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模式失灵,被对手赶超后,雷军召开了誓师大会!

核心提示:小米所谓的谷底,本质是中国智能手机增长放缓和竞争对手挤压下的商业格局变迁,导致其赖以崛起的小米模式失灵。

7月11日,红米手机1.1亿台销量庆功会,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终于有了一次以轻松姿态面对外界的机会。

伴随着两位击鼓手营造的宏大声势,47岁的雷军身着白色小米员工T恤和黑色西裤,缓缓步入小米总部顺事嘉业创业园的舞台中央。这是一座四合院式的楼宇,四周上方的玻璃窗旁,挤满身穿同样T恤的小米员工,他们试图透过窗户感受庆功会的气氛。

舞台后方的红色大屏幕上,红米手机的最新累计销量“1.1亿台”格外显眼。雷军身前的一张长条桌上,摆满了12瓶香槟和11块蛋糕,这11块蛋糕上的字拼在一起就是“110,000,000”(1.1亿)这一数字。

雷军在现场宣布将请三位明星作为红米手机代言人,随后他带领小米众位高管开香槟进行庆祝。

在一轮拍照留念之后,雷军独自呡了一口高脚杯中的香槟。他的身后,小米几位高管正分成几组对谈着。独自站在台前的雷军并没有参与,他将手中的酒杯摇晃了几下,金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起伏。

这位几度经历互联网公司兴衰的创始人比谁都清楚,红米手机巨大销量的光环背后,是小米在手机供应链管控的隐忧——今年上半年,小米有三个月处于手机极度缺货状态,这是雷军在今年6月23日一次小米组织的专家闭门会上透露的事实。

更为严峻的是,小米手机的销量已经被对手甩在身后。IDC数据报告显示,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排名华为第一,苹果第二,小米已经落到了第三。2016年第一季度华为依然排名第一,第二至第四名分别为OPPO、vivo和苹果,小米已经落到第五。2016年第二季度,OPPO和vivo则再度超越小米。

就在去年,小米尽管没有达到预期的8000万至1亿台的手机出货量目标,但仍然是中国手机市场的老大。

小米深陷“中年危机”:它如何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正如雷军自己所说,小米正在经历自成立以来的首次谷底。

小米模式失灵

小米所谓的谷底,本质是中国智能手机增长放缓和竞争对手挤压下的商业格局变迁,导致其赖以崛起的小米模式失灵。

所谓小米模式,用雷军创业伊始不断对外宣扬的说法是,不建工厂,不做线下渠道,不投放广告,而是以轻资产、互联网销售和高性价比的方式快速打造单品爆款。

这一模式在起初的两三年内呈现井喷式增长,一度让包括华为、联想等在内的传统手机厂商陷入极度恐慌,纷纷开始效仿小米的打法,线上销售也逐渐成为几乎所有手机厂商的标配。

如今,仅仅依靠互联网不再是灵丹妙药,小米自身也开始与当初的模式渐行渐远。诸多变化显示,小米正在向着一个相反的方向发展,逐渐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创业之初,雷军在各种公开场合说,小米的盈利模式最重要的就是轻资产,它没有工厂,所以可以用世界上最好的工厂。但现实是,由于小米没有自己的工厂,对供应链的掌控乏力,很容易出现供货不及时乃至断货的现象。

小 米信奉干掉渠道只做线上的模式,通过小米网等线上渠道销售手机,可以省去渠道差价和零售店成本,消费者就可以最实惠的价格买到手机。但去年以来,手机线上 渠道的出货量增速开始放缓,目前超过2/3的用户仍然通过线下渠道进行购买,小米不得不针对此做出调整,今年之内要在全国范围内开设60家“小米之家”线 下店。

小米曾号称不做广告,只在新媒体渠道进行营销推广,认为用户的口碑传播就是最好的广告。而现实情况是,由于其鼓吹的性价比模式已经不再具备优势,仅仅依靠线上新媒体推广,难以到达三四线城市的目标用户,于是小米开始做楼宇广告,聘请代言人,甚至未来会考虑电视广告。

模式变化的同时,随着小米逐步变成一家估值高达450亿美元、员工人数突破8000人的超级独角兽时,小米内部员工心态开始出现分化,流程变得复杂,正在变成一家大公司。

雷军此前对外声称公司内部“不开会”,但实际上小米每个部门几乎都有每周例会和其他大会小会,和所有大公司并无区别。

雷军在今年初的小米年会上说,小米手机2016年没有销量目标,只要开心就好,但这并不代表所有部门和员工都没有KPI。

小米MIUI前员工张辰溪向《深网》(微信号:qqshenwang)讲述,小米有些部门仍然有KPI,不过KPI无关手机销量,而是以盈利多少作为指标,比如他当时所在的MIUI部门,单就“MIUI论坛”这一App的每月盈利就要求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

最近一年小米高层重视营收的变化很明显。“以前MIUI很少内置来自外部的广告,而是专门做优化,哪里体验不好修改哪里,一个功能哪怕没有坏处,只要对用户没有好处,小米就不会上线。”张辰溪说,现在的产品理念是,在考虑用户体验的同时,更加看重一个功能赚不赚钱。

如果用人的一生来对比,小米正在遭遇中年危机:不再轻快、不再高歌猛进,变得成熟稳重、循规蹈矩。最终,小米会逐渐变成一家传统的手机公司吗?

小米深陷“中年危机”:它如何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