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时代,原来它才是最好的投资!(富豪们早已这么干了)

核心提示:你造吗?接近5亿人目前生活在实施负利率的国家,这一因素将引发人们回归“只有现金”的社会,然而,全球富豪早已大量囤积现金。

据标普全球评级(S&PGlobal),接近5亿人目前生活在实施负利率的国家,这一因素将引发人们回归“只有现金”的社会。

负利率旨在让金钱在一个经济体流通。理论上,央行设定的负利率由于负回报不鼓励储蓄者持有现金,而是鼓励消费者消费及银行借贷。

日本、欧元区及其它几个欧洲国家的央行已经推出了负利率,导致全球收益率低于零的主权债的数量增加至逾11万亿美元。

然而,尴尬的是,负利率不仅没有刺激更多的消费,相反,负利率让消费者将他们的现金存放在银行业之外。

负利率时代的“困扰”

实际上,一些欧洲国家是出于短期目的,才实行了负利率政策。当恐惧情绪导致越来越多的外国资金跨国界流动时,负利率有助于控制不稳定的金融流入。负利率的一个主要目标是减少欧元区以外的货币的升值压力。瑞士、丹麦和瑞典的货币都经历了货币升值,因此,通过鼓励外国人持有它们的货币而非欧元,使用负利率可以保护它们的汇率以及出口价格。

负利率也意在减少储蓄,而鼓励消费和投资。如果储蓄者必须支付一笔费用才能储蓄,那消费或投资就显得更具吸引力,这就会令经济中有更多的流通资金,并加快货币流通速度,反过来,又为价格下降的环境提供价格支撑。

在历史记录中,负利率是危机时传统政策失败时的表现,很是罕见。负利率是一种绝望的手段。

然而,央行试图通过使用负利率,来刺激经济中货币的流通,而这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设置一个低的官方利率并不一定意味着低利率将在经济上盛行,特别是在危机时刻。

全球金融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能将利率降至下限边缘的冲击,也会对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产生严重打击。例如,假设银行间市场被冻结,并阻止政策利率在整个银行部门和金融市场间顺利传播,在这种情况下,下调政策利率,可能在宏观经济和价格方面毫无影响力。

这正是2008年发生的状况,目前尚未出现,但当危机条件成熟时、央行无力控制金融市场时,上述状况就会再度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很可能会上调利率。

短期内,负利率最大的问题在于其从银行系统逃往实体现金的能力。负利率并没有刺激消费,而是令人们从银行取出现金并由自己控制,从而避免了储蓄费用和银行系统日益增加的风险。

换言之,这种状况利好现金。在良好投资机会较少的环境下,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增加,恐惧情绪增强,大规模撤出现金的愿望合情合理。

在实行负利率政策的日本,现金的使用量持续下滑,但也尚未完全消失。据日本央行估计,去年现金占日交易量的21-27%,而在新世纪之交时为34-45%。同时,该国对钞票的需求增长速度要快于经济总量的增加,这一趋势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才变得较为明显。此外,美国、欧元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也出现了同样的现象。

囤积现金的流行,也加强了对实物货币的需求。囤积者或将钱存于保险箱,或放在床垫下,甚至埋在花园里,而非存在负利率环境下的银行账户中。

标普主管Paranthoiene表示,“很多日本人购买保险箱储存现金,日本家庭净储蓄有上升的趋势。他们没有将这些钱放在银行,而是放在床垫下或放在保险箱里。”

自今年年初日本实施负利率以来,日本迷你保险箱的销量一直在上升。

据媒体报道,德国商业银行和慕尼黑再保险也考虑囤积现钞。

《金融时报》这个月报道称,流通的货币及银行持有的货币约2万亿欧元,可以塞满954,588个公文包,298个搬运车或195个酒店房间。

Paranthoiene将这一情形比作“时光倒流”。标普全球评级表示,“如果负利率从主要金融机构蔓延至整个经济,经济就会越来越向着‘只有现金’的经济转变。这意味着交易成本增加、盗窃风险上升。”

全球富豪已大量囤积现金

与此同时,财富咨询公司Wealth-X最新一项报告则显示,全球净资产10亿美元以上富豪现金持有高达22.2%,创2010年以来最高,该报告涵盖全球2473位超级富豪,总资产超7.7亿美元。

富豪们囤积现金准备干啥呢?

第一,全球宽松货币,通胀率下储蓄现金有可能缩水,金融投资方可跑赢通胀。金融学知识告诉我们,名义利率=实际利率+预期通胀率,这是众所周知的费雪方程。在负利率下,贷款人支付给借款人的利息变成负数。举个例子,当银行支付2%利率时,储户把钱存到银行可获得到期利息,但是当利率为负数时,资金会流向相反方向,储户把现金存到银行不但没有利息而且要倒贴。

负利率是为了鼓励企业增加贷款,然而,许多借款人正积极偿还债务,而非增加贷款。一般地,债券市场风险比股市更低,但是,若流动性趋紧下,债券违约风险系数会上升。投资者不做任何投资,积极偿还债务,也或是为了提高资金流动,避免把流动资金锁定在高收益债券中。

第二,负利率打破了债券和股市传统关系。一般地,债券与股票价格呈反方向变化,投资者买了股票,可能没有买债券,投资者买了债券,可能没有买债券,宽松货币下,资金流入股市,股票上涨,资金流入债券,债券上涨。然而,负利率下,美国债券价格上涨,美国股票也在上涨。

全球负利率债券不断扩大,相比较日本债券负利率、欧洲债券负利率,美国十年期1.4%收益率债券依然具有吸引力。数据显示,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已达到1.3万亿美元,负利率同时推高股票和债券价格,投资者买入这两类资产收益率均不高。

原油价格下跌,上市公司石油能源企业加速降成本,细分公司债券以降低风险,原油价格处于较低因供应多于需求,欧美市场中,银行股价与能源公司股价相连,英国脱欧后或改变欧洲银行组织机构降低成本,原油价格企稳回升需耐心等待复苏与需求增加,投资世界似乎放慢了脚步,负利率下,投资者细分市场。

第三,等待下一个投资机会。囤积现金或等待下一个好机会,数据显示,资金流入亚洲新兴市场,涌入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市场,涌入亚洲债市,收益率稳定、流动系数较高,估值较低而潜力较大。

歪打正着?专业机构现身说法:现金是最好的投资

二十年前,对冲基金似乎无所不能。只要出现市场冲击,或经济进入周期性转折,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等一批金融大鳄就会迅速杀入,且往往能大赚一笔。

然而,好景不再,该行业的表现已连续多年不佳,其中许多对冲基金甚至未能击败美国股票指数。

近期,挪威对冲基金公司行业资产管理(Sector Asset ManaGEment)创始人Peter Andersland提醒投资者,全球正遭受着史无前例的金融风险,当前市场最大的风险不是地缘政治或者川普当上美国总统,而是来自于资本市场本身。股债两市现在主要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导致投资者曝露于无限的风险之中无处躲藏。

几十年来,根据市场规律股价和债券价格走势一直呈负相关。但最近全球股票和债券的负相关走势已经出现崩溃征兆,呈现出同涨同跌的走势。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过去30个交易日里,仅有11个交易日股票和债券价格呈负相关,其频率创下07年以来之最。

Peter Andersland表示,每个人都想通过多元化策略来管理风险,投一点债券,再投一点股票,但是如果这两者之间的相关性增加,基于多元化的风险投资管理已经失去了效果。根据其个人的分析,全球股票市场可能有5-10%的上涨,但是全球市场精选指数(MSCI ACWI)将下跌40-60%。


Andersland管理着16亿美元的资产,其中现金持有率高达50%,因为目前持有现金似乎成为了对冲债券股票市场风险的最佳方式。

(本文整合自龙讯财经、wind资讯、智通财经网、汇通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