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厕所最新报价!区区5平米,引无数房奴竟折腰……

核心提示:榜首北京与榜尾银川的房价差达10倍之多,北京1间厕所与银川1套房之间,被画上了等号。

近来,房地产“过热”形势令市场与社会的神经越发紧张,持续多月的量价攀高,市场几近失控。中国房价行情 平台近日公布了8月31个省会城市(含4个直辖市)的住宅房价排行情况,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11个省会城市住宅均价超过1万元,北京上海两地均价近5 万,南京均价2万+成为最贵的二线省会城市。最令人惊诧的是,榜首北京与榜尾银川的房价差达10倍之多,北京1间厕所与银川1套房之间,被画上了等号。

据记者了解,全国房价排名前十的为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杭州、天津、福州、合肥、武汉、济南。在31省区中,11地的住宅均价超过1万,除去北上广外,南京、杭州、福州、合肥、武汉等这些热门省会无一例外,全部过万。

区域
房价差距之大:广州赶不上北上的一半

“帝 都”北京拔得头筹,住宅每平方米均价高达48847元。“魔都”上海紧随其后,均价为44,750元。南京做为二线城市“涨不停”的领军城市, 房价以同比上涨28.95%的大幅比例,领先广州成为全国房价金字塔的季军,同时涨幅也是排在全国第三。南京目前每平米高达22428元。也是二线省会城 市中唯一均价破“2万”的省会城市,涨价势头之猛令人咋舌。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近年来,由于地区经济发展差距、库存、地价、地产商等多方面因素,一二三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分化严重,这些都被房价完全展现了 出来。同为一线城市,目前广州的均价却只是北京、上海的一半,差距之大有2万余元。而二线城市之间差距之大更超乎想象,同为二线城市,长春均价在6千元+ 的价位。而南京则是均价2万+,后者为前者的3倍多。

榜首
榜尾房价差:北京1间厕所=银川1套房

而最令人惊诧的是,31省会城市房价榜首的北京和榜末的银川,住宅均价对比,差距竟达10倍之多,北京的均价是48847元/㎡,银川的均价是5025元/㎡,目前北京大部分的100平米的三居室,卫生间都在5平米左右(有的为两卫)。

那么根据估算,北京一间卫生间的价格为25万,而银川一套50平方米的房子,估价也在25万,也就是说,目前在北京购买一间卫生间(厕所)的价钱,在银川能轻松购买一套50平米的房子。

而中国经济网记者做的此番估价,仅是就均价而言的,目前早已迈入“豪宅化”市场的北京,均价在10万+、20万+的新建住宅并不在少数。夸张的说,在北京新房住宅市场上,房子里数块大瓷砖占地面积大小的售价,也足够在银川等大多数省会城市买套房子了。

政策
调控何去何从

“爱情诚可贵,房子价更高。想再买一套,婚约亦可抛!” 有人用打油诗来嘲讽最近在某些城市发生的排队办理离婚手续以便购买二套房的奇观。这一现象的背后,正是近期一、二线城市让人心惊肉跳的房价过快上涨。

那所谓的政策调控还能起多大作用?

1473836357619133.jpg

目前,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与调控的难度都在增加。一些专家认为,如果调控得当,风险度会降低。当然,调控也面临着防风险和去库存的两难,但显然问题越拖会越复杂。

近日,方正证券的一份题为《全球历次房地产泡沫(房地产周期研究之八)》的研报引起了市场人士关注。其中,有几个总结性的观点,值得参考:

其 一,虽然时代和国别不同,但历次房地产泡沫走向疯狂则无一例外受到流动性过剩和低利率的刺激;其二,虽然时代和国别不同,但历次房地产泡沫崩溃都跟货币收 紧和加息有关;其三、如果缺乏人口、城镇化基本面支持,房地产泡沫破裂后调整恢复时间更长;其四,中国应警惕并控制当前的房地产泡沫。

事实上,“高层已提出必须对资产泡沫高度警惕,因此必须抑制房价的过快上涨。”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珏林对上证报记者表示,房子已经不再是投资首选品,这是大势所趋。对于部分二线城市的持续上涨,要给予足够重视,并适时“分城施策”、“从严管控”。

9月6日,住建部发布贯彻《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的实施方案。方案再次重申,要完善房地产宏观调控。要根据房地产市场分化的实际,坚持分类调控,因城施策。坚持加强政府调控和发挥市场作用相促进,使房地产业与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居住需求相适应。

但在经济学家李迅雷看来,当前房地产政策的调控面临两难选择。如果调控不当,或导致房地产行业风险集中释放;如果通过多种举措来维持目前房价水平,则越往后,人口越老龄化,流动人口越少,调控难度越大。

对于一、二线城市房价“变异”,决不能放任自流。阳光100集团常务副总裁范小冲说:“这考验着调控的智慧。”

范小冲认为:“化解楼市风险,根本上还是要通过改革创新,发展好实体经济,减少对房地产的依靠来推进,而不是简单地‘去杠杆’。”

记 者也注意到,央行副行长易纲近日在G20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去年底总体杠杆率达234%,处于偏高水平。但政府和个人的杠杆与其他国家相比并不高,企业的 杠杆率较高。中国总体杠杆率较高,短期还会上升,但要控制增长速度。杠杆率一年增9个百分点太快了,短期要稳杠杆,就是将这一速度降下来。

陈晟也认为,目前来看,“双杠杆”下调控应“稳中有进”,既要稳住杠杆,又要有针对性地抑制一、二线城市的地产泡沫,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发展创新产业,打造出新的支柱型产业来解决问题。

*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内容整合自: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经济网、上海证券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