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居然让这个摄影师拍了1小时的VR视频,老大哥长这样?

核心提示:有那么一个国家,交警都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指挥着,国民不能出国旅行,人人都相信自己生活在最幸福的国家,提到某三个字就会集体欢呼与流泪,就像提到某个人人都在说,但是谁也没有见过的鬼一样。

【VR资本圈微信号(VRiscoming)综合自黑匣网、创见网、新京报】

有那么一个国家,交警都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指挥着,国民不能出国旅行,人人都相信自己生活在最幸福的国家,提到某三个字就会集体欢呼与流泪,就像提到某个人人都在说,但是谁也没有见过的鬼一样。

你们以为小编在讲奥威尔的小说,《1984》里的“老大哥在看着你”?

不,小编在说的是大家都很熟悉,但实际上又很陌生的朝鲜。

好吧,貌似朝鲜跟“老大哥”也差不多。

诚然,我们通过媒体认识的、大多数人印象中的朝鲜,正正是和《1984》里的描述一模一样的。毕竟我们能够轻易看到的有关朝鲜的影像,都是那些珠圆玉润的女主播,铿锵有力的播报,以及同样铿锵有力到像中了邪的儿童歌舞。

而最近,却有一个外国人,发起了一个叫“DPRK360”的互联网项目,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论;他多次获准入境朝鲜,第一次对朝鲜进行了360度全景拍摄,甚至还拍了一部长达1个小时的VR视频,并被获准公开发表,为世人打开了一扇了解朝鲜之窗。

“DPRK 360”,顾名思义,取自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即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而后面的 360,当然不是某位周老板的安全软件,而是指360度“全景”拍摄——没错,用通俗的话语来说,基本上就是“朝鲜掠影”一类的主题。

据外媒报道,DPRK 360 的发起人是新加坡摄影师Aram Pan,整个项目最早启动于2013年。在CNN对他的采访中,他提到自己当初获得进入朝鲜的许可,竟然是在网上找了一个朝鲜方面的联系方式,发了几份传真和邮件,竟然还真的被批准入境了。

其后,Aram Pan 多次入境朝鲜,官方对他也愈加的信任,使他获得了很多外国人在朝鲜所不具备的特权。他用GoPro Hero4 ,拍摄了在平壤主干道驾车穿梭的360°视频——当然,拍摄VR视频的同时,他身边也有警察“监护”。

这些空空荡荡的平壤主干道,就是朝鲜留给外国人的“世界之窗”。不过,这个长达一小时的视频,还是能够让我们窥探到这个国家的一部分风貌。

对视频感兴趣的小伙伴可到油管如下地址自行欣赏(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jxLn7xqDDQuGatp7AjI9aaS7rbGjeINF 需翻墙)。

除了视频,Aram Pan 还给我们从这个神秘国家中带回来很多同样珍贵的照片。在DPPK 360 项目的官方页面中,他详细地介绍了拍摄朝鲜的初衷。Aram Pan 将自己定位于一个真实记录某地的摄影师、摄像师,所以他特别指出,自己并不属于“反社会主义”或“反资本主义”的任何阵营。

有人会觉得Aram Pan镜头下的朝鲜显得“过分富裕”,甚至批评他没有拍摄和记录朝鲜对人权的压迫,没有向世界展示这个高度集权国对其民众的剥削与戕害问题。但Aram Pan表示:“我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旅行的人,谁旅行的时候会把镜头对准监狱与尸体呢?”

无论如何,借由Aram Pan的这个项目,我们还是看到了朝鲜“不一样”的一面。

1469693536476248.jpg

在我们的想象中,平壤应该既没有滑板鞋,也没有意大利披萨店。但是我们错了。

1469693576928413.jpg

平壤的地铁站,对朝鲜来说几乎等同于我们的天安门。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在中国的援助下建成的,最深处要到地下200米。

1469693595768753.jpg

朝鲜也是有流行趋势的,比如最近流行戴上Oversize 的墨镜。

1469693609422720.jpg

也有具有民族特色的“时装周”活动。图为第12届平壤时装展览。但是,这都12届了,比法国的Haute Couture(高定周)还封闭,就算是爱马仕也别想获得邀请。

1469693644323886.jpg

朝鲜人的婚礼,其中穿格子衬衫的为摄影师Aram Pan。

1469693993142007.png

小编特别想说一下这张照片。这楼宇的高度、路灯的亮度、还有指示灯前面车辆的密度,似乎都颠覆了我们对朝鲜的刻板印象,没想到朝鲜也有这么现代化的一面?然而,可能居住在大城市的亲们更容易发现其中的异样。没错,熙熙攘攘的人群呢?车水马龙的夜景呢?在现代化的环境之下,却看不到该有的人群的喧嚣,这似乎更值得玩味。

P.S.以上照片均来自Aram Pan的摄影360°全景项目。

附录:对话摄影师Aram Pan

Q:什么样的机缘下你想到要进入朝鲜进行拍摄?

A:我原本从事建筑摄影,2012年开始有去朝鲜的想法。那时它对我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报道总是把那里写得很可怕,上网搜朝鲜的资料和照片,只有军队,没有日常生活。出于好奇,我想去那儿看看。

Q:你如何与朝鲜官方联系并获得许可呢?

A:2012年8月,我给东南亚各国的朝鲜大使馆发email,表达我想去那里拍摄的意愿。一个月后,有个人打电话通知我参加一个会议,会上,驻新加坡朝鲜大使馆工作人员看我展示了我的360度全景拍摄技术,以及我的作品集,只用了十五分钟,他们就说,可以,欢迎你来。那个过程甚至没有任何协商。

Q:你觉得他们能立即同意的原因是什么?

A:哈哈,我也不知道,可能他们喜欢我的照片?这就证明了一切皆有可能。

Q:为什么会想到通过360度全景航拍而不是别的方式展现朝鲜?

A:在我看来,文字很难避免涉及作者的个人情感和立场,照片也有局限。但360度全景摄影不一样,可以把我看到的方方面面直接用图片传递出来。

Q:你希望通过这样的拍摄获得什么?

A:一直以来,朝鲜给人的印象是拒绝外界的,进行这样一种尝试,那可能一定程度上改变它封闭的状态。我可能有机会改变世人对朝鲜的看法,也有机会改变朝鲜对世界其余国家的看法。另外,如果能带动朝鲜旅游业的发展,那么朝鲜的就业问题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Q:能不能描述下第一次踏进朝鲜的见闻和感受?

A:那是2013年8月,我第一次去朝鲜,从新加坡直飞平壤机场,好奇、兴奋,也有一些紧张。在导游带领下,我参观了很多平壤的旅游景点:纪念碑、博物馆、一些自然风景等。我没有提任何要求,而是任由他们带我去看。开车经过一个海边的时候,我问能不能停下让我看看,他们很爽快答应了。于是我拍下人们在海边游泳,在沙滩上嬉闹的样子。后来的两年内,我一共去了11次朝鲜。

Q:后来你还选择了经由中国进入朝鲜?

A:那是2015年8月,我从中国丹东徒步进入朝鲜,在横跨图们江的那座桥上,没有巡逻,只有一个守卫驻守在朝鲜的边境处。我以为那里会严密设防,但实际上只有一些稀疏的带刺铁丝网。只用了十分钟,我就抵达朝鲜,朝鲜那边旅游公司派来接待的代表,带我坐车进去。

Q:这一趟旅途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吗?

A:我从边境处搭车前往平壤市中心的一路上,看到的景象有点像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农村。路上很整洁,乡镇中心有一些三四层高的楼房。平壤市中心的建筑总是很雄伟,有高高的天花板和宽阔的走廊。主路修得很宽阔,超过了所需的宽度。

Q:第一次航拍朝鲜的经历是怎样的?

A:第一次航拍,我很紧张,因为乘坐的是朝鲜自制的一架很小的飞机,才刚造完,甚至都没有取名字。我很早就得悉了他们刚建造完一架飞机,所以我请求在飞机上航拍,他们同意了。我说这太有纪念意义了,一定要给它取个名字啊。因为它真的很小,于是我们大家叫它baby plane。

Q:航拍里看到的朝鲜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A:360度航拍图中,朝鲜街道看起来很空,但其实不是那样的。我走在平壤,即使很小的街道也有很多行人。高空俯拍的时候,那些行人就拍不到了。所以我认为,真正要了解一个地方,还是要花时间在那里观察。

Q:在整个11次拍摄中哪些人或事令你印象深刻?

A:我在清津(朝鲜城市)街上散步时,有两个高中女孩用她们的手机拍我。我注意到了,于是做出搞笑的姿势让她们拍,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后来我还和她们一起自拍。我觉得那是一个很温暖的经历。

Q:有媒体报道你是第一个进入朝鲜银行拍摄的摄影师?

A:其实那件事媒体有些小题大做了。那天我和我的导游经过东北部一个金三角银行,我就说想进去看看,我的导游就和银行经理沟通了,没有任何阻拦,于是我进去办了一张银行卡,没什么特别的,就和普通银行一样。比较有趣的是,我看到一个女职员正在柜台数钱,一大笔美元,我估计有两百万美元。

Q:你有没有问工作人员这是怎么回事?

A:没有,我尽量表现得不太好奇。

Q:有人说朝鲜东北部地区相对贫穷。

A:其实朝鲜大多数地方看起来不穷,可能人们觉得难以置信,但那确实是我看到的,当然人民不像国外那样富裕,他们不用名牌的东西,但是一切仍然看起来很合理。

Q:在两年多拍摄过程里,曾遭遇朝鲜官方的阻碍吗?

A:第一次提航拍时,赞助商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后来我们和朝鲜官员谈的时候,开始对方有些犹豫,大家就一致鼓励他们说,我们都在帮助朝鲜向外界开放,谷歌地图已经有整个平壤,全世界都看得到平壤,还不如让我们拍一些平壤的照片,可以让外界更了解。然后他们就同意了,过程也很自然。

Q:很多媒体用了“360度拍朝鲜”的标题刊登你的摄影作品,但在我们看来,或许用“360度拍平壤”更合适?

A:不啊,我也有很多照片是在朝鲜乡下拍的。这点我也觉得奇怪,我拍下了朝鲜许多不同地方的照片,但是媒体报道我时,总是选择在平壤拍的。我其实去到了许多平壤以外的地方,只是有些地方不被允许拍照而已。

Q:什么样的地方你会被限制拍摄呢?

A:涉及军事的地方都是被禁止拍摄,还有一些个别地方,比如平壤市中心的市场。后来我去到朝鲜东北部一个乡下的菜市场,他们也不允许我带摄像机。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Q:在那个禁止拍摄的菜市场你看到的情形是怎样的?

A:那里什么都卖,从吃的鱼、蛋、肉,到女人穿的内衣、高跟鞋。朝鲜乡下的女人也会买高跟鞋,我很惊奇,但不能拍太可惜了。

Q:市场里的人看到你是什么反应?

A:都很好奇,他们很少见到外国人吧,围着我问了很多问题:你从哪里来?食物吃得习惯吗?你到这里开心吗?我们朝鲜怎么样?

Q:有看到你曾想象不到的情景吗?

A:我在市场里看到很多从中国进口的货物,而且那里实行自由购买。实际上朝鲜现在已经开始了一定的改革,甚至有了私营经济。比如我在一个街角,看到了一个修鞋的男人在摆摊,那也是私人生意。

Q:在朝鲜你最希望拍摄的人是谁呢?

A:在我的愿望清单上排第一的当然是金正恩。我们能够看到的都是媒体上的那个他。我希望能深入地了解他,在我对他的理解之上对他进行拍摄。如果能够拍下他在真实生活中的个性,一定是很棒的作品。

Q:有人怀疑你在朝鲜的拍摄是受到控制的。

A:朝鲜政府并不控制我拍摄什么,发表什么。很遗憾,因为我的许多摄影作品很美,所以部分公众会认为照片一定是伪造的,或是朝鲜政府与我联手打造的。事实上,我的作品都是出于我个人拍摄意愿,都没有加滤镜。

Q:我们确实在你的作品里看到许多笑脸。还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不拍监狱和贫民?

A:我在网上有过一个回应:哪个游客到另一个国家会被展示监狱和贫民窟?

Q:所以你对自己的角色定位仍然是一位游客?

A:是的,我没有在朝鲜做生意,也不是一个外交家,更不是一个记者,所以目前为止,我喜欢被当作一个游客看待。事实上,除了在朝鲜官方的帮助下,我能够去到个别不对外开放的地方参观之外,我与一名普通游客没什么不同。

我的项目为世人打开了一扇看向朝鲜的窗口,总好过它完全封闭。这已经引起了世界的好奇,并且慢慢地掀开朝鲜的更多面。如果人们期待看到更多,我会请他们耐心等待我的项目进程,这需要时间。

【VR资本圈微信号(VRiscoming)综合自黑匣网、创见网、新京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