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疯了!在这里,企业借了钱,还得倒收利息,很多人竟仍愿意买单!

核心提示:就在9月6日,金融史上更荒唐的一幕发生了,欧洲的企业发行债券也出现了负利率!也就是说,你购买了欧洲企业的债券,还要倒过来付给企业钱!

今年以来,德、日等国国债收益率相继转为负值,已经让很多人目瞪口呆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9月6日,金融史上更荒唐的一幕发生了,欧洲的企业发行债券也出现了负利率!

9月6日,德国大型跨国企业汉高集团(HenkelAG)和法国制药商赛诺菲(Sanofi SA)以-0.05%的年息率发行了债券。其中汉高集团发行的是5亿欧元的2年期债券,赛诺菲发行的是10亿欧元的3年期债券。难怪会有不少债券市场人士表示9月6日是“值得被记住的一天”。

啥意思呢?也就是说,你购买了欧洲这两家企业的债券,还要倒过来付给企业钱!

显然,一个幽灵,负利率的幽灵,正在全球游荡。

国债进入负利率时代

自2009年7月,瑞典央行以实行通胀预期为目的针对回购利率首次实现负利率,由此拉开负利率的序幕。

2012年7月,丹麦也加入了政策负利率行列,但是截至此时,政策负利率还是小国的“小打小闹”,然而到2014年,欧洲央行针对超额隔夜存款实行负利率使得形势大变,这意味着在统一央行制度下的欧元区19国驶入了负利率空间,负利率政策由小国扩张到了“大国”。

2016年1月,日本央行宣布对央行超额准备金部分实行负利率,日本实现负利率意味着负利率由欧及亚,成为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杨长江表示,“总体而言,负利率这一违背金融常识的事情已经在世界上蔓延开了。”

对于负利率,国泰君安经济学家林采宜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在下行,这就带来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面积的负利率时代。她认为,未来还有更多的央行将走向负利率。负利率是财政赤字扩张的结果,同时也会进一步刺激财政赤字扩张。

而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则认为,负利率是因为量化宽松扩大流动性的刺激不管用了,只好用负利率。

如果说政策负利率是一种措施,冲击的范围只是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部分存款;那么,市场利率为负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一种结果,说明负利率已经真实的传导到具体的经济指标之中。

目前欧元与日元的货币市场利率已然为负,同时,德国、日本、丹麦等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跌至负区间,这意味着负利率已由一项政策措施转变为实际的结果。

由于融资约束较小,发达经济体市场利率普遍低于发展中国家,因而,负利率实施国家和区域基本上都是发达区域,表2中列举了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国债收益率情况,这已足以覆盖全球国债收益率为负的市场。可以看出,主要的负利率区域集中在欧洲,欧洲以外仅日本一家,欧洲内部,英国的国债收益率也极有可能陷入负利率,届时,除北美以外的G7国家将全部被“负利率幽灵”笼罩。

如今,企业债也不能幸免!

负利率是一种病,是严重的病,目前这种病从国债开始传导,已经传导到了企业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荒唐的情况呢:

1、欧洲央行不负责任的印钞,大量的购买国债,为了刺激已经陷入泥潭的欧洲经济,一而再,再而三的购买债券,人为的扭曲债券的风险定价。

2、欧洲央行准备新一轮的购债,购债的范围从过去的国债,扩展到了企业债,也就是大量的企业债券也将被欧洲央行购买。

3、于是欧洲的企业债券价格出现了上涨,收益率开始下降,很多投机机构开始将企业债券的价格拉高,然后卖给欧洲央行。

4、也就是说,欧洲央行为当前的负利率债券买单了,也就是将企业的风险完全转移给了欧洲央行,一家央行为市场的大规模风险买单,这是很荒谬的事情。

5、市场甚至传言,欧洲的垃圾债也将出现负利率,这是一种多么大胆和疯狂的幻想。

这种人为压低债券利率,尤其是风险大的企业债券利率的行为,是无法拯救欧洲经济的,欧盟统计局近期数据显示,欧元区8月通胀率稳定在0.2%,而不是预期的小幅上升。欧元区8月综合PMI终值跌至52.9,创2015年1月以来最低。

相反,它却会让欧洲的经济和企业彻底丧失竞争力,因为利率必须正常反映风险水平,否则就会遭到货币的报复。

彻底疯了,连垃圾债都要搞负利率?

英国《金融时报》称,欧洲央行的终极目标是刺激欧元区的通胀率和经济增速。通过降低融资成本,可以推动企业增加支出,直接提升需求。但欧洲央行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促动投资者将资产从安全的非生产性资本(如现金),转移到风险更高的资产,如企业债券。 Henkel和 Sanofi的负利率债就是这种刺激的产物。

但这可能只是企业负利率债的开始,毕竟Sanofi债券还是A1/AA级别,Henkel则是A2/A级别。美银的策略分析师Barnaby Martin甚至开始畅想垃圾债也成为负利率的那一天。

Martin称,德拉吉的影响无处不在,我们可能很快会看到第一只BB-级别的企业债收益率降到负值。如果投机级债券收益率也沦陷,欧央行对于购债质量的追求就退到第二位。评级恶化将是央行购债计划最大的挑战。


那么,投资者又缘何愿意买入负利率债券?

为什么债券投资者或者储户不选择其他收益率更高的投资或者干脆持有现金?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投资者选择投资标的的问题。投资标的的选择主要考虑投资的成本、收益和风险,因此简单地说,投资者之所以会选择负利率金融产品(负利率债券、负利率存款)是因为在综合考虑了成本、收益和风险等因素之后,已经没有其他更合适的选择。

需要承认,有部分投资者对负利率债券存在“独特”的兴趣,以至于可以忽略成本或者名义利率。例如,为刺激经济和通胀,欧洲央行持续推行QE,而投资级公司债已经被纳入QE资产购买范围,这为高等级公司债券带来了刚性投资需求;债券指数基金也可能对高等级债券存在被动投资的需求;一些机构投资者出于管理资产组合流动性的需要,对于无风险或低风险的短期债券存在配置需求;还有一类投资者,他们看重的是资本利得,而非票息收益,若坚信利率会继续下行,那么债券价格将继续走高,持有负利率债券的期间收益可能是正的,这也为负利率债券带来了部分交易性需求。

对于其他的投资者来说,选择持有负利率金融产品也并非不可能,因为选择收益更高的产品往往意味要付更高的成本或者要冒更高的风险。而且,即便是持有现金,也是有成本和要冒风险的。

事实上,存款的负利率就可看作是商业银行为储户保管现金的收费。对于投资者而言,如果自己持有现金需要付出的成本及承受的风险超过了给银行的付费,那么存款负利率就是可以接受的。这也正是目前个别存款负利率主要存在于大额存款上的原因所在。

近日,一家位于德国巴伐利亚的德国合作储蓄银行称,从9月起,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需要向银行支付0.4%的利息。

银行人士称,投资者之所以愿意忍受负利率,是因为相较于购买政府债券或者将资金放在银行账户,这种“伤害”更小一点。

的确,即便购买保险柜服务,直接持有现金也是要成本的。而对照存款利率,简单计算一下,投资者购买这两家债券,至少表面上可以少“倒贴”0.35个百分点。

此外,亦有分析师指出,一些投资者或许押注欧央行的购债计划会进一步加剧负利率、推高债券价格,使他们可在到期前卖出债券而获利。

日前,摩根大通欧洲银行股票研究主管阿布侯赛因称,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已经进化到了将贷款利率降至负值的这一步,预计负贷款利率将会持续至2021年。

与此同时,理解公司债券负利率的现象也就不难了。因为,公司债券利率通常会更高一些。例如,前述汉高集团发行的是2年期债券,年息率要比同期限德国国债收益率高出52基点。对于一些银行和保险等金融机构来说,短期限高等级公司债券的流动性和安全性并不比国债逊色多少,收益率又比把资金存放在中央银行或者买入鬼宅要高,因此持有负利率公司债是可以考虑的,至少这样的“伤害”更小一点。另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表明没有金融机构是绝对安全的,把资金存放在商业银行同样有风险,因此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自持现金的成本较高,把资金存放在商业银行的风险收益比不及配置无风险或低风险债券的话,也可能考虑投资负利率公司债券。

(本文整合自中国证券报、微信公众号:黄生看金融、微信公众号:固收彬法、每日经济新闻、wind资讯)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