

房价崩盘,
没有一片雪花会认为有自己的责任

房地产市场陷入末日狂欢。

无论是房地产泡沫还是股市泡沫,最终的资产接盘者一定是普通民众,如果说房价已经涨到了让普通人想当接盘侠都当不了的地步,必须通过零首付或至少10倍杠杆实现买房的时候,基本可以确认,这就是泡沫的顶点,这就是末日的狂欢(美国房地产泡沫最鼎盛期,就是2006年美国最穷的人都能通过0首付买到房的时期)。

我 还说,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地产泡沫盛宴不让普通民众来接盘,不让普通民众来当冤大头,难道你想让李嘉诚给你当冤大头和最高价位接盘侠?或者,想让巴菲特给 你当冤大头和最高价位接盘侠?更何况,如果真有在北京上海深圳能够买得起一套房的人,以现在的价位,只要他稍有生存能力,他已经完全可以将北上深的房子卖 掉,移民到国外,买一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全家都能享受更好的空气、水质。土壤和医疗、教育、法治环境——然后,还能剩下一大笔钱供自己和家人逍 遥度日——这也叫“套利”,跨市场的地产套利。

这10多年来的中国房地产,就是一个要让中国产生更大贫富差距,让中国更多的中产阶级变成穷光蛋的工具。现在,一线城市的房价终于涨到了中产阶级买房也要竭尽全力的时代,终于到了中产阶级为国家和人民作出牺牲和奉献的时刻。

要知道,去年股市4000点的时候日人民报喊出“钱在飞心在跳,牛市还在半山腰”,旧华社更是力挺A股,喊出“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于是乎,一大批中产阶级挺进股市,侠之大者,为国炒股。

然而,前来接盘的中产阶级才过来了一部分,一小撮国内外阴谋势力就开始大肆卖空,大部分中产阶级还没有来得及为国接盘,股市就半路夭折,并且一路下跌,致使我天朝指望通过牛市去杠杆的希望变成了泡影。

股市去杠杆成了泡影,那就只能房市去杠杆(居民加杠杆,降低企业负债)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资产类别换了个马甲,在又一场发财梦的支持下,在过去15年的连续上涨的历史记录支持下,上次没有来得及为国接盘的中产阶级们跑步进场,除非你移民国外,否则一网打尽!

侠之大者,为国买房……

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会认为是自己的责任!

当中国房地产崩盘时刻来临的时候,从央行到政府,从银行到地方政府,从购房人到房地产中介,从卖房人到统计局,从加杠杆的首付贷到房抵贷,我同样相信,没有一片雪花会认为是自己的责任……

*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内容整合自:自博闻财经(tttmoney8)、理财中国、每日经济新闻、九点半财经、路财主A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