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杀银行!它才是金融界真正的“高富帅”,躲背后赚得盆满钵满

核心提示:当很多人说银行薪酬高时,它笑了,当汹涌的银行上市潮来临时,它又笑了!

当很多人说银行薪酬高时,它笑了,当汹涌的银行上市潮来临时,它又笑了!

人均年薪178万,这是根据安信信托财报数据测算的2015年该公司人均薪酬。人均利润约320万,这是中国信托业协会公布的2015年信托行业人均利润。无论人均薪酬还是人均利润,信托行业都秒杀大部分金融机构。

而当A股市场迎来了一大波城商行、农商行的上市潮时,令22年来都没有公司上市的信托业甚是羡慕。不过,有一个事实不容忽视,不少城商行和农商行上市的背后,或多或少隐藏着一个大赢家——信托公司。

人均年薪百万  信托业薪酬秒杀银行业

根据在A股上市的安信信托2015年报披露的数据:该年公司职工薪酬总额为3.29亿元,员工总数为185人,人均薪酬约178万元。这一薪酬水平远高于19家上市银行去年34.41万元的人均薪酬(根据上市公司财报按照财务准则估算)。

另外两家上市信托公司爱建集团和陕国投A的人均薪酬分别为62.9万和43.5万,也远高于上市银行水平。下图是面包财经根据财报数据整理的三家信托公司人均薪酬:

爱建集团和陕国投的“低薪”其实并不能反映信托行业的整体情况,爱建集团除了信托业务之外还有其他非信托业务,真正的信托从业者薪酬“被平均”了。陕国投公布的薪酬其实主要是当期支付的金额,如果按照标准财务准则的计算方法人均薪酬超过80万元。

另一方面,在“业绩为王”的信托行业,人均薪酬水平与人均利润高度相关。这两家公司的人均利润水平远低于行业均值。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2015年信托行业人均净利润接近320万,爱建集团和陕国投去年的人均利润只相当于行业平均值的37%和48%。

绝大部分信托公司都不是上市公司,无法推算各家详细的薪酬数据,不过按照上市信托公司和行业协会公布的人均利润水平推算,年薪百万在信托行业属于正常水平。

信托业的高薪资背后是超高的人均利润水平,充分显示了金融牌照的价值。根据信托业协会的数据:2015年信托行业人均利润319.91万元。远超上市银行的人均利润水平,下图是面包财经根据整理的信托公司与16家2015年之前在A股上市银行的人均利润对比:

而根据上市银行财报数据测算,16家A股上市银行去年人均净利润为58.68万,只相当于信托行业平均水平的不足五分之一。据万德数据显示:在68家信托公司中,去年有23家人均净利润超过400万。

股份制商业银行中人均利润最高的浦发银行,去年人均金额为104.5万,不到信托行业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即使是互联网三大巨头BAT去年的人均利润水平也不能与信托行业相比,去年三家公司的人均净利润约80万元,仅相当于信托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

躲在银行IPO背后,信托公司成了最大赢家

8月初,江苏银行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9月中旬,无锡银行也将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沉寂多年之后,A股市场迎来了一大波城商行、农商行的上市潮。

汹涌的银行上市潮,令22年来都没有公司上市的信托业甚是羡慕。不过,有一个事实不容忽视,不少城商行和农商行上市的背后,或多或少隐藏着一个大赢家——信托公司。

比如,江苏信托为江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国联信托为无锡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8家城商行或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为信托公司,随着银行IPO扩容,背后的信托公司也将赚得盆满钵满。

9月14日,无锡银行(600908)披露IPO发行结果公告,这也意味着,无锡银行不久之后将在上交所挂牌交易。在此之前,同处于江苏的另一家城商行江苏银行早已于8月2日在上交所挂牌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两家银行上市背后,最开心的都是信托公司,因为它们也将随着两家银行顺利IPO,最受益的无疑是第一大股东。

根据公开资料,2015年末,无锡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持有其股份比例为10%的国联信托,江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则是持股江苏银行8.76%的江苏信托。上市之后,江苏信托持有江苏银行7.73%股份,仍然稳坐第一大股东位置。

资料显示,无锡银行成立于2005年,国联信托于2008年注资2.16亿元,占股10%,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并一直持续至今。尽管国联信托在业内排名并不突出,但是凭借在金融股权方面布局,投资收益丰厚。

而江苏信托更是一家典型受益于银行金融股权的信托公司。2015年江苏信托营业收入为16.39亿元,净利润13.4亿元,行业排名分别为22和12 ,更惊人的是人均净利润再次以1763.18万元位居行业第二。

业内人士认为,江苏信托营收和信托资产规模在业内并不突出,而净利润和人均净利润却稳居行业前列,正式得益于其投资的银行股权。

实际上,随着江苏银行和无锡银行上市,江苏信托和国联信托所持股份带来投资收益的水涨船高,只是众多信托公司的缩影。据记者调查统计,至少有12家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信托公司,其中,3家为城商行,9家为农商行。

具体而言,江苏信托持股江苏银行8.76%位列第一大股东;国联信托分别持股无锡银行10%、江苏宜兴农商行10%,均为第一大股东;重庆信托持股重庆三峡银行34.79%、持股合肥科技农商行24.99%,均为第一大股东;山西信托持股长治银行9.97%,位列第一大股东;吉林信托持股九台农商行13.26%,为第一大股东。

另外,持股农商行位列第一大股东最多的当属国元信托。国元信托在2015年报透露,公司积极响应政策号召,通过参股农村金融机构和支持县域经济发展,去年共投资3.57亿元参股了池州九华农村商业银行、淮南通商农村合作银行、安徽桐城农村合作银行、凤阳利民村镇银行和安徽天长农村商业银行,均为第一大股东。

此外,还有不少信托公司尽管不是参股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但不少也位居前十大股东地位,例如中信信托为广发银行的并列第二大股东,持股20%;西部信托持股长安银行3.7%,为前十大股东之一,中原信托持股郑州银行3.99%,为前十大股东之一。

然而,上半年信托业整体投资收益仍遭遇腰斩

中国信托业协会8月25日发布了信托公司2016年二季度末主要业务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二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17.29万亿元,比2016年一季度末的16.58万亿元环比增长4.28%,同比增长8.95%,信托业正式进入了“17万亿元时代”。

尽管如此,信托资产规模风光的背景下却难掩信托业的下滑态势。2016年上半年信托业实现营业收入496.42亿元,同比下降8.75%;上半年信托业实现利润总额为339.27亿元,同比下降13.42%,继今年一季度以来,再次出现营业收入和利润“双降”的趋势。

仔细观察这份成绩单,有一项数据值得注意,那就是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结构中,2016年上半年信托业仅取得投资收益97.5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9.75%,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也相应的由2015年同期的35.68%下降到19.65%。

界面新闻统计了自2015年一季度以来连续六个季度信托公司单季度营业收入中投资收益的情况,具体情况如下表所示:

数据来源:中国信托业协会网站每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业务数据整理而得

近六个季度以来,信托公司营业收入中的投资收益无论从绝对金额数还是相对比例来说都呈现出明显的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单季度投资收益金额和投资收益占比的最低值均出现在2016年一季度,分别为35.65亿元和16.58%,而2016年二季度单季虽然环比增加73.58%,但是相比于2015年同期水平直接腰斩,绝对金额从124.25亿元下降到61.88亿元,同比下降50.20%。

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反差,主要是因为不同于2015年上半年的大牛市行情,2016年上半年,股市走势震荡,整体赚钱效应不强,大幅影响了信托公司的投资收益。

信托公司转型也迫在眉睫

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行情改变了信托公司原有的一条腿走路的发展模式,传统信托业务和自营业务取得的投资收益同时发力,两条腿走路的模式逐步形成。但是,牛市行情的终结也同时宣告了信托公司两条腿走路模式的结束。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在投资收益大幅下降、陷入困局的情况下,信托公司已经通过一系列的创新求变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

由于信托公司的资源禀赋存在差异,信托公司转型探索之路侧重点不同,并不存在普适性统一模式。然而,信托未来的转型之路,大的方向已然清晰。回归信托的本源,发挥“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金融功能。将资产管理、投资银行、受托服务等多种业务有机结合,走差异化发展道路,才是王道。从当前转型探索实践来看,不少信托机构选择了“信托本源+投行思路”。

近两年来信托业的创新主要集中在业务和产品的创新,积极探索债权型信托直接融资工具;大力发展真正的股权投资;积极参加企业并购重组,试点资产证券化;探索家族财富管理和完善公益信托等等。在股权投资方面,还在体制上进行创新,发挥多牌照、多元化、跨界优势,设立专业子公司。今年以来,通过专业子公司,走专业化、特色化道路,逐步成为转型新的突破口。

然而,转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当前,在传统金融主体与互联网金融新兴服务主体的冲击下,信托公司创新业务的培育速度还远滞后于旧业务的萎缩速度。由于惯性使然,短时间内传统业务可能依旧是信托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这就需要我们必须在传统领域精耕细作,加大传统业务创新的力度。

相对于发达经济体,我国城镇化水平尚不高,加上我国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进程,为房地产、基建等信托业传统业务领域带来了发展机遇。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一些不利因素。房地产企业库存高企导致投资意愿急速降低,地方融资平台剥离政府融资职能,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被彻底清理。

房地产信托业务要积极探索新模式,通过标准化产品降低成本,针对楼市分化的格局,慎重选择区域和城市,增强防风险意识,探索综合化金融服务。在基础建设领域,政信合作业务上进一步探索开展PPP项目合作模式,尝试创新领域。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PPP项目还需要仔细筛选优质项目。可以探索降低资金成本或通过证券化的方式来解决当前存在的PPP项目期限与信托产品期限错配的难点。

有专家表示,信托业转型难度并非在业务方向,实际上,更难在理念和内部管理方式的转变。在旧的经营模式下,信托公司决策层形成了较强的融资性业务偏好,转型更需要关注决策机制、风控文化以及专业能力培育等方面。只有把资源、新理念和管理方法与转型方向结合起来,才能实现真正的转型。

(本文整合自面包财经、界面、券商中国、金融时报)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