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手机止亏无新意:供应链危机后 找钱依旧没进展

核心提示:贾跃亭亲口承认供应链危机的手机业务,又将乐视推至风口浪尖。

乐视似乎走进了不断被动澄清的怪圈中。

11月30日,乐视移动总裁冯幸刚通过公开信的方式,澄清了他被“下课”的传闻。随即最高法关于合同期内单方面以“末位淘汰”形式解除劳动合同缺乏法律依据的规定,又让乐视此前澄清的今年严格执行8%-10%比例的末位淘汰陷入尴尬境地。

这段时间,乐视并非没有好消息传来。11月30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微博宣布,乐视电视和手机将在美国的百思买、亚马逊等渠道出售。此外,乐视还与北美电信公司AT&T宣布合作。但12月2日,尽管乐视网(300104.SZ)当天收盘价比前一日增长2.18%,但依然未冲上40元大关。这背后,除了外界质疑的摊大饼模式问题凸显外,乐视眼下最重要的找钱工作看起来也进行得并不容易。

移动换帅风波

让贾跃亭亲口承认供应链危机的手机业务,又将乐视推至风口浪尖。

11月30日,冯幸发表公开信,表示乐视手机的供应链问题已经得到部分解决,主力机型的销售将恢复正常。此前也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乐视手机通过债转股、债转贷等方式,解决了一部分供应链的欠款问题。

乐视手机还有意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冯幸同时表示,下一代乐视手机要通过提升成本控制和用户价值运营,实现手机业务线体系的正向现金流。

冯幸发布公开信的另一个意义,是对其职位调动传闻的辟谣。

此前有消息称,冯幸将不再主管乐视手机业务,转任乐视移动名誉顾问这一虚职。而手机业务将转交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总裁张志伟主管。

冯幸在11月30日对外表示,自己依然是乐视手机业务的总负责人,接下来会全盘把控手机业务。但手机的销售则确实转由张志伟负责。冯幸将这个变化归因于乐视手机的渠道要由第三方向自有转变。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冯幸出身联想手机业务,2015年加盟乐视,此前主要负责乐视手机的销售,一手搭建了乐视手机与三大运营商的合作渠道。


但在11月10日,乐视控股宣布,智能终端事业群(中国)下设的“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正式成立,该平台全面承载乐视生态包括电视、手机等所有智能终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

冯幸还在内部信中提道,乐视手机的总销量将在12月突破2000万台。此前公布的数据是截至今年9月,乐视手机的销量是1700万台。

但冯幸也对乐视供应链风波造成的影响有所预期。他表示,乐视这两个月的出货会受到挺大影响,乐视手机在1月份的排名可能就进不了前十。

而第一手机界研究院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乐视目前销量最大的乐2手机销量跌出了前20,位列第22名。

供应链危机背后

手机业务的供应链危机是让乐视陷入一连串舆论困境的导火索。冯幸在形容这场供应链危机时称,“3个月前还是高歌猛进一片欣欣向荣,3个月后风云突变。”

11月6日,贾跃亭首次公开坦承乐视遭遇的资金压力。他在公开信中说,开始让他警觉的是乐视手机乐Pro 3供货出现问题。“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此前有传闻称乐视手机欠了供应商上百亿货款。而数人打着白条幅向乐视要钱的照片也在网上流传。据华南证券此前披露,乐视手机业务对供应商仁宝及信利的欠款合计达7亿美元。

冯幸在11月30日对外解释供应链危机时表示,乐视手机没有规模的服务性收入,可是在获取用户的时候却低于成本定价,自然就产生资金缺口,这个缺口就体现在给供应链的付款上。

此前乐视手机1S曾被公布拆机成本,显示乐视每卖出一台手机就亏损超过200元。

冯幸在解释乐视手机为何采取负利定价模式时说,“我们的生态模式就是要用极致的硬件快速获取规模用户,用生态资源服务这些用户,快速产生服务型收入,用服务型收入反哺硬件,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系在这个良性循环中的一个难解的扣是,乐视手机如何获得成规模的服务型收入。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乐视手机此前一直没进行移动广告业务。而游戏业务此前所有的收益,也全部分给了开发者。但冯幸称,此前试水的两支移动广告已经带来现金流,而游戏业务也会在去年承诺的12月底前开始分成。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乐2的渠道策略从今年5月份出来一直在持续,已不可能再去调整,调整会导致乐视销售体系的崩盘。乐视只能从新机型上寻求改变。

找钱没有新进展

在坦承供应链危机后,贾跃亭一直在外面找钱。

但从11月6日起,乐视唯一宣布的一笔确定投资是在11月15日,贾跃亭的长江商学院同学共同拿出的6亿美元。这些同学中包括海澜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等企业的掌舵人。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后乐视再无确定的融资信息发布。

11月23日,一波50人的长江商学院校友团到访乐视,但乐视并没有披露是否达成投资意向。而贾跃亭此前发布了坐标为香港,内容为粮草先行的微博后,他的香港筹资进展也并未再对外公布。

一方面是外部找钱进展不明,另一方面则是乐视内部的资金链继续承压。

11月21日,乐视电视二度宣布由于面板价格上涨而涨价。乐视网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主营超级电视的乐视致新上半年净利润亏损5687万元。

而在此前的乐视投资者交流会上,贾跃亭曾表示,乐视电视今年的销量将会在500万-600万台左右,乐视电视生态将会很快进入全面盈利期,并冲击30%的市场占有率。


同期流出的,还有外界关于乐视将裁员10%,实行N+1补偿制度的传闻。有观点认为,裁员源于乐视出于削减开支的考虑。但乐视随即对外澄清,此举并非裁员,而是今年将坚决执行8%-10%的末位淘汰指标。

但最高法在11月30日对公司“末位淘汰”等形式的解读,无疑让乐视要坚决执行的末位淘汰陷入尴尬境地。

乐视控股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据她个人理解,末位淘汰违法的前提是企业单方面解除,乐视的末位淘汰据说应该是与员工协商,并且会支付一定的补偿。此外她表示,目前还没看到乐视特别成文的关于末位淘汰的细则内容。

孙燕飚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乐视现在不是谈发展,而是谈稳定,没稳定就不会有投资。风险投资也不会冲着已经发生风险的项目来投资。”他认为,贾跃亭长江商学院的同学们提供的钱主要是为了救场,“不救船就翻了。”

他同时认为,乐视资金链的压力在于它以往的融资速度赶不上发展速度。现在是资本行业的冬天,乐视应当放慢速度,融到与发展速度相匹配的资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