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8次违约!是什么让曾经的明星国企甘做债券界的“老赖”?

核心提示:不到半年的时间,辽宁省大型国有企业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出现8次债券违约。

东北特钢今日在上海清算所网站发布的公告显示,因公司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东北特殊钢铁集团2013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简称:“13东特钢PPN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据公告,该债券发行总额3亿元人民币,兑付日为9月6日,应偿付本息金额3.249亿元。公告称,由于公司资金极度紧张,截至9月6日日终,依然未能筹足足额偿付资金,“13东特钢PPN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公司向持有人致歉。

公司正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完成兑付:包括积极筹措外部资金、努力通过自身经营性现金流偿付、努力保障后续债务融资工具到期偿付。

此前已连续爆出七次债券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加上这次,不到半年的时间,辽宁省大型国有企业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已出现8次债券违约。


7月18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二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5东特钢PPN002)应于7月18日(本期债券兑付日原为2016年7月17日,因本日为法定节假日,故兑付日顺延至2016年7月18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筹措足额偿债资金,本期债券利息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据悉,本期债券发行规模8.7亿元,利率7.40%,本期应偿付利息金额6438万元。

7月12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称,2013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3东特钢PPN001)应于7月11日兑付本息,公司因资金流极度紧张,未能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债券发行规模3亿元,利率7.00%,应偿付本息为3.21亿元。

6月6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4年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债券简称:14东特钢PPN001)应于2016年6月6日兑付本息。截至2016年6月6日日终,公司未能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4东特钢PPN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期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债券发行规模3亿元,利率8.20%,应偿付本息为3.246亿元。

5月5日,东北特殊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二期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5东特钢CP002)应于2016年5月5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5东特钢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本期债券发行总额为7亿元,发行期限为1年。

4月12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3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债券简称:13东特钢MTN2)应于2016年4月12日兑付2016年利息。截至2016年4月12日日终,公司依然未能筹集是额偿付资金,“13东特钢MTN”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期利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中票发行规模8亿元,利率5.63%,本期应偿付利息为4504万元。

4月5日,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告称,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债券简称:15东特钢SCP001)应于2016年4月3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4月5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5东特钢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超短融发行规模10亿元,利率6.0%,应付本息总额为10.15亿元。

3月28日,东北特钢发布公告称,2015年第一期短融15东特钢CP001本应于3月27日(此日为节假日,顺延至28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不能按期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当期短融发行规模8亿元,利率6.5%,应付本息总额为8.52亿元。

债务困局

东北特钢的扩张和搬迁让其背上了巨额的债务包袱。

2004年9月,在国企重组大潮的推动之下,原大连钢铁集团、抚顺特钢集团、北满特钢集团重组成立东北特钢,横跨两省(辽宁、黑龙江)三地(大连、抚顺、齐齐哈尔)。公司注册资本36.44亿元,辽宁省国资委、黑龙江省国资委、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46.12%、14.52%、22.68%和16.67%。其中辽宁省国资委直接和间接持股68.81%,为东北特钢实际控制人。

2007年3月,东北特钢大连基地启动搬迁,将这家污染严重的企业迁移至距离市区70多公里的登沙河临港工业园区。东北特钢财报披露,搬迁改造耗资150亿元。

随后几年,东北特钢并未停止产能的扩张与生产线的升级改造。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六月,东北特钢北满基地、抚顺基地、大连基地尚在进行中的投资规划项目达六项,总投资额216.22亿元。

搬迁与扩张导致东北特钢的债务负担大幅上升。根据财报,东北特钢资产负债率也从2007年的65.85%攀升超过2010年的87.35%,近三年均在85%左右的高位徘徊。

据中钢协统计,2015年我国钢铁企业大面积亏损,平均资产负债率达到70%。

与此同时,东北特钢债券融资说明书显示,自2009年9月至2015年9月,东北特钢在各家银行的授信额度由142亿元增加到192.78亿元。已使用授信额度在总额度中的占比一直徘徊在88%至92%的区间。

“东北特钢过去主要依靠银行贷款,虽然经营状况还算正常,但由于前期债务规模太大,导致他们不断通过倒贷、展期缓解贷款到期压力。”两位大连本地债权银行人士均向腾讯财经表示,随着钢铁行业步入下行周期,东北特钢与各家银行的关系不再那么甜蜜,到2015年下半年,东北特钢很难再从银行取得更多授信。

辽宁省政府会议纪要数据显示:东北特钢2016年在银行月均倒贷额超过50亿元。

短债长用使得东北特钢的短期债务越发庞大。

公开信息显示,东北特钢从2010年到2015年第三季度,短期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占比在70%左右徘徊,最新披露的短期债务接近300亿元。

中诚信国际评级有限公司研究报告写道:“近年来,东北特钢逐渐转变融资方式,采用短期借款和债券融资方式进行融资,使得存量债务短期化现象逐年突出,债务结构短期化特征明显,但偿债能力尤其是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根据东北特钢《2015年度第三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介绍:“发行人2012-2014年及2015 年6 月末流动比率分别为0.60、0.61、0.60 和 0.63,速动比率分别为0.37、0.35、0.34 和0.34 。短期偿债能力指标整体较低,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公司的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速动比率和流动比率是判断公司短期偿债能力的两个重要指标,都是指公司在短期内变现以偿还债务的能力。

又是什么降低了东北特钢的偿债能力?

腾讯财经梳理历年财报发现,东北特钢最近三年的其他应收款都在20亿元以上,其中至少15.82亿元的其他应收款账龄超过三年。最大一笔欠款来自辽宁省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共计11.64亿元,欠款主要用于辽宁省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2011年向抚顺特钢集团破产管理方购买后者持有的22.68%的东北特钢股权。

一位国企会计师对腾讯财经表示,按照会计处置规则,他们一般会将追讨难度大的欠款纳入其他应收款,“账龄超过三年的话,几与坏账无异。

另外,截至2015年9月,东北特钢拥有货币资金为54.8亿,货币资金中充当信用证保证金等用途的受限资金占比8成左右。

“原计划筹资部署全部落空、现金流极度紧张”,成为东北特钢公告历次债券违约时的主要原因。截至2015年9月末其财报显示,公司经营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投资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4.68亿元、2.171亿元、-14.43亿元。

微信公众号中宇资讯就撰文称,该公司的资金被占用情况一直较严重,其他应收款近年一直在 20 亿以上,与之对比的是 2015 年 9 月公司的货币资金为 54.8 亿,且货币资金中受限比例较大。

文章表示,在过去两年间,辽宁经济运行某种程度上已形成“债务风险攀升-新增资金收缩-基建投资下降-经济增速放缓-债务风险攀升”的链式反应。东北特钢“实质性违约”为转折点,地方国企的风险逐渐开始暴露。

此外,东北特钢还持有上市公司抚顺特钢总股本中38.58%的股份,截至7月29日收盘价值34亿元。不过,2016年3月30日,上海清算所公告显示,这些股份已被远东国际租赁、平安国际融资租赁等其他债权人(与上述违约与存续债券无关)在向上海、天津市的法院提起诉讼时,申请了财产保全,冻结期限三年。

偿债方案依然没影?

如今,东北特钢2015年审计报告、2016年度第一季度财务报告和2016年半年度财务报告均未发布。国开行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末,东北特钢资产总额527.26亿元,总负债达444.73亿元,资产负债率84.35%,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压力。

为了督促东北特钢尽快偿还债务,7月底,东北特钢几个债券违约的主承销商在辽宁大连召开了第三次持有人会议。其中,债权人提出“要求东北特钢书面承诺债券不会进行债转股、不会恶意逃废债”、“非经持有人统一,东北特钢应停止与解决债务危机无直接关系的、单笔或累计金额在1000万元及以上的财务支出,应付职工薪酬以及保障生产经营等财务支出除外”等议案。此外,部分债权人还提出要“对东北特钢提起破产诉讼”,具体而言是,由于东北特钢近期拟推出的债务脱困方案可操作性差,部分投资人提出应尽快启动,对东北特钢提请破产诉讼清偿的法律程序。

东北特钢在答复公告中称,“作为大型国有企业,将竭尽全力承担应尽之社会责任,不会采取恶意逃废债行为。同时,目前国家政策层面对于债务融资工具转股权未有明确定论。发行人不会单方面对未兑付的债务融资工具采取债转股行为。”

不过,此前一位曾参与上述会议的银行人士称,东北特钢的发言人在会上提出,公司70%的金融债券将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解决。这一说法和此前网上流传的《省政府东北特钢工作协调领导小组会议精神传达提纲》中提到的的债转股方案一致。但对此解决方案,东北特钢此前并未和债权人商议过。

有银行人士曾表示,现在东北特钢和债权人方面都僵持不下,双方的方案都无法取得对方的认可,只能等待中央层面来拍板了。

需要注意的是,在中铁物资申请168亿债务融资工具暂停交易后,8月24日,国资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国资委高度重视,迅速行动,通过实施托管、组织清欠、盘活资产等一系列措施,督促企业积极筹集债券兑付资金。截至8月13日,年内到期的68亿元债券已按期兑付,有效维护了中央企业市场信用和投资人信心。

国资委还表示,将进一步完善债务风险动态监测机制,对近三个月即将到期的债券进行重点监控,逐笔分析,及时预警,积极应对,防止发生债券违约,自觉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稳定。

(本文整合自中国证券网、腾讯财经、wind资讯、澎湃新闻网、和讯网)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