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不到钱”的奥运订单:义乌传统小商品利润日渐微薄

核心提示:记者实地走访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发现,尽管受到体育赛事的刺激,但一些低附加值低技术生产厂家,正面临着成本激增,单纯的出口量增加,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空间。

2016年是全球体育大年,前有美洲杯,欧洲杯,后有里约奥运会,承接了上述赛事大量衍生产品供货的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也随之迎来一波出口高潮。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发现,尽管受到体育赛事的刺激,但一些低附加值低技术生产厂家,正面临着成本激增,单纯的出口量增加,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空间。

利润空间日渐微薄

“对 我们来说,奥运会的吉祥物已经发货交接完了,现在还有许多后续订单要做。”8月10日,在公司办公室,承接生产巴西里约奥运会吉祥物的义乌超其特玩具工艺 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乌超其特)副总经理洪成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型赛事的订单不是第一次,未来也许仍有机会继续这部分业务。

有别于其他行业攀上“奥运”概念的高调,义乌超其特承接奥运订单与眼下传统制造业面临着的困境相比,无异于杯水车薪,“尽力延续火热订单,公司能够正常运营是目前最现实的目标。”

洪成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08年,超其特出口额突破千万美元;2009年后,超其特80%的产品出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到了2010年4月,公司拿到了业界公认为“世界通行证”的ICTA认证,年产值超过1.5亿元人民币。

但这些并不能挽回成本激增带来的行业萎靡,近年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始终面临创新能力不足、产品附加值低、产能过剩严重、成本不断增加以及贸易壁垒高筑等困境。

“说实话,眼下毛绒玩具的利润微乎其微,刨去成本费用,基本靠3%~5%的退税获利。”洪成芳表示,虽然奥运经济对体育用品订单数量有一定刺激作用,但在这场奥运盛宴上,中国的制造商和产业工人分得的蛋糕依然少得可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里约奥运会官方吉祥物“维尼修斯”,30厘米高的毛绒玩偶官方售价是人民币128元,45厘米高的是198元,最大个的维尼修斯有1米高,售价高达1200元。根据合作协议,超其特总计将生产10个系列、100万个维尼修斯。

对于超其特能从中分到的利润蛋糕,洪成芳没有明言,不过记者从相关行业人士处了解到,中国企业从中获利不及十分之一。

“不管是我们从事的玩具行业,还是义乌市场上其他的劳动密集型企业,现在都面临着成本上升、外贸萎缩的挑战,可以这样说,利润空间日渐微薄”。有外贸人士称。

赛事提振作用微乎其微

曾几何时,义乌市场作为世界小商品供货源地,不论是大型赛事或者大型节日,都是当地一场销售盛宴。

如 今,大型赛事拉动增长的情况却变得乏力,适逢美洲欧洲两大足球赛事,加上里约奥运这场全球最大体育盛宴的刺激,今年上半年义乌外贸只实现了小幅增长。 1~5月,义乌实现外贸出口约124亿美元,人民币口径增长约4.5%,出口增速列浙江省各县市第一。1~6月,义乌小商品出口40.3万标箱,比去年同 期增长1.9%。

但外贸淘金的难度不断升级,中国制造仍然只占据利润微薄的最低端,这种薄利的奥运订单还能持续多久?

“照往年的经验,今年是世界体育之年,前有欧洲杯,后有奥运会,在两大全世界关注的体育赛事拉动下,出口额有望大幅提升,但从目前的贸易量来看,预计只能和去年持平。”义乌当地一家体育用品外贸企业的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这样的业绩,他深感失望。

当 地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奥运订单在对外贸的拉动力上已经显出颓势。“经济萎靡的范围仍在扩大,从本次举办奥运会的巴西本地来看, 其经济状况就不容乐观,当地本来就在倡导节约,尽管奥运订单能一定程度拉动外贸,但经济下行时,即便是奥运会主办国,体育用品的需求也会大量缩水。”

义乌玩具行业协会会长李樟新则指出,即使奥运会促使相关产业外贸出口有所增长,但就目前整体企业盈利能力来看,对行业提振作用微乎其微。

在义乌市场里,一家旗帜经营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面国旗的利润只有几厘,全靠跑量来赚钱。由于原材料、劳动力上涨和汇率变化,销量增长未必带来更多收益。

“原料、人力成本也一样涨,出口增量能不能跑赢成本增长是其一,眼下国际局势不够稳定的情况下,任何汇率的变动或者贸易壁垒的影响都可能带来大笔损失。”李樟新告诉记者说。

新型制造业亮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里约奥运会上,多家走本土化路线的新一代制造业企业却在里约打开了市场大门。

比 如,大华股份为本次奥运会提供了373台可以360度旋转的IP网络高清球形摄像机,和1400台IP网络高清小型半球形摄像机;同方威视为里约奥运提供 了260余套手提行李和大型货物的X射线扫描设备,主要用于奥运会的开闭幕式赛场和巴哈、德奥多鲁、马拉卡纳和科帕卡瓦纳四大中心赛区,以及各国运动员入 住的奥运村。奥运会结束后,这些设备还将继续为巴西司法部所辖的各个监狱提供安检服务。

格力电器则是本届奥运会官方供应商,负责为场馆和配套项目提供空调设备及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巴西来说,浙江大华、同方威视和格力电器都不陌生。前者的安防产品早在2007年就开始进入巴西市场,而后者的安检产品在巴西境内安检市场的占有率达50%。格力电器则是第一家来巴西投资的中国家电企业,2001年就在巴西玛瑙斯投资建厂。

业内人士指出,新一代中国制造正在逐步取代老一代以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为主的出口地位,借助奥运经济的平台,逐步推广扩张。相对于低科技低附加值的老一代制造品,新型的制造行业主要表现在核心技术强劲,符合新经济增长等特点,有望成为新一代的中国制造的代表。

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徐剑锋则认为,在奥运会这样一个全球关注的平台展示产品,对提升企业影响力,增加订单量无疑有巨大作用,所以即使目前企业供应产品无法盈利也应该是利大于弊的一次成功营销。

徐 剑锋进一步表示,相比以往的传统制造业“走出去”,新一代制造型企业布局奥运会经济带来的影响效应明显更加显著,首先,自带品牌和核心技术的产品有利于更 新中国制造的形象;其次,新一代的制造产业在出售产品的基础上往往附带未来更多的服务和管理产品,有利于延伸产业链,增加更多附加价值。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