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怕!债市又见大案,已波及多家银行,“咂舌黑幕”即将公开

核心提示:多位银行人士上周被徐州公安部门带走调查,或涉及到银行间债市的一级半市场利益输送。问题来了,债券每天波动那么小,为啥还能给自己捞那么多钱?

昨日深夜,大V发布一条微博,透露上周六多家银行的债券投资经理被抓,其中提到工商银行、上海银行、恒丰银行的债券投资经理。

与此同时,有大行人士透露,多位银行人士上周被徐州公安部门带走调查,或涉及到银行间债市的一级半市场利益输送。

据了解,此番卷入调查风波的包括工行私人银行副总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门总经理李晓强、上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冯坚,三人此前均有在银行承销部门工作的经历。“今天这件事情在银行系统已经传开,很多人都在谈论此事,”前述银行人士向网易财经表示。

“此次风波涉及的事件应该是去年或前年债市大行情启动时候的案底,”接近审计部门人士表示,由于交易在线上,并且交易对手做事的时候有一个链条机构,因而存在大量的数据可供调查。审计署有一个模型,只要根据过去的数据套一下模型,就能够发现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当确定以后会将证据交给检察院,之后检察院会进入进行尽调。

那么,债券为什么能腐败,每天波动那么小,还能给自己捞那么多钱?不少网友给予评论,说出其中事由:

“养券”模式大曝光

其实,早在2013年到2014年资本市场就曾掀起一场打黑风暴,离开证券行业4年之久的券业大佬胡关金、“债市女王”孙明霞等先后涉案。其中,2014年先后涉案的包括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经理被调查、银河固收总监代旭等三员工被调查。而今年3月,工行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王剑被查,调查原因亦被指或涉及债市利益输送。

有市场人士指出,这里的问题就在于在很多市场,大的承销商有较高的市场议价权,可以拿到较低价格的券,卖给市场上定向的投资人或者是转到定向的账户,而这个投资人再转卖给二级市场变现,这个时候主承销商和一手投资人就形成了一级半市场,这里面就涉及到利益输送:

手法一:债券代持

债券“代持”,在银行间债券交易中十分常见。它的交易方式是债券持有方通过银行间市场与代持方达成协议(这种协议既可以是书面合同,也可以仅仅是口头承诺),约定将标的债券以一定的价格转让给代持方,经过一段时间后再以事先约定的价格由债券持有方赎回。

在这场交易中,代持方获取的是债券持有方支付的代持期间资金使用权费用,而债券持有方则通过“代持”,在投资组合的“表外”建立了更多的债券头寸,规避了法律的相关规定,借此提高投资收益率。因为债券“代持”业务游离于表外,就无法实行有效的监管,而“代持”所获得收益的分配权,其实完全掌握在券商或基金经理手里,这便为利益输送提供了机会。

手法二:撮合交易

除了债券“代持”外,债券交易中还存在其他形式的利益输送。手法之一,即隐藏在多次警示叫停的无实际资金往来的“撮合交易”中。在这种交易中,交易双方协定的价格有可能与市场正常价格差距较大,从而使一方的债券投资收益转移至另一方,实现利益输送。

实践中,有许多机构常会以利益来诱惑固定收益产品经理,期望通过“撮合交易”的方式将原属于持有人的债券收益输送至他方,并与产品经理共享这块收益。而这些利益输送,则是赤裸裸地损害了券商或基金持有人的利益。

手法三:丙类账户的“空手套白狼”游戏

目前银行间市场的投资者账户分为“甲类户”、“乙类户”和“丙类户”。甲类为商业银行,乙类一般为信用社、基金、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丙类户则大多为非金融机构法人。按照相关规定,丙类户不允许直接参与债券交易,必须通过甲类户的账户进行代理结算。丙类户游走于一二级市场,往往拥有丰富的渠道,扮演着交易对手之间的中介角色。如通过企业发行债券时,丙类户在与承销团成员签订关于分销数量及利率的协议之后,获得相应新券,然后在二级市场卖出。

但实际上,有不少丙类户是依靠“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赚取债券“点差”而盈利的,期间交易常由银行来垫资,甚至还存在金融机构直接低价卖出、高价回购债券等形式向丙类户直接输送利益的行为。

债市为何频现利益输送?

世界上,最神不知鬼不觉的利益输送,除了自己悄悄偷盗,就是一对一之间的交易。

一对一之间的交易,股票市场不可以,在银行间债券二级市场却是平常事。

股票是市场是场内集合竞价交易,银行间债券市场是场外询价交易,询价交易就是一对一进行的。所以,理论上来说,一对一之间的交易,天然可能存在利益输送。

另外,据业内人士透露,债市“硕鼠”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债券发行定价不科学,一二级市场间差价过大,对权力寻租产生极大诱惑。企业债上市需要行政审批,绝大多数债券采取簿记建档方式发行,定价机制尚未完全市场化,定价过程不透明,对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的发行利率还强制加点,因此为各类小公司寻租创造了条件。

而银行间债券市场透明度较低也是“硕鼠”频出的重要原因。民营投资公司等非金融机构法人过去不能直接联网交易,只能委托银行代为交易结算,交易过程和结果在常规的债券交易系统上得不到体现。这就给“低卖高买”的异常交易及利益输送提供了灰色空间。此前,审计署曾查处湖北荆州农信社温某案,长沙农信社罗某案,华宸信托蔡某案,富滇银行李某、付某案,均为银行、证券公司工作人员将本单位持有的债券,以明显低价直接或者转售给小型民营投资公司,让对方高价售出或自己再高价购回。而这些小公司,要么是其“关系户”,要么干脆就是其亲戚开的。

据业内人士介绍,与沪深交易所通过计算机集中撮合成交不同的是,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者可以与选定的交易对手逐笔达成交易。交易双方往往通过QQ、微信、电话等,先在线下私自达成协议,然后再通过交易系统完成交割。信息披露不充分,价格公布不及时,交易行为不公开,最终形成了暗箱操作空间。

如何消除债券市场利益输送

那么,需要怎样才能避免场外交易模式带来的弊端?

首先是市场主体的自律。“入行时,师傅告诉我,有些事不是我们没有能力做,而是我们不做。”微博上有债券业内人士这样说道。投资经理们管理者几十上百亿的资产,有的投资经理可能觉得,几百万的年薪不够,贡献或付出大大高于得到,个人价值未得到体现,觉得拿到上千万或过亿才匹配。他们可能认为,法律对交易细节没有规范,所以就不算违规,所以就开始伸手。他们有意无意地忘了利益输送是职业操守的底线,纵使法律对这种利益输送没有明确惩戒规定,但这种将手伸进别人口袋的行为,从法理上就可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或许觉得,不伸手的人都是傻瓜。他们以为这是潜规则,没想到利益输送是犯罪。

但是,我们并不能否认市场上大部分人员是正当交易,是有职业操守的。就像每天都有无数的人代表自己的公司与交易对手进行各式各样的谈判,并不会想要去私下商量桌子底下的交易。

所以,一棒子打死银行间交易市场是不对的。一棒子打死所有的债券人士是不公平的。

但是,我们也应该以此为契机,建立公平合理的制度约束,严格执行。公平公开的约束机制,对坏人来说,是一种惩罚,对所有的市场主体尤其是好人来说,是一种保护。

另外,对于具有审批权限的政府机构主体,短期来看,应该尽快增设内控机制,防范权钱交易。长期来看,应该消除行政审批,实行规则透明化,发行市场化,从源头上斩断利益通道。

还需要吸取国际国内的经验教训,升级债券市场的交易机制。实行真正的做市商交易机制,买卖双方并不直接成为交易对手,增加交易的透明度。市场上,还有法律界人士提出建议,取消丙类账户。

实现债市监管统一,打破五龙治水的局面,也是当务之急。

期待更为完善的债市发行和交易机制出现,斩断利益输送,使债券市场恢复健康发展。

(本文整合自微信公众号: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网易财经、北京青年报、新浪财经、大金所)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