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砸”近30万亿仍无果,这个国家竟准备靠女性来救经济

核心提示:在老龄化居高不下的当下,日本经济要脱离低迷,实现增长,增加女性工作者已然成为安倍经济的一个关键。

日本首相安倍执政日本内阁以后,日本经济不仅没有得到有效改善,反而更加处于濒临崩溃边缘,但是安倍仍然抱有非常大的雄心计划,那就是振兴日本经济。

货币的政策已经失去效力,负利率政策已经被证明无效且不受欢迎,国债购买没有大量扩张的空间。因此,央行正传递接力棒给财政政策,希望产生刺激效果,安倍一整年都在积极推进这项举措,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越来越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但是,在老龄化居高不下的当下,日本经济要脱离低迷,实现增长,增加女性工作者已然成为安倍经济的一个关键。

日本经济复苏之路布满荆棘

日本经济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已出炉,二季度几近零增长着实让人“大跌眼镜”。日本国内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意愿双双低迷是日本经济增长停滞的主要原因。而随着日本政府提振经济政策手段局限性增加,日本经济复苏之路可谓布满荆棘。

日本内阁府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二季度日本经济分别环比增长0.5%和0.05%,按年率计算分别增长1.9%和0.2%。拉动经济增长的两项关键指标均发挥不佳。其中,个人消费一季度在新年打折季等刺激下环比增长0.6%,但二季度则仅环比增长0.2%;企业投资更是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下滑,降幅分别为0.7%和0.4%,令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推动企业投资增长的各种努力打了水漂。

个人消费占日本GDP比重高达60%,该指标自2014年提高消费税以来持续低位增长,成为拖累日本经济复苏的主因之一。今年春季劳资谈判时日本大中型企业对涨薪态度消极,因此日本国民对生活前景悲观,通缩预期大为增加。

根据日本总务省数据,6月份日本家庭月均支出连续第四个月同比下滑,日本央行数据则显示日本家庭现金和存款余额在截至3月底时出现同比上涨,凸显日本国民对本国经济前景的不信任。对此,日本2016年度经济财政白皮书也指出,日本工薪家庭对未来的不安全感加重,特别是户主年龄39岁以下抚养孩子的工薪家庭即使收入增加也不愿消费的倾向尤为明显。

此外,日本家庭可支配收入减少也是个人消费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日本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的一项估算表明,剔除税金和社会保险费后,目前日本家庭实际可支配收入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其中,各项保险费率和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不断上调加重了日本国民生活压力。特别是未满35岁的日本年轻群体的消费态度趋于谨慎和保守,年收入在200万日元(1美元约合100日元)以下的日本贫困工薪阶层人数也较2013年有所增加。

日本企业投资难现增长,一是日元升值导致出口不利,二是日本企业缺乏对本国经济稳定增长的信心。日本2016年度经济财政白皮书指出,2015财年日本企业经常利润达到历史最高的71万亿日元,企业投资则从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约51万亿日元降至约43万亿日元。2015财年企业利润增长,更多源于当时日元贬值及企业削减成本的努力,销售和生产对其贡献度较小。

备受争议的安培经济学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2年底上台后开始实施安倍经济学,寄望量化宽松、扩大财政支出和结构改革“三支箭”能把日本经济拉出通缩泥潭。如今在国际经济形势转变的大背景下,日元走高,出口下降,税收增长前景不明朗,日本经济逐渐陷入“无箭可施”的困境。

作为“第一支箭”的货币政策是安倍经济学的核心。黑田东彦领导的日本央行不断推行量化宽松政策,一度成功压低日元汇率,助推汽车生产商等出口相关企业业绩大幅提升,东京股市日经指数从10000余点起步,一路攀升至19000余点。

但是,进入2016年以来,国际经济大环境发生转变。受国际油价维持低位、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增加等因素影响,日元作为传统避险货币的特点凸显,对美元汇率整体呈升值趋势。尤其是6月下旬英国“脱欧”公投之后,全球兴起一股避险风潮,继续推高日元。日元对美元汇率已经从年初时的120比1升至目前的100比1,这令日本出口型企业苦不堪言。

日本7大汽车生产商2016年二季度财报显示,由于日元迅速升值,丰田、日产、本田、马自达和富士重工业5家企业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尤其是马自达和富士重工,二季度全球销量均刷新同期最高纪录,纯利润却分别下降42.2%和6.3%,可见日元汇率变动对其业绩的影响。

日本财务省8月18日公布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日本出口总额为5.7284万亿日元,同比下降14%,为连续第10个月下降。其中汽车出口额同比下降11.5%,船舶出口额下降52.9%,钢铁出口额下降21.7%。

3月份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信心较去年12月份大幅下滑一半,6月份也仅实现环比持平;而大型非制造业企业信心在3月份环比下降后,6月份进一步下降。日本内阁府也在7月份经济报告中下调了对日本企业信心的基本评估,在强势日元和英国脱欧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下,日本企业正面临经营困境。

安倍手中可打的政策牌已经不多。随着日本国债市场趋于饱和,日本货币政策发挥余地不大,而刚刚出炉的28.1万亿日元经济刺激计划也没有得到市场和民众的认可。在《日本经济新闻》对日本民众的调查中,认为经济刺激计划“没有作用”的受访者占61%,认为其“有利于经济复苏”的仅占24%。

过度依赖金融和财政政策实现增长的日本经济在今年被“打回原形”。日本内阁府7月份将2016财年实际gdp增长预期从此前预计的1.7%大幅下调至0.9%,将2017财年增长预期从2.2%下调至1.2%,标志着安倍政府提出的实际gdp增长2%的目标短期内难以实现。对于亟待结构性改革的日本经济来说,“安倍经济学”似乎已经丧失了“回天之力”。

而标普在9月将日本评级由AA-调降为A+,比起其AAA的最高评级已有四个级距的差距,标普对日本政府逆转国内经济恶化趋势的能力感到怀疑。标普也将其展望由负面调升为稳定。

“任何刺激措施,其规模都将需要审慎衡量。目前我不认为日本政府能够提出一个大到足以支持经济、又不会引发担忧的方案,”标准普尔亚太区主权评级资深董事陈锦荣指出。

能拯救安培的只有日本女性?!

目前,日本的劳动力人口少于8000万,且预计将进一步减少。老龄化给日本劳动力市场和经济所带来的挑战是空前的。

据日媒报道,19日,日本总务省发布消息称,据推算,现阶段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人口为3461万人,在总人口中的所占比例已升至27.3%。

报道称,这一数字比上一年增长了73万人,比例升高了0.6个百分点,均刷新了历史最高纪录。而女性中,65岁以上的群体则首次超过3成。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截至目前所做的推算显示,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所占总人口的比例,预计将在8年后的2024年突破30%。

在少子老龄化不断发展的大环境下,从事劳动的老年人也逐渐增加。根据日本总务省的劳动力调查可知,去年该群体已创下历史最高人数730万人。其中,65至69岁之间老年人的就业率为男性52.2%、女性31.6%。

其实,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次承诺鼓励更多女性进入职场。作为“安倍经济学”内容之一的“女性经济学”意在提高女性在企业中的参与度和活跃度,增加日本劳动力数量,进而提振经济。对于向来以男性为主导力量的日本社会而言,这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分水岭。然而女性就业的进展却缓慢而又痛苦。

安倍政府已经远远落后于3年前所定下的目标。比如,在2020年前让女性在政界和商界占据至少30%的领导席位,但是在2015年,日本内阁府负责规划和协调性别平等相关政策的部门宣布将此目标下调:政界下调至7%,商界下调至15%。

促进工作场所性别平等的非营利机构Catalyst的数据显示,在日本的上市及私营企业中,女性总裁比例仅占7.5%;在员工人数超过100人的公司中,经理级别职位上的女性比例也仅为8.3%。

据高盛集团日本首席分析师松井凯西(KathyMatsui)分析,目前已就业的日本女性比例约为66%,较2010年的60%有所上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尽管这一比例在日本已创下历史纪录,但仍远低于男性80%的就业率,也低于许多其他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松井凯西预计,如果日本女性就业率能达到与男性相当的水平,将为劳动力市场输送710万新鲜血液,GDP也将大幅提振13%左右。

一些专家认为,有更多女性参加就业与安倍的“女性经济学”无关,而是由于供需不平衡产生的直接结果。由于日本劳动力短缺问题严重——空缺职位比找工作的人多出了28%——日本企业别无他法,只能开始招聘女性员工。

今年4月生效的一项法律不失为一种进步。该法律要求,雇员人数超过300人的企业必须披露女性员工和女性经理人数,以及公司为她们制定的特定目标和支持计划。

尽管目前尚无企业公布上述信息的惩罚措施,但已经有不少公司开始遵守这项法律。

然而,日本女性并不是很买安倍的账

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许多接受过大学教育的日本女性仍旧不愿抛头露面地出来工作。“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不太有出来工作的动机,她们倾向于嫁给同样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收入者,不需要为了谋生而工作。”日生基础研究所(NLI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Naoko Kugac此前说道。“另外,儿童保育和工作环境等社会基础设施也仍未齐备。”

蒂连特援引来自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指出,在2011年中,受过大学教育的日本女性出来工作的比例为略低于70%,而相比之下其他七国集团国家中这一比例则超过了80%。

与教育程度较低者相比,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更有可能在婚后或育后继续工作;但与此同时,一旦她们真的辞职了,那么重返工作岗位的可能性则较前者为低。据日本政府2009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中仅有45.1%会在辞职后重新找工作,而相比之下高中毕业生的这一比例则达到了57.6%。

Naoko Kuga指出:“政府需要认识到,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没有任何重返工作岗位的动机。”她还指出,今天日本的企业文化仍旧还是“男人的世界”。

那么日本女性为何不热衷工作呢?

日本是传统男权社会,女性想在事业上做出成绩,要付出比男性更大的牺牲,甚至是婚姻和家庭,可以说代价相当大。因此,日本女性选择结婚后,放弃工作成为主妇,在日本称之为“专职家庭主妇”,仍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日本社会无论男女,只要参加工作必须缴纳,政府规定的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险,退休金,健康保险等各种费用。但是,这些费用并不适用于家庭主妇,因为没有正式工作,妻子不需要交税。而且作为丈夫的抚养物件,可以不用付保险金,但享受同等保险待遇。

65岁以后还可以拿国民年金,也就是日本政府发的养老金。职业妇女必须向国家交纳各种税项,不工作的家庭主妇,反而既不用向国家交钱,又可以享受各种待遇。如此使得部份日本女性,宁愿选择婚后放弃工作。

很多女性在工作一段时间后,结婚生子后仍然是选择放弃工作。据日本内阁府所做调查,受过高等教育的日本女性,即便拥有高学历,最向往的仍然是传统相夫教子,家庭主妇的生活方式。并不因为学历高而希望在在职场上打拼,相反是仍然情愿回归家庭,在家里做“家庭妇女”。而且,相同调查显示,日本社会感觉幸福度最高的女性族群,30多岁的家庭主妇占主体。

(本文整合自新华网、金投外汇网、王兰财经、中国新闻网、第一财经、网易)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