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3年期SDR债券票面利率0.49% 规模小、流动性差问题待解

核心提示: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与海外发达债市相比,收益率依旧处于高位。世行此次发行的SDR债券发行利率仅为0.49%,发行利率远低于国内同期限利率债。
21世纪经济报道 

8月31日下午,世界银行(下称“世行”)2016年第一期特别提款权(SDR)计价债券(以下简称“SDR债券”)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

据悉,本期SDR债券发行总额为5亿SDR(约合人民币46.6亿元),期限3年,票面利率0.49%,牵头簿记管理人和联席主承销商由中国工商银行与汇丰银行担任。

这是1981年后全球发行的首单SDR债券,也是全球范围内首次以公募形式发行的SDR债券,并被命名为“木兰债”。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指出,1975年-1981年底,全球共发行过5.63亿SDR单位(彼时约合6.61亿美元)的SDR债券,但此后再未出现以SDR计价的债券或信用产品发行。

“投资者十分踊跃,认购倍数是2.5倍,投资者的类型也非常丰富,有银行、证券、保险等境内投资者,也有境外央行、国际开发机构和境外金融机构。”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潘功胜8月31日下午举办的发行仪式上表示,世行此次发行SDR债券,是推动SDR市场化的有力尝试,有利于国内外投资者规避当前利率、汇率风险,以及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

对国内投资者颇具价值

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应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所谓的SDR债券,特指以SDR为计价单位的债券,结算货币由发行人决定,可以是SDR货币篮子中的任何一种货币,包括美元、欧元、人民币、英镑及日元。

以世界银行此次发行的SDR债券为例,该债券以人民币为结算货币,发行时根据当时SDR汇价来确定交割金额,债券派息或到期时亦以当时的SDR汇率转换为人民币本金。由于中国境内债券市场已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国际投资者可直接购买人民币SDR债券。

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与海外发达债市相比,收益率依旧处于高位。世行此次发行的SDR债券发行利率仅为0.49%,发行利率远低于国内同期限利率债。

“为何会有投资者购买?”邓海清解释称,主要原因有三,一是通过SDR债券可以锁定未来现金流(一篮子货币计价),加上外汇远期之后,可以直接锁定未来以人民币的现金流;二是由于目前外汇远期中人民币贬值,因此折算成人民币之后,投资SDR债券的实际收益能够超过2%。此外,可能存在部分投资者不通过外汇远期对冲汇率风险,意图博取人民币更大幅度贬值的资本利得,SDR债券不失为一种规避利率风险的汇率投资工具。

同时,人民币的加入,提升了SDR债券的吸引力。

应坚认为,SDR债券的发行利率亦较灵活,可采取浮动利率,如以IMF每周公布的SDR利率为基准加上溢价,也可采取固定利率。倘若是前者,根据SDR篮子货币3个月国债到期收益率加权平均,降低了利率变化的风险。欧美国家普遍进入“负利率”后,SDR利率亦滑落至很低水平。

相比之下,人民币国债到期收益率仍保持较高水平。10月1日新SDR货币篮子生效后,人民币国债到期收益率也将计入,必会整体提升SDR利率水平。此次SDR债券采取固定利率,最终定价0.49%,高于近期IMF公布的0.05%的SDR利率。

市场规模小、

流动性差问题待解

尽管如此,SDR债券目前依旧面临着市场规模小,认可度较低的问题,而市场规模小又导致其流动性较差。

“世行把20亿SDR单位的债券都发了,规模也才100多亿人民币,这在债券市场里微乎其微。而且,机构投资者的负债一般是本国货币,投资SDR债券会因为货币错配风险受到影响。”北京某学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投资者以个人为主,则“个人投资者往往交易需求不高,很多人干脆持有到期”,导致债券流动性较差,进而增加流动性溢价,提高发行成本。

邓海清亦认为,如何打破“市场小-流动性差-发行困难-市场小”的循环,是SDR债券面临的最大难题。

同时,相对固定的货币篮子组成、SDR五年一次的重估风险以及定价估值,亦给投资者增加了难题。

据国联证券研报分析,对于投资者来说,SDR 只是多种货币组合中的一种,相对固定的货币权重限制了其投资的灵活性。即便需要同样权重组合的投资者来说,也有可能通过现有货币工具或另类投资工具(外汇和利率类衍生品等)完成投资需求。同时,IMF每五年一次的SDR货币篮子内货币权重的调整,将影响相应利率和汇率的走势,这进而导致SDR债券倾向于中短期。

而此次世行发行3年期SDR债券,印证了这个观点。

“SDR计价与美元计价存在天然冲突,扩大SDR计价使用范围损害美国利益,很可能受到美国方面的压力,这是长期发展中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邓海清补充道。

超主权货币实践

“在一个广阔的SDR计价工具市场建立起来之前,SDR是难以广泛应用于各国外汇储备里的。”原IMF 特别提款权部主管、货币与资本市场部副主管Warren Coats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邮件采访时表示,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2009年时开始提倡拓宽SDR的使用范围,从而真正满足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此次世行SDR债券的发行,需要放在这个视角下观察。”

2009年,周小川曾撰文提出建议,建立起SDR与其他货币之间的清算关系,改变当前SDR只能用于政府或国际组织之间国际结算的现状,使其能成为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公认的支付手段;积极推动在国际贸易、大宗商品定价、投资和企业记账中使用SDR计价;积极推动创立SDR计值的资产,增强其吸引力;进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发行方式。

“这次世行发行SDR债券,包括之前中国央行用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数据,都可以看做这种超主权货币的实践,最后能不能发展起来很难说,但有胜于无,因为已经从理论落到实践上了。”北京一位市场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而Warren Coat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补充道,世行的SDR债券对推进SDR的发展贡献有限,其建议称,“可以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放贷工具,从美元转换成SDR。”


 返回21财搜首页>>